瞎翻,没水准,图个乐呵

【花岩】【无授权翻译】女の子は谁だって(下)

作者:もち@ついったー



三天后的放学后

 

 

我换上了花卷给我的衣服,稍微画了个妆,坐在房间的椅子上

 

心脏扑通扑通地吵个不停,手心也渗出了汗

 

【我一定】

 

“你是个正常普通的”

 

 

“女孩子哦”

 

 

——————没问题的

 

深深地深深地呼一口气后

 

叮咚

 

玄关处的门铃响了

 

 

来了

 

我和他进对方的家都是,不用打招呼直接进的

 

小时候开始就一直这样

 

这次也是

 

他打开门,咚咚地上楼

 

吧嗒吧嗒,脚步声离房间越来越近

 

【.........哟】

 

咔哒,门开了

 

【呀小岩。好久不见】

 

 

【先坐下吧】

【嗯,】

 

说完,及川就毫不客气地坐在了我的床上

 

一想到接下来要对他说的话,我的心跳又加快了

 

今天,要把我对他的感情,做一个了断

 

深呼吸后,我做好心理准备

 

【那个、及川——】

【小岩啊】

 

没想到他会打断我的话,我被及川那低沉,高分贝的声音吓了一跳

 

我看不到低着头的及川的神情,但是却感受到了一种决算不上平和的气氛

 

足足过了三秒,及川缓缓地抬起头

 

【真是个笨蛋呢】

 

宛如是贴上去的完美无缺的美好微笑,只是——只是、只有眼睛没有笑

 

这家伙是会摆出这种表情的人吗?至少这十八年间我从未见过这种笑容

 

后背发冷,肩膀僵硬,身体瑟缩

 

我本能地在害怕及川

 

【及————】

 

话还没说完,及川就把我拉了过去,视界一下子反转,我感受到后背是柔软的床铺

 

背对着荧光灯的及川的脸很陌生

 

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穿着这种——这种衣服】

 

及川的手伸向,花卷送我的衣服的纽扣

 

【及川、】

【明明在我面前从没穿过这种衣服,是为了阿卷吧........真是,让人不愉快】

 

嘶拉,讨厌的声音响起了

 

啪啦啪啦,什么东西掉在地板上了,一看,那是,我衣服的纽扣

 

-----------------------衣服被撕碎了

 

我终于理解这个状况后,开始手脚并用地挣扎起来

 

但是,我的两手一瞬间被单手抓住摁在头顶上

 

不行

 

凭力气我赢不了

 

虽然平时都是平等相处,但是那只是他控制了轻重

 

我是女人,而及川是男人

 

身体在颤抖

 

【————住手,及川】

【这里】

 

及川的手指,划过我的后颈停在了某一点

 

恐惧感攀上我的后背

 

快要喊出声时,我咬紧了嘴唇

 

【被弄上,这样的痕迹,小岩真是激怒我的天才呢】

 

及川说完便把脸伸向我的后颈

 

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

 

后颈的皮肤在被舔舐,吸吮,些微的刺痛感后是更为尖锐的疼痛

 

被咬了

 

那大概是在花卷弄上的痕迹上又弄上了吻痕吧

 

【痛......】

【真是笨蛋啊小岩,在没人的家里让我进房间,穿着为阿卷穿的衣服,露出阿卷弄出的痕迹.......】

 

及川的脸渐渐靠近

 

及川平时柔和的巧克力色的眼睛,此刻正孕育着暗黑的光芒

 

在嘴唇快要碰到至近距离,及川嗫嚅道

 

【——是小岩不好,是你要从我身边离开】

 

嘶拉,胸前的衣服松开了

 

【住手!!!!!!!!!】

 

我挣扎的更加厉害

 

但是双手被抓住了,根本不能把跨座在我腿上的及川踹下去

 

松开的内衣被推了上去,胸部被抓住,我不禁泄了声音

 

【不要、不要、住手、住手及川!!!住手........咿、啊】

 

---------------------------------------------------------------不甘心。不甘心,我为什么是个女人。

 

眼泪啪嗒啪嗒地落了下来

 

【小岩、小岩】

 

及川的声音听起来很远很远

 

----------------------------已经不行了吗?

