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翻,没水准,图个乐呵

【及岩】【无授权翻】及川徹在北一演讲的故事

及川徹在北川第一中学讲演的故事

作者:さとよし

已成为日本队正式二传的及川先生和,成为北一老师的小岩正在交往的故事,有捏造,有路人角色。

 

 ------------------------------------------------------------------------------


结束全校晨会后回到办公室,刚拿起随意放在我桌上的出席名单,同期的森岡就拍了下我的肩膀   

【岩泉老师,你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

森岡虽然身高比我低几分,但他以自己紧实到恰到好处的运动员体型为傲,他是这儿的体育老师。他露出一副远足前的小学生般的兴奋神情答道

【下周的讲演,本来是预定邀请游泳的七濑选手,但因为对方突然有事来不了,这你是知道的吧】

【啊啊,所以,讲演是要中止了吧】

【那个啊.....刚刚我听见教导主任说这事儿了.....听说排球选手及川徹会来!】  

【哈?】

我因为讶异于这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名字,脸明显抽搐了一下

【不过,好像是因为他也是北一出身,所以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发出了邀请,没想到对方居然答应了,而且正好之前的预定也取消了】   

【真的假的啊........】

【唔哦哦哦哦哦我超级期待的!!没想到居然能见到及川!!!对吧!】

【是啊】

我附和着依旧满脸兴奋的森岡,心思却完全不在这里,那家伙,要回来吗? 

【啊,岩泉老师,耽误你一会儿可以吗】

教导主任走进办公室向正拿着出席名单发呆的我搭话,我突然回过神来猛地向他一回头,教导主任有点吓到的样子,后退了一步

【唔啊,不好意思,请问有什么事】

我一边道歉一边这样问道

【那个,是下周讲演会的事】

【啊啊,这事我刚刚听森岡老师说了,及川徹要来是吧】

【啊,这样啊,确实是这样,但有件事要拜托岩泉老师】

【什么事?】

【讲演会的主持我们想由岩泉老师担任】

我一下子语塞了,北川第一中学每年都会邀请在体育,音乐,文学等各种领域活跃的人物组织一次讲演,这时候的主持就由北一的老师担任,但是据我所知,每年都是三年级的年级主任主动担任的, 

本来只是让我主持讲演的话,我没有什么推让的理由,但是问题是,要来讲演会的是那家伙。 

【为什么不是由堺老师来担任呢】

我说出三年级年纪主任的名字如此询问

【其实,虽然对方爽快答应我们的唐突邀请,但及川选手本人似乎提出了条件】

我的表情大概渐渐严峻了起来吧,眼前的教导主任露出了有些惊恐的表情

【那个,对方似乎希望由岩泉老师担任主持,我们这边毕竟提出了令人为难的请求,所以也想尽可能满足对方的要求,然后我们觉得这不是什么值得拒绝的条件所以答应了......岩泉老师你应该没问题吧】

【......我明白了】

我眉头紧皱地答应了,教导主任松了一口气安心说道

【那就拜托你了】

说完就回到自己座位上去了

在我旁边安静听完全程的森岡,等教导主任一走就叽叽喳喳吵个没完。可恶,解释好麻烦。

不快点的话,第一节课就要迟到了,我这样说着赶快撤离了办公室。

 

 

 

 

那天排球部活动结束后,我立刻给及川打电话了,响了三声了后耳边的电子音被切断,喂喂~~哪位~~,我耐着性子勉强听着这傻了吧唧的声音

 

【及川你这混蛋是要闹哪样】

【嗯~什么~~】

 

可恶!少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明明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为什么会变成你这家伙来我们学校的讲演会啊】

