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翻,没水准,图个乐呵

【爆轰】【无授权翻译】交换条件

朋友们吃不吃爆轰啊~~不甜不要钱~~甜也不要钱~~

男前咔和白甜轰的恋爱小甜饼~~



交换条件

 

 しお

 

没有下雨就一定要打伞的规定,也没义务靠近某个似乎没看天气预报,呆站在公园淋成落汤鸡的家伙,本来,没必要的。既然如此,又为什么为了左脸不自然发红的家伙,将伞倾斜过去呢。感受到雨水在一点一点地濡湿制服,爆豪也没有缩回伸出的手,一直盯着那发红的脸颊,似乎是被打了的痕迹,这样一想爆豪又没来由的生气起来。在这种地方,这幅样子的理由,你应该有吧,在没有一丝要停样子的倾盆大雨中,顶着一张被揍了的脸,茫然地被雨淋着的理由。

终于察觉到飘落在脸上的雨滴被挡住,那位有名英雄的儿子一脸不可思议地抬起头看着我,平时那副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无表情崩裂开,变成了显而易见的吃惊表情

【爆、豪......?】

不明状况抬起脸的孩子气的神情,说话方式,一切的一切都让爆豪想不爽地咋舌,抓住因为吸入雨水而变重的袖子下的手腕让他站起来后,爆豪说道

【家】

【什么?】

【我是在问你家在哪边】

是还没能搞清楚状况吧,不能立刻给出回答让爆豪烦躁了起来,总而言之先把还在长椅上淋雨的包拿起来了,然后又重新抓住手腕拽着轰走到公园外,只有任由他拽着乖乖跟上来这一点没那么让人烦躁

【右边吗?】

【不,左】

没等他说完“左边”这个词,爆豪就迈开了脚步,因为似乎没能跟上爆豪的速度,被高低不平的地面绊了一跤,一头撞在爆豪的肩膀上

【痛死了,给我好好走啊混蛋】

【抱歉】

爆豪觉得,这幅好像并不觉得多抱歉的表情让人火大,还有那满不在乎的口吻也让人生气,明明一会儿看看自己被抓住的手,一会儿看看我的脸,却什么也不说,这一点也让人暴躁

【喂、想说什么就说】

这样盯着他,眨巴了好几下眼睛,终于那家伙——轰张开了嘴巴

【与其说有什么想说的】似乎是在搜寻合适的词语,他低下了脑袋、【你现在、是在帮我.....吧?】他支支吾吾地问道

【帮】

没能说出接下来的话,不禁沉默了,才不是帮你,虽然差点这样脱口而出,但是,这到底是什么呢,我在帮这家伙,为了什么?换句话说,轰其实在问这一点————为什么要帮我?

【这种鬼天气你杵在那里干嘛】

没有回答反而对他发问,这样把问题丢回去,大概会被怒吼吧,但这家伙不知是该说他不拘小节呢,还是什么,就很认真老实地回答被问的问题

【我觉得,大概是,分手,这种事】

【.......你脸肿了是因为这个吗】

【啊啊】

不用再问了,明白的不能再明白的回答,早知道把这家伙丢那儿别管算了,爆豪从心底后悔自己刚刚的举动,因为基本是下意识的行为,所以本来爆豪觉得那种事想也没用,即便如此,这个笨蛋不仅仅是个单纯的笨蛋,而是一个超级无敌大笨蛋

【甩了别人然后被扇了耳光了。土爆了】

我笑他笨的不能完美脱身,他露出有些为难的神色,然后张嘴

【不】他暧昧地摇了摇头、【明明自己说的不喜欢她也没关系,事到如今又突然问我,为什么不能喜欢她........然后就被打了】他坦然说道

被设计成一人用的狭窄伞下,两个人面对面地凝视对方,爆豪和轰都没有移开视线,正面视线相交的状态持续了大约十秒

别问,虽然知道自己脑海中的一隅在如此警告,如果问出了,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真的做好了听那个回答的觉悟吗?一旦插手了能承担这个责任吗?爆豪脑子里乱糟糟的,这几个问题在他脑海里吵得要命

但是,但是,在无法无视这个全身湿透的家伙路过时,就已经无法挽回了吧

【明明.....不喜欢,还交往了吗】

没想到像你这样的家伙会做这种事啊,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说道,这种明明熟练利用自己的才能到令人可恨的程度,却幼稚的不行,整天一脸天真的家伙

【啊啊】

【为什么】

这样问着,突然那天听过台词在脑海里复苏

——————个性婚,你知道吧

你这家伙

——————仅仅为了让自己的个性更强地继承,选择配偶者......强制结婚

你这家伙、是因为这个吗

【因为她说,喜欢我】

听到这声低语的瞬间,有什么炸裂开了,我用力抓住无动于衷的轰的双肩,就这三个字,你就对这种词这么弱吗,弱到不管是谁都能接受吗,伞跌落在水坑里,溅起了泥水,无视倾倒全身的雨水,我加重了手上的力度