 

这样想的时候

 

【.....不要走.....】

 

顶着快要哭出来般皱巴巴的脸,及川低语道

 

这句话轻轻地落在我的心上

 

小时候的记忆复苏了

 

 

【........小一......不要丢下我.......】

 

 --------------------------------啊啊,啊啊,这家伙

 

我紧咬嘴唇,然后

 

【————别给我胡闹了垃圾笨蛋及川!!!!!!!!!!!】

【——————————————痛!?!?!?】

 

咚————

 

我用尽腹部的力量,用唯一能动的头撞向及川的脑袋。

 

及川抱着脑袋呼痛,我的双手终于解放了

 

我也很痛,非常痛,但是

 

默不作声随及川摆布,那并不是我

 

【及川!!!!】

 

我下定决心,开始说话

 

【三周前,我向你的告白既不是惩罚游戏,也不是其他什么,那是我真实的心意,三天前,我请花卷帮忙,是为了给你一个反击】

 

【...........】

 

【我真的喜欢过你,十年来,一直都喜欢】

 

【.....小、岩、】

 

 

【————但是现在我喜欢花卷】

【.................嗯】

 

及川露出一副寂寞,忍痛的表情后低下了头

【对不起小岩、我——】

【徹】

 

我叫了从小学以来再也没叫过的及川的名字

 

及川立刻弹起了脑袋

 

我伸出手,把手心放在及川头顶,及川的眼睛顿时睁得老大

 

【我不会丢下你的,我会一直是你.........是徹的幼驯染岩泉一】

 

瞬间,及川的脸拧的皱巴巴的

 

但是,那是迷路的孩子终于被找到般的表情

 

【小岩....对不起。对不起。小一、对不起】

【..........没关系,笨蛋徹】

 

及川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紧紧抱住我的腰

 

直到刚才的恐怖,危险都消失不见了

 

我一直抚摸着像孩子般抽泣的幼驯染的脑袋

 

 

那之后,冷静下来的及川好像刚刚附身的恶魔褪下了一般

 

注意到我衣不蔽体,慌忙把自己身上的外套给我穿上,拉上拉链

 

【对不起】

 

道歉的声音几不可闻

 

【我真的是笨蛋,明明已经被阿卷警告了,却还是用小鬼一样的独占欲伤害了小岩,真的对不起,小岩】

 

【都已经说了没关系了及川笨蛋】

 

【......嗯,谢谢小岩。......................啊————不甘心!!我明明这么丢脸,阿卷却那么帅气。啊—真让人不爽。】

 

对着终于回到平时状态的及川我说了一句【真烦人】顺带给了他一脚,然后

【很痛的啊小岩!】及川做出了和平常一样的反应

 

 

 

 

【快点去阿卷那儿吧】

 

及川这样说道,然后露出些有点寂寞的笑容后回去了

 

不用说我也知道,我开始鼓足干劲开始编辑给花卷的邮件

 

【现在,想见你】

 

回信立刻就来了

 

【17:00,青叶第三公园见】

 

看到回信,坐立不安的我立刻飞奔出家门

 

虽然距约定时间还有三十多分钟,但是早一点也好,我想快一点见到花卷

 

让我老实呆着,做不到

 

 

 

快一点,快一点,快一点

 

 

 

自己的脚就像不是自己的一样,好几次差点摔倒,让人心焦

 

 

 

 

脚动的再快一点,手摆动的再快一点,更快一点,快一点,快一点!

 

 

冒冒失失不顾一切地奔跑着,最后终于到了公园

 

呼,我一边调整呼吸一边看手表,现在还只是16:43

 

 

花卷当然还没————

 

 

 

 

【.........岩泉?】

【........花卷.......】

 

 

听到声音,我回过头,是一脸震惊的花卷

 

【........时间还没到,你为什么、】

【一直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然后我跑来的。话说你才是】

【我也是】

 

 

花卷和我想的东西一样

 

【————唉,我们两个满头大汗的是要怎样啊】

 

这样一想,又很开心,不禁混了些笑声,花卷被我带着也笑了出来,过了一会儿我们两个笑作一团

 

然后,大大地深吸了一口气

 

【花卷!!!】

 

 

我笃定地看着花卷的眼睛

 

花卷也温柔地望着我

 

【让你久等了,我把那件事了断了】

 

【哦】

 

花卷

 

你察觉到受伤的我

 

鼓励我

 

一起陪我生气

 

一起陪我笑

 

给予我勇气

 

给予我自信

 

为我奔跑

 

安慰我

 

紧紧拥抱我

 

等待我

————————一直相信我

 

那天,那个时候,被打断的话语,还没说出的话语,我真正的心情

 

现在,就传达给花卷

 

【————我喜欢你,花卷,我喜欢你】

 

 

到我扑向满面笑容张开双臂的花卷怀里

 

 

 

还有、三秒。

 




----------------------------------------------------------------------------


完结



虽然十年的单相思结束的有点快,但不知道为啥我觉得及川这个磨人精不会轻易放弃诶


评论 ( 3 )
热度 ( 13 )

© 吾辈是鱼啦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