【那还不是因为你们学校拜托我啊】

【话说那就算了,那个乱七八糟鬼条件是要怎样】

啊~~那个啊,及川停顿了一会儿,就算看不见脸,我也知道那家伙一定一副蠢样贱兮兮地满脸奸笑

【那是因为这样我比较不会紧张嘛】

【日本正式的二传手大人怎么会因为来母校讲演这点小事就紧张啊】

【哎呀,被发现?】

【不如说你觉得这种烂理由我会相信才奇怪吧】

说的也是哦~~~及川又嘿嘿地傻笑了起来,即便不想想起,他的表情还是鲜明地浮现在我脑海,令人火大。

【我只是单纯觉得好玩而已啦】

【一点都不好玩,别开玩笑了】

【嘛——嘛——啊,话说当天要在那儿过一夜,我要去小岩家留宿哦】

【哈?!】

我因为及川突然提议不禁对着电话大声叫起来

【喂,小岩我耳朵都被你喊痛了】

【为什么不去宾馆啊】

【嗯~~~~本来给我安排了,但我拒绝了,我说我有住的地方】

【别开玩笑了我第二天早上还有课.......】

我感觉到电话那头的及川突然屏住了呼吸,干嘛,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

【小岩,真的我觉的这样不好哦....突然撒娇什么的.....】

【哈?谁撒娇了。你耳朵有问题吧】

【虽然我说了让我留宿,但我可没说让我做】

听到及川这句话,我的脸瞬间红到了耳朵根,完全失言了

【小岩三个月多都没见到及川先生,所以寂寞了吧~~~】

【吵死人了笨蛋!!!!!!】

说完,我就单方面挂断了身处异地的恋人的电话

 

 

 

 

讲演会举行的那天,只有上午有课,吃完午饭后,全校的师生聚集都要去体育馆集合听到场嘉宾的讲演。听说游泳的七濑选手来不了后,大部分女孩子都发出了悲鸣般的抗议,但听说换及川来后,又立刻发出狂喜声,女人真是善变啊。

顺带一提,对森岡我只透露了,我曾和及川在北一打过排球,于是

【诶,岩泉老师是青城出身的吧,我没记错的话,及川也是吧】

因为他说到这份上,我只好告诉他高中也和及川一起在排球部,

然后森岡投来了让人忧郁的艳羡目光,就是因为讨厌这样,我才不愿意讲这个。

我在办公室吃完教职工便当后,就开始浏览教导主任给我的,今天讲演会要用的资料。大概流程是,我先介绍一下及川的个人资料,然后再一起听及川那宝贵的演讲,最后有一个学生提问的环节,稿子上及川的个人经历可谓是华丽辉煌,听我读这个时,及川不知道会露出一副什么表情,一想到这里我就莫名生气。

 

 

【打~~扰~~了~~~~】

办公室的突然被打开,然后响起的是语调高昂过头的招呼声。我立刻皱起了眉头

看向入口方向,那里站着的是穿着西装的及川,以及大概是及川所属队伍的工作人员

然后瞬间,办公室弥漫出一种兴奋紧张的气氛,主要以森岡和女老师为主

我装作没看见的样子,继续看手边的稿子,然后稍稍缩起身子,想躲开及川,我的座位离门口比较远,老师们又围着及川吵着要握手,他应该看不到我

 

【小岩!!!!】

然而这家伙一下子就发现了我,然后立刻径直朝我过来

【喂,还有想和你握手的人吧,快去了】

我这样说完后,及川露出有点沮丧的神情,回到了还保持着伸手姿势石化的森岡那边

除了森岡其他老师也纷纷惊讶地睁开眼睛望着我。啊啊,又麻烦了。

【诶!岩泉老师和及川先生认识吗?!】

【而且你们不觉得关系超好的样子吗?】

【是的,岩泉老师和及川先生是一个排球部的.....】

不知为何森岡自豪地开始解释道

【但是两人的关系出乎我意料的好,我也吓到了】

【那是因为我和小岩是被超绝信赖关系连结在一起的,绝不是用一句关系好就可以概括的】

及川这样插话后,【诶?那是什么意思!】周围响起兴味盎然的声音,然后及川就开始滔滔不绝地说些多余的话,但毕竟这种场合,我不可能使用铁拳制裁,而且那家伙也不会说些对我不利的话,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所以我暂且饶过他了

 

