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翻,没水准,图个乐呵

【银桂】岁月青歌

特别说明

cp:银桂only    架空【一个我也不知道的时代】  有原创人物【避雷慎入】  欢乐向【?】  

-----------------------------------------分割线-----------------------------

Chapter1

 

六月的阳光灼热的让无法忍受,这个六月比往常的六月来的更为炽烈,白天煞白的阳光晃的人睁不开眼,夜里的暑气依旧散不开黏重地堆积着,烦不胜烦。连续失眠几天后,银时本就了无生气的死鱼眼缠上了厚重的黑眼圈,快到下午却依旧炽热的阳光更是像要将他体内的水分蒸发干净一般,白色天然卷上盖着不知从哪扯来的荷叶,嘴里含着的棒冰也快要化没了,银时有气无力地一边走着一边用那不甚灵活的死鱼眼留意着周围,似乎在搜寻着什么。

“我上次到底洞爷湖落在哪儿了,啊啊啊,烦死了。”银时无力地嘟哝着。洞爷湖是一把,传说中的洞爷湖仙人封印于世间的无往不利的神器,虽为木刀但却剑气凌厉,万物皆可斩,神鬼皆可劈。————写着这样的广告词的一元起拍物,即便如此,因为银时常年将其佩戴在身边,它也算是吸收了银时的一大部分妖力,如果让谁拾了去的话就麻烦了,而且连买草莓冰淇淋的钱都被银时花光了,要和草莓冰淇淋分别一段时间了,早知道一开始就不应该花太狠,银时想到这不禁后悔起来。然后顺手折了一根树枝,拄着它晃晃悠悠地走着。不知过了多久,周围的树木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高,阳光也渐渐地不再强烈,甚至有了丝丝的凉意。银时这才开始观察起了周围的环境,这里的树生的异常高大茂密,遮天蔽日的绿挡住了阳光,隐隐可以听见远处传来的流水声,这样的环境简直对于此时的银时来说是人妖魔间的仙境,而且树生的如此高大充分想必这附近应该没什么人居住。这样的话终于能好好睡上一觉了,终于可以熬过这个热的人神共愤的夏天了,说着银时最终锁定了一棵枝桠看起来足够结实的树,轻轻一跃,就稳稳当当地落到了树上,双手交叉后仰,正要开始享受这久违的惬意的时候,木屐与石子相碰的脚步声响了起来,且越来越近,银时警惕地隐蔽了自身的气息,但依旧没有移动身子,因为没有什么异样的气息,想必是偶然路过的人类吧,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银时还是尽量不让对方发现自己。后来脚步声停了,一板正经读着什么声音又响了起来,银时仔细一听发现是各类术式,难道那家伙是阴阳师,银时这样想着,却发现这声音稚嫩的很,原来是个小鬼,而且这术式也没有注入力量,只是一串简单的字符。即便如此,银时也觉得扰了他的清梦,有些烦躁,但又嫌麻烦所以就随他去了。

 

 

Chapter2

 