【爆豪......肩膀、很痛】

【这次是第一次吗】

【什么?】

【我说,和根本不喜欢的家伙交往,这是第一次吗】

轰先是摸不着头脑,然后搜寻记忆般视线上移,最后轰不可思议回答道【我记得,有三个.....?】爆豪叹了口气后小小地咋舌一下,这家伙是笨蛋吧

【别再做这种事了】

【......但是、我有点不擅长、拒绝.....】

对着做出弱弱反抗的轰,不知为何根本没有想揍他的冲动。明明生气的要命,但是却连一脚踢飞水坑里的水的冲动都没有,非要选的话,就是觉得肿起来的脸颊一定要冷敷才行,爆豪怀疑自己疯了

【给我听着】

抓住他的前襟强迫他面向自己

【你这家伙是个笨蛋,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自觉,但是你是个这里那里浑身都是漏洞的混蛋,真的,你每个人都接受也无济于事吧,至今为止一次都没能喜欢上对方啊】我对抿紧嘴唇安静听着的轰说道【所以这是交换条件,只有一点点掌握那些不足的地方,到你感受到那种普通的感觉为止,我来看着你,作为交换,你什么都给我拒绝.......明白了吗】

瞪大眼睛的轰被不耐烦地催促【回答呢】之后,盯着爆豪的眼睛怯怯地点了点头

 

 

被说了喜欢就无法拒绝的无可救药的笨蛋,顺势由我监护了一周。因为这家伙一旦离开我的视线,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哪里就打破了我的叮嘱,所以我想尽力共同行动,但班上的家伙罗里吧嗦的吵死人了。移动教室,休息时间,午休时间。因为不知道限制到何种程度合适,虽然感觉到有点过头了,但不管怎样听着很烦躁

【那个、这是怎么了,天地异变的前奏?】

【突然想和同班同学搞好关系......之类的?】

【嗯——.......但是、这不是只限定轰吗?】

【爆豪怎么了、什么时候突然变的这么喜欢轰了?】

一个一个去理那些自说自话的家伙也没那么多精力,但爆豪没有忍耐力高到无视这些,每次的窃窃私语竭力控制自己也很费力。咋舌回到轰的地方,一瞬之间目光交汇。对上眼神的瞬间,轰眯起眼睛好像非常开心地看着爆豪。是至今为止见到过最孩子气的样子,像个笨蛋,却并不讨厌。如果你总是对我露出这种样子,即便是我,也会有一点。想到这一半爆豪就停了,有一点,什么。

【爆豪?】

【烦死了快点吃,在这里那群家伙又要吵死了】

像是要把脑中浮起的那个想法赶走一样,爆豪狼吞虎咽地埋头吃起了午饭。对面坐着的轰轻轻点头后也一点一点开始咀嚼了起来,为什么这也这么顺从,明明前段时间还觉得,只有乖乖听话这一点还不错,现在心里却乱糟糟的。一想到会不会被谁乘虚而入,这份苦闷就让我心情烦躁。总而言之现在,还是想快点逃出食堂。

 

 

没做过,没去过,没吃过,轰总是说这样的台词。简而言之,就是一无所知,是和普通高中生相去甚远的家伙,虽然我好几次都想说,你是怎么才能一无所知活这么大的,但这家伙是在那种环境长大的,一味地被要求强大,所以像自己去买零食吃,游戏中心,粗点心,这家伙不知道

【好烂】

【.........第一次玩这个也没办法吧】

【哼】鼻尖哼笑一声后,推开没法得心应手操纵夹钩陷入苦战的轰,【你按钮按得太慢了】

看见轻易从出口掉下来的粗糙猫咪钥匙扣,轰惊讶的目瞪口呆。一副蠢样。爆豪捡起设计奇怪的猫,然后塞进轰的手里,轰一会儿看看手中被塞进的东西,一会儿看看我的脸,然后歪着头满脸疑惑,让人烦躁。所以不是说了,想说什么就说

【为什么让我拿着】

【给你】

【啊,我不需要】

【哈?那你为什么选这个啊笨蛋】

不禁如此诘问道,【比起其他的这个体积要大点,然后我想是不是比较好夹点】轰坦言道,明明赌气都想夹这个,说着不需要却偷偷地摸着猫的耳朵和鼻子,爆豪一下子就没了怒气。在心里低声说了一句。小鬼。

【这个挂在哪里好啊】轰这样问道【挂包之类的上面吧】这样随便回答了一下,那家伙居然真的立刻挂了上去,就算是爆豪也要抱头了。这家伙是怎样啊。好累,拉住又想要去摸其他游戏机的轰的手出了游戏厅。接下来是便利店吗,快餐店吗。无论去哪里,又要问我该选什么好吧,想象一下都要叹气。像低龄儿童,不,就是个低龄儿童。看起来一副无所不知的样子,其实一无所知,不管是被称为排名第二英雄的儿子,还是天才,其实只有十五岁,和我同龄,除了学习外什么都不行,满是问题的笨蛋