【啊,午休快要结束了哦】

森岡这样说后,及川和工作人员就先一步去体育馆了,讲演会还没开始我就已经筋疲力尽了,我大大叹了口气。

各位班主任纷纷回到自己的班级组织学生,差不多我也该去体育馆准备了,正当我要起身之时,不出所料,剩下的老师们一股脑地围了上来,对我展开连环提问攻击,我又消耗了一波体力

 

 

 

体育馆虽然很宽阔,但全校师生都聚集在这,果然还是显得有些狭窄,  我在位于讲台一端放置着话筒架的桌上双手相交地俯视着全校学生,在舞台一侧待机的及川从刚才开始就不停地朝我使眼色,烦死人了

 

【众所周知,及川选手作为日本代表的二传手,现在排球界大显身手,其高超的排球技术在世界皆获好评.........】

   虽然这话不假,但及川那满脸窃笑的模样让人来气,所以我自然而然地就变成了嫌弃不爽的口气

【老师的脸好可怕~~】

坐在最前排的男学生如此吐槽道,及川听到这话后,忍着声音喷笑出来,可恶,想揍这家伙

【那么接下来,我们就请及川徹选手登场吧,大家鼓掌欢迎】   

及川一出现在讲台上,男同学唔哦哦的欢声和女同学呀啊啊的尖叫,以及雷鸣般的掌声响彻整个体育馆

【大家好~~~刚才承蒙我的青梅竹马,岩泉老师的介绍,我是及川徹】 

全校学生都骚动了起来。我是真的要揍飞这混蛋。

 

之后及川一边打趣我,一边开始叙述自己的排球生涯,虽然这家伙的演讲流畅到简直让我怀疑他作为排球选手的身份,但我能感受这家伙口中“努力”二字的不同寻常的分量,因此不禁有些触动

 

【谢谢及川选手,接下来是提问环节,想提问的同学请举手】

当我这样说完抬起眼看向观众席时,已经有好几个同学举起了手,拿着话筒的女老师走向举着手的同学

一开始是排球部男生问的关于排球技巧问题,及川用讲台上准备好的白板画图进行了讲解,排球部的同学聚精会神地听着,但其他同学完全一脸懵

【谢谢,筱原,今天讲的可要好好活用在比赛中哦】

我点名对刚刚提问的排球部二传手如此说道,体育馆内顿时沸腾起来

【好,下一个】

【就是,在日本代表队里及川选手有特别要好的人吗】

【嗯.....】及川思考道

【经常一起玩是兔君,啊,就是木兔光太郎,但是逗起来最好玩的大概是飛雄吧,那家伙太蠢了,光是他的黑料我能出一本书了】

【诶,可是影山先生给人一种又冷酷又帅的感觉诶.....!】提问的女生惊叹道

及川瞧准时机开始抹黑后辈二传,这家伙眼睛在发光。

虽然体格与高中时代比起来已经结实健壮了许多,残留在那张被称作帅哥的脸上的稚气也渐渐蜕变为成熟的性感,捉弄影山却依旧是日常,我意外的同时又有一些安心

 

【好,谢谢,下一位】

【及川选手,在您的排球生涯中遇到过的最痛苦的事是什么】

这次是女子排球部的部员提出的问题,我虽然有些不安,但还是安静地等待着及川的回答

及川忽然嘴角上扬地开口说道

【当然,我热爱排球,并将我的大半生都耗费其中,我如今的生活也是以排球为中心,痛苦的事有很多,比如说每天的练习就很痛苦,但正是因为排球的乐趣远超这份痛苦,我才直到现在还在继续打排球,对排球,以及那些支撑着我排球生涯的人们,我都心怀感谢。我理解那些要去全国大赛的同学,其实最痛苦的是,无论你怎样努力,怎样努力,都无法战胜对手,啊啊,当然这不仅限于体育,努力学习的同学也是如此。努力没有可见的回报,焦急,绝望。我想排球部的同学应该知道这件事,白鸟泽在我高中时代也是超强豪,那时正好日本排名第一的王牌牛若在那所学校,我们北一根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那个时候也因为个人原因,我几乎要自暴自弃了,但有一个人用略微暴力的手段拯救了我,因为那个人,我才没有讨厌我最爱的排球,所以虽然要感谢的人很多,但我最想感谢的还是那个人,大家也一样,以后可能会遇到很多痛苦的事,但一定会有一个向你伸出手的人,我也是这样,所以我希望大家不要放弃自己最喜欢的东西】