桂每天在私塾上完课就会把家里书架里的世代相传术式书拿到离家有一些距离的林子去背,今天也是如此像往常一样,扎着马尾,面容稚嫩的桂规规矩矩地穿着和服,抱着书向林子里走去。桂小太郎家是隐秘的阴阳世家,并不为世人所知,这一方面是为家族的安全保护,掩人耳目,隐秘是必要的,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融入普通人的生活。所以桂在私塾学习了必须的修养礼仪后,回家就要接受剑术训练以及阴阳术的学习。而剑术老师还没来的这段空当时间里,桂就会抱着书出来背术式。其实也没必要跑这么远来背书,但是只有这么一小段时间是桂可以自由支配的,可以不顾继承人的身份,也没必要注意所谓的修养,轻轻松松地做自己。但矛盾的是桂自己又觉得属于自己的使命就必须负责地承担,所以他允许自己玩一小会儿,但也就仅限这么一小会儿。来到目的地,桂就立即开始认真地背书了,但今天的桂比似乎比平时更容易分心,好像总有什么在吸引着他。比如现在被树干挡住的一半的白色卷卷毛,“那是猫吗?”桂小声地嘟哝着,“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隐藏着自己的属性,没想到事到如今却给我施加一个这么大的诱惑,为什么要逼我到如此地步。”桂不甘地转过身,决绝地说:“我是不会背叛整个家族的。”那树那么高,爬上去说不定会吓跑它,说不定它以后都不会来了,老师说的欲擒故纵就是这样吧!对了!为了可持续发展把我带来的饭团给它吧,说不定它以后就会常来了。这是桂仔细地盘算后得出的答案。所以桂小心地拿出自己的饭团,放在折来的树叶上,摆的平平整整。之后又抬头深深地望了一眼树上的白卷卷,瞳仁里闪着光,里面包含着的深情无法言说。之后估计时间快到了,桂想起要赶回去练剑,让老师等可有失礼仪。于是桂小声地向那只“猫”道了别,就匆匆地跑开了,半路恋恋不舍回头一瞥,过午的阳光是金色,透过树叶,被扯裂碎落在那团卷毛上,深深浅浅的。看得桂有些发愣。

 

 

Chapter3

银时难得睡了一个好觉,伸了个懒腰,心情正好。一跃而下,发现树下白色的饭团,银时正好睡醒肚子也刚好饿了,就直接拿起来吃了,是鱼子酱的馅,“啊,不是甜的。不过还不错。”银时睁着睡眼惺忪的死鱼眼说道,脑子里突然浮现出那个稚嫩的声音。“是那家伙吗?”银时吃完后,舔了舔手指留下张纸条,就心情愉悦地飞走了。

“猫会吃饭团吗?”桂突然想起这茬,“不过是鱼子酱的应该会喜欢吧”桂没有注意这时一把木剑已经冷冷地劈过来,桂慌忙举剑格挡后退,结果不小心被自己绊住,跌了一跤,“小少爷,只会端架子可不行啊,不做好觉悟我可是会不小心伤着你的哦”对面高大的的男人用哂笑的口吻说道。桂撑起身子,稍长的额发虽遮住了眼睛,但他的嘴角却微微上扬,双手执剑,定好姿势,桂此时的眼神凛冽逼人,橘黄的夕阳透过窗纸照进来,但桂尚且青涩的面庞上的表情却让人产生莫名的寒意。灵活的左右躲闪,敏捷地突刺攻击,黑色的马尾随着动作舞动像灵巧的燕子,木剑格挡碰撞中,桂加速突进,扫腿飞踢,一个轻盈的转身后剑直直地对准对方的喉头。“我的觉悟还轮不到你这种人来指手画脚,不让你好好看清自己的位置和立场,你就不知道该如何管管你那张不知天高地厚的狗嘴。”说完这话后,桂把木剑直直丢下。“明天不用来了”桂拂袖而去。留下那名高大的男子呆坐于地,不久之后也被家里的仆人请走了。穿着剑道服的桂穿过长廊时,侍女恭敬地禀告道“少爷,老爷叫您去他房间。”“我知道了。”桂答道。换好衣服后桂来到父亲房间,房间的尽头坐着的颀长挺立的男子就是桂的父亲,在已经有些略暗的天色下,桂的父亲隐藏在阴影中,看不清他的脸。“父亲大人,我来了。”“小太郎,最近阴阳术学的怎么样?”冷冷的声音响起。一如既往永远先问的不是自己,而是任务。“禀告父亲大人,进展还算顺利。”“那就好,记住你是这个家族的继承人,更是这块土地的守护者,保护这里的人民不受魔物邪灵的危害是你的使命,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我明白父亲大人”桂低眉回道,眼神深邃的像惊不起任何波澜的深水。


评论
热度 ( 5 )

© 吾辈是鱼啦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