 

 

 

 

 

是躲开某个以吹飞步行者的气势飞奔而过自行车集团时发生的事,拉过因发呆走路而反应慢了一拍轰的手,虽然让他躲过了车辆但脚缠在一起,然后撞在了一起。脸近到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爆豪和轰都没有移开视线。如果没听到后面传来的集团放学的小学生的吵闹声,我会做出什么事呢。放下了伸出一半的手,爆豪如此想道,从那天在大雨里捡到轰已经过了一个月

 

 

完全不知道理由

轰在躲着我

虽然很想吼他到底在搞什么,但是他偏偏采取了整天跟在绿谷身边,这个最坏的办法,因此爆豪没有冒冒失失靠近他,焦躁感却不断累积。

搞什么啊那家伙,是什么时候,哪个瞬间做错了吗?没有头绪啊,思考这个问题时,脑子里突然浮现出那天的事,为了避开自行车集团撞到一起,然后两人在至近的距离互相凝视的那一天。这样一想,自那之后,轰就明显不怎么看着爆豪的眼睛回应他了,如果那是关键点的话,那么,到底是为什么

 

【我告诉过你吧,有什么想说的就说】

【没什么......想说的话】

【......好再追加一条,看着眼睛说】

放学后,走廊已经没人了。在没人的教室里,爆豪抓住轰的手盘问道,低着头的轰一直盯着地板

改变这现状的是,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即便是爆豪也不得不说这次是绿谷帮了忙,对于一直在自己身边转悠的轰,一边感到困惑一边默认的绿谷,最后把轰推到了爆豪面前,一边推着他的后背一边说道,轰君,即使不能好好表达但还是必须说出来的哦,小胜,不要一下子就暴走哦,好好听对方说话哦

要接受那个爱哭鬼青梅竹马的忠告什么的,虽然让人讨厌,但爆豪还是耐心等待,经过长时间的沉默终于,虽然没有对上视线,轰终于开口了

【爆豪在想些什么我不明白】

脱力到不禁就要放开他的手了,你说什么,那应该是我的台词吧,爆豪如此说道,然后轰一副不知所措的表情,视线游离了一会儿后,他嘟囔道

【我什么也不能为你做吧】

【哈啊?】

【交换条件,虽然是你提出来的,实际上是我一直在被你帮助,我什么都.....从我这里你什么也没得到】

【.........啊——】

原来如此,爆豪心想。班上同学的谁,应该是觉得差不多可以问个明白了,然后问了轰他们为什么变成这样的关系,然后轰在说明经过时,被指出了这个问题,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不可能事到如今才对那个乱来一套的思路产生疑问,轻而易举就接受这个提议的家伙,不可能凭自己就发现这个问题

但是,爆豪缓缓地弯下膝盖,看向轰的眼睛

【不仅仅是这样吧】

【什么】

【我说你开始避开我的理由,并不仅仅是这个吧】

用力咬紧嘴唇的轰又想移开视线,然后爆豪又像大雨那天一样抓住他的前襟

【说,说什么我都不会生气的】

恐怕了解爆豪的人听了这话或直接吓倒在地,或捧腹大笑,或者是以一种极致冷静的表情说【我觉得不能说谎】,爆豪就是说出了这么一句让人不得不提出异议的话

【爆豪】

平衡稍微被破坏,转瞬间两人之间的距离几乎就要变成零了,在这样的至近距离下,轰把眼神转过来,爆豪稍微松了一点抓住轰脖子处的力道,然后坚定地回望着他

【我觉得爆豪,你应该是讨厌我的】

【啊啊】

【但是我,大概、喜欢你】

轰以越来越小的声音继续说道,在差点被自行车撞上的时候,突然就这样觉得了,发觉自己这样想后,就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你了

爆豪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放开了抓住他前襟的手,轰一副自暴自弃的表情盯着地板,这家伙真的是既是个笨蛋还是个低龄儿童,什么都学不会。

【我不知道你想让我说多少遍,我最后再一遍,就是想说什么就说】

【我已经全部都说了】

【还没说吧】爆豪一边让满脸不明所以的轰局促不安,一边说道【你现在最希望我做的事,发出声音说出来,这样我就帮你实现】瞪大眼睛的轰,即便这样也犹豫着不肯开口,爆豪觉得,这家伙是彻底没救了吧,还要我让步到什么地步才甘心啊

【这是交换条件,快说】

【所以说了这根本不算什么交换条件啊】

【那种事情根本无所谓,不要逃避】

已经没有必要拽着领子让他抬起头了,轰又踌躇犹豫了一会儿,然后回应地注视着爆豪的双眼

【我想要你喜欢我】

【说的太晚了笨蛋】

已经没有必要像那一天那样,缩回伸在半空的手了,这次毫不犹豫地将手轻轻覆上了他的脸颊。

 

 

END

 

 

轰轰走过最长的路就是咔酱的套路。

 


评论 ( 6 )
热度 ( 409 )

© 吾辈是鱼啦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