 

及川说完后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我以略微低头的姿势凝视着及川,但及川没有回应我的视线

在这之后,学生们又提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及川一个个认真回答

因为时间关系下一个问题是最后一个问题

【这是最后一个了哦】

我环视着体育馆这样说道

【小岩就没什么想问我的吗】

及川突然转向我透过话筒如此问道

【事到如今我没什么想问的】

【啊,你的意思是,如果是关于及川先生的事,不用问你也全都清楚?!】

 

讲台上没有排球真是可惜。

 

因为我们的互动沸腾的体育馆里,有一个规规矩矩举手的女孩子,我们把话筒交给了她

 

【那个!及川选手有女朋友吗?!!!!】

 

因为她使尽全力的提问,体育馆内开始叽叽喳喳地嘈杂了起来。女学生们散发出一股【干得漂亮!!我们想问的就是这个!】的空气。连女教师都好奇地稍微探出身来

 

【嗯~~~。这~是~秘~密~】

 

及川将食指放在嘴唇上wink了一下,女学生们纷纷发出撕破耳膜的尖叫,男学生们则发出诶——————————的不满的声音

 

【无论如何也想知道的话,请去问岩泉老师】

 

及川瞄了我一眼后,浮现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学生们纷纷大声叫道【老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我是真的要揍死及川

【我不知道,这家伙的女朋友不关我的事】

这样说后,体育馆又被笑声包围了,看来这场讲演会下来,学生似乎都明白及川和我是一种什么关系了

【啊,那喜欢类型可以透露吗】

提问的女生又立刻补充道,女孩子又纷纷发出称赞的声音

 

【嗯~~,意志坚定一往无前的人,还有,会照顾我的人】

【喜欢长发还是短发!】

【绝对是短发,超短发】

【身高多少!】

【大概要比我低那么点,要问为什么要在意身高呢,是因为、】

【好,时间到了提问结束!让我们谢谢及川选手】

我打断了不停秒答的及川,强制结束了讲演会,总而言之回去再暴打这家伙

【演讲到这里就结束了,想合影的家伙这之后可以拍照,请稍作等待,好,让我们鼓掌感谢今天及川选手的演讲】

体育馆内被掌声包围,我立刻下场打算回到办公室,但似乎几乎所有的学生和老师都还留在体育馆内,这种情况的话,全部撤退又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

我一个人离开了体育馆。

 

 

【和及川先生的合影,get~~~~】

回到办公室的女老师们还在兴奋地吵闹着,就那么开心吗,我整理书桌着不解地想道

【呐呐,岩泉老师,事实到底是怎样啊】

前辈的女老师走近我问道

【什么怎么样啊】

【女朋友啊,及川先生到底有没有女朋友啊】

【啊,我也很好奇!!】

 

话说,森岡为什么连你也好奇啊。

 

【这个啊,我也不知道】

【诶~~我明明看你们眉来眼去的!!你绝对知道些什么吧!!】

 

哈.....今天真是麻烦的一天啊

 

【有哦】

【果然啊~~~,虽然和我没什么关系但还是好可惜。是怎样的人?】

【就是和今天那家伙所说的喜欢类型完全相符的人,他们从高中开始就交往了,那家伙对那个人是完全着迷,你们没希望了】

【哈?我又没觉得我们能交往!】

 

女老师们笑作一团,忽然,森岡凑过来看我

【岩泉老师,你脸怎么这么红】

【哈??!才不红!!!】

因为我突然生气地大叫,女老师们都被吓了一跳,森岡歪着脑袋满脸惊讶

 

我到达公寓时,我的房间已经亮起了灯,我粗暴地推开没上锁的门,然后及川就啪嗒啪嗒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欢迎回来!小岩!】

【哦】

 

