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翻,没水准,图个乐呵

【银桂】岁月青歌(六)

Chapter9

吃过晚饭,南野又自觉收拾了碗筷,

“喂,假发,那家伙是你的下人吗?怎么又做饭又收拾的。”银时叼着竹签说道。

“不是假发是桂,寻不是下人,他是我师父南野孝治的儿子,我们在一起待了六年,因为寻也不是南野家的长子,比较自由,所以他就跟着我到了这里,寻为人开朗又善良,和他在一起还是挺舒服的,最主要的是他厨艺了得,做的饭比家里的任何一个佣人做的饭都好吃。而且我也吃惯了”

银时突然觉得南野有些可怜。不过仅仅是因为厨艺就留下他吗?假发说过他需要力量,那也是因为需要依靠南野的力量才留下他的吧。

“假发,你留下南野单单是因为他的厨艺吗?”银时试问道

“恩,80%是因为厨艺,剩下的是因为寻说他想和我呆在一起,我也就随他了”桂拿起杯子抿了一口茶。

那小子果然有别的居心“话说,你说需要我的力量到底是什么意思?”银时揉着卷毛说出了一直的疑问。

“恩,这件事要从六年前说起,六年前父亲把我送到师父,就是寻的父亲亦是我的父亲的好友南野孝治那里去修行,我在那里修行的过程中,父亲也一直与师父互通书信报告我的修行情况,师父前三年每次都会把父亲寄来的信给我看,其实每次也不过是公式般的问候,不过从第四年初春开始,师父就再也没把信给我,我开始觉得有些奇怪,但又觉得父亲的信,有与没有对我来说都没什么不同,也就没有再在意这件事。直到六年修行已满,师父找我单独 谈话,告诉我前两年父亲就死了。”银时听后一惊,银时没有父母,不能理解失去至亲的痛苦,可银时想应该是非常悲痛的事情吧,可桂没有任何悲伤的表情,只是继续平静地说道。“我当时很吃惊,也仅仅是吃惊而已,然后我的第一反应是问师父,那我家这两年是由谁在管理,师父以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我,然后告诉我父亲两年前为了驱除突然在这个镇子南方出现的异邦妖物而身受重伤,虽然那怪物妖力强大,可是依靠父亲的法力好歹将其重伤,不过虽然他却一直在镇子周围附近观望潜伏,而由于我当时的法力根本不够,来了也无济于事,说不定还会给妖怪增加把柄,而师父也不能随便离开这里,不然这里潜伏已久妖物会乘虚而入。所以父亲交代师父,等我修行已满再告诉我整件事,他用自己最后的法力做出了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式神,寿命两年,依此来牵制那些魔物。不过近期许是听到了风声,又骚动了,这次凭借银时你的力量,一定要将其一网打尽。”桂转向银时说道。

“是为了报你父亲的仇吗?”银时问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那是我必须完成的事罢了。”桂平静的说道,“我对父亲的死没有太大的感觉,没有仇恨也没有悲伤,我只是接受这个事实罢了。这样说来我真是麻木又无情啊”桂干笑着说,眼底沉静得没有一丝波澜。

“假...........”

“小桂~~~~”带着欢快的腔调的声音打断了银时“我有个术式搞不懂,你来帮我看看吧。银桑,小桂我先借用一下。”说着就推着桂出去了。

“哪个术式啊?”

“就是那个昨天你使的那个嘛”

“我昨天不是讲得很清楚了吗?就是..............”

两人的声音愈行愈远,银时一人留在原地,就在刚刚,银时第一次感到自己如此无力,无力到说不出一句可以安慰的话。


评论
热度 ( 1 )

© 吾辈是鱼啦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