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翻,没水准,图个乐呵

【银桂】岁月青歌(三)

Chapter5

这是不知过了第几个第二天的某一天,桂和银时的日常一如既往,桂认真地背着自己的术式,银时悠闲地睡着午觉,这时已接近夏末了,这难熬的夏日出人意料地过的飞快。桂今天似乎背地很顺,很早就结束了自己的任务。

“银时,你不是猫吧?”桂轻描淡写地问道

“这不是当然的吗?你见过我这么善解人意还会说人话的猫吗?”银时脱口而出

“那你为什么会有猫爪?”桂继续问道。

“唔............”银时一时语塞

“其实是不是猫无所谓的,我们是朋友吧。说实话我没什么朋友,嘿嘿,说出来还挺丢人的。为什么会这样呢,大概因为我总是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吧,因为总是有人说看那家伙得意个什么劲儿啊,自以为是的样子真让人不爽,还有一些人说我端着少爷的架子不把人放在眼里,知道有自己的原因不过我没有那么宽容,面对这些我还是会生气,可是我没有其他办法,我只有用实力让他们闭嘴,也告诉自己他们根本不值得我去理睬,最后他们终于闭嘴了。”桂淡淡一笑,语气平静的仿佛在叙述另一个人的故事一样。

“看不惯你的家伙只不过是因为可悲的自卑情结作祟而已,没有而又得不到的东西就肆意加以诋毁。那种人本就和你不是一类人,所以做不成朋友也是理所应当的。再者说了,你不已经有我了嘛?要那么多干嘛。”银时突然发现自己说台词有些牙白,面色微微发红了起来。然而想到自己面对着一个小鬼都能脸红,银时有些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毛。

“啊,对啊,应付你的巧克力巴菲和草莓牛奶就要花掉我半个月的零花钱。”桂如此埋怨道,但嘴角却微微地向上扬。

“啊,这么说好吗?假发,我可是你的唯一啊”银时道。桂没有抓住他的话柄,心里松了一口气,但又有一丝失落。

“不是假发是桂,我说最后一次了”桂抱起双臂生气地说“说起来要找的东西找到了吗?”

“恩,找到了”洞爷湖在遇见桂的那天就找到了

“那太好了,夏天就要过去了,天气也会转凉了,你也没必要来了吧?”棕色眼眸有什么在流转。

“啊,不会来了”什么嘛,想说再见就直说嘛

“是嘛。我也要回去练剑了,那再见了”

银时没有回答,只是直直地望着天上的云发呆,木屐敲在碎的石子的清亮声音越来越远,你这家伙真是任性啊,擅自闯进我的领地又擅自带着一副欠揍的表情离开。银时伸出那日幻化成猫爪的那只手,覆上双眼。

“你这臭小鬼耍的我团团转,下次一定把你揍飞。”

------------------------------------------------------

告别银时后的桂独自一人朝着自家的宅邸走去,黄昏绮丽而又妖冶,它是黑暗与光明的交界点,潜伏暗处的生物最常在这个时间活跃,他们会趁人精神虚弱时侵占人的身体,所以是不可以露出破绽的。桂静默地走着,晚风轻轻地拂起他细碎的额发,很温柔,温柔的真的很想让人哭,但不可以露出破绽,不可以让妖异趁此吞噬心智。桂在心中默默告诫着自己。“啊,天快黑了,得尽快回去。”桂轻声说完,就突然拔腿跑了起来,越跑越快,越跑越快,直到他的身影融入黄昏中。

末夏将逝,有什么在消亡,有什么在萌生,但又有什么从此开始一直从未停止地繁盛滋长呢。

---------------------------------------------------------------------------------------------------------

“小太郎,我决定送你到我的旧友南野孝治那里去修行6年,一周后就可以启程,你尽快做好准备吧。”被父亲叫到房里,桂就这样突然直接地被下达了通知。

“父亲大人,为何如此突然?”桂难掩惊讶地问道。

“你的阴阳术需要进一步提升,你也该出去看看了,还需要我给出其他理由吗?”一如既往的不容质疑的口气。

“好的,我明白了,父亲大人。”桂除了这句话外给不出其他答案,有什么值得留下的理由吗?桂的心里有一闪而过的颤动,可是桂没来得及抓住它。

“我必须去吗?”桂又试探性地问道。

“你有什么必须留下的理由吗?”父亲直直地盯着桂问道

“没,没有。”桂低头回道。不能让父亲知道银时的存在。桂虽然与银时相处时间不长,但凭着世代相传的阴阳血脉的灵敏,桂已经大致猜出银时的身份了,如果让父亲发现事情就麻烦了。

“那事情就这样定了。你先去练剑吧”

“好的,父亲大人”


评论
热度 ( 5 )

© 吾辈是鱼啦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