及川有我家的备用钥匙所以他基本是出入自由,但及川行程紧张,所以他没什么机会回宫城县,所以用不到什么备用钥匙,但及川说他想要,所以就给他了,按及川的话来说,【这样有恋人的感觉!】

 

【呐呐,我的演讲怎么样?】

【吵死人了】

说完,我突然想起某件事,于是我朝及川的脑袋给了一手刀

 

【哈!?我可是什么都没干啊!?】

【不,我突然想起,回来要揍你一顿这件事了】

【太不讲理了!!!】

及川抱着头哇哇大叫着

 

【真是的,见到好久不见的恋人就这么冷淡的吗!?】

说完及川就闹脾气地赖坐在客厅的地板上

 

【啊,很不错哦你的演讲】

【已经太晚了!!!】

【啊,是真的。话说原来你心里是那么想的啊】

【诶?什么?】

 

及川以一副真的不明白我在讲什么的表情抬头看向我。我没有继续说了

【话说你,干嘛随便喝别人的酒,这是我的吧】

【是因为小岩太慢了嘛,我又很无聊~~~】

【那是因为要陪排球部练习,所以肯定要晚一些了】

【嘛。话虽如此】

及川百无聊赖地转动着桌子上的空了的啤酒易拉罐

【我们还认识的老师已经不在了吧】

【啊,杂物室的大叔还是没变哦】

【诶!真的!哇哦好想见见他......】

及川怀念地眯起眼睛,虽然是从小学开始就看到快要看腻的脸,但还是依旧觉得这家伙的脸很漂亮。只是三个月没见,耐性就好像变弱了。我看着及川端正秀丽的脸想道,能在及川最近的身旁这么长远地一步步见证着及川由可爱变为帅气,这样的位置,世间的女子无论花多少钱都想要得到吧,我这样胡乱猜测着及川各代粉丝的心理

 

【我去洗澡】

我把眼神从及川身上移开如此说道

 

当我穿着T恤短裤而非睡衣回到客厅时,及川放下不知是第几瓶的易拉罐啤酒转过身来

 

【那么接下来,我们要做吗?】

 

你这混蛋一脸认真地说些什么

 

【我不是跟你说了明天有课吗。睡觉】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这可是久违了三个月的!!和恋人的再次见面啊!!!及川先生都要小岩不足而死了哦!!!!!!】

【你在说些什么恶心的话啊恶心川】

【啊啊啊啊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放手的!!!!】

哈.....我大大地叹了一口气,再重新面向及川

【我跟你讲,我也不是不愿意做,不如说我很想做】

【小岩......!!】

【但是你有分寸吗?】

及川愣住了。你看吧。

 

【.......我会视情况而定】

【还是睡觉吧】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绝对会拿好分寸!!!保持理性!!!】

说完及川就紧紧地抱住我的腰,我感觉到这家伙似乎要就地开始,【想做的话就给我去洗澡笨蛋!!】我怒吼着把及川赶去了浴室。

 

 

 第二天,及川坐最早的一班新干线回东京去了,等起床的闹铃响时,及川已经不在家了,从便利店买来的早饭,以及写着【昨天抱歉了~~☆】的便签放在了桌上。这家伙绝对没有丝毫反省。


吃完及川买来的早饭,我拖着沉重的身体开始整理自己,那家伙,不想叫醒我,没打招呼就走了,既然在这种地方都能照顾到我的话,那还是希望他能控制一下昨天暴走的状态,不如说,要走的时候打声招呼啊混蛋


很久没感受的某种疲惫让我走向学校的脚步变得沉重。哈啊....果然至少一个月要让他发泄一次,不然推到一起,太过激情,我的身体可吃不消。


把车停到停车场后,走向办公室,路上碰到了森岡。


【唔啊,岩泉老师你没事吧?看起来十分劳累的样子】

森岡一见我就担心地问道

【可恶真的不再暴打那家伙一拳我咽不下这口气】



我这样嘟囔着朝走廊的墙壁挥下了一拳。

 

END




圣诞节了给大家发糖,异地也甜开花的及岩

评论 ( 10 )
热度 ( 128 )

© 吾辈是鱼啦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