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翻,没水准,图个乐呵

【青葱】小短篇一个 ←←我就是起名废

设定:青葱城管  银时为青葱上司   桂荞麦面摊老板设定   

银桂只是个酱油 

觉得真选组的感觉很像城管的一个脑洞。

ooc求勿计较ORZ



今天的天气特别好,太阳不大,时不时的有点小风儿吹过来。这真是一个巡逻的好日子,我们的城管大队队长土方先生正叼着一根烟,双手插着裤袋,悠悠地在宽敞的马路上走着。

“马路上少了那些乌烟瘴气的小摊贩果然干净爽快多了啊~~”土方先生呼出了一口烟。缈白的烟雾浮在空气中还没来得及散开,土方先生突然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敏捷地闪过一边。

“啧,失败了吗?”我们的冲田副队握着发着刺啦刺啦的电流声的电棒遗憾道。

“你这小子想干嘛?”土方先生捻着烧了半截的烟,以诡异的角度向上扯起嘴角说道。

“啊,我只是想电死一只嗡嗡乱飞影响市容的苍蝇而已。”冲田副队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

“你说谁是苍蝇啊!!!”土方吼道。

“土方先生,”冲田以同情而又悲悯的口吻道“我知道这不是你能决定的人生,所以就由我来为你了断吧。”说着冲田又举起了电棒朝土方劈过来。土方只有左右躲闪地逃开。

在七拐八弯地甩掉了冲田后,土方溜进了一个小巷子。巷子的尽头是个宽阔的院子,摆了三三两两的小凳子,五六七个人正有一搭没一搭聊着什么,不过穿着制服的土方一出现周围便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有人直接拉着还在玩闹的孩子进屋,剩下的人也都默契地各自散开离去了,土方重新燃起一根烟,抽出腰间的电棒随意地扛在肩头。

“当恶犬的感觉还不错啊。”土方轻笑道。大摇大摆地走到巷口,却被措手不及的一记电棒砸在了头上,土方捂着隆起的大包吼道“靠!总悟你小子想杀了我吗?”“不,只是为民除害罢了”冲田随手挑着眉,晃着棒子说道。“说的倒也是。”土方嘴角微翘,“不过你也只是半斤八两吧。”

“虽是如此,土方先生还是先去死比较妥。”总悟又要挥棒子,不过却先一步被土方抓住了手腕。“走吧,要去巡逻了。”说着土方就拉着冲田的手往外走。“别用你上完厕所没洗的手抓我。”冲田想要抽出手来。“反正早就摸都摸过了,还介意什么。”土方抽着烟没回头。“果然你这种淫秽物还是早早去死的好。”冲田直接朝土方的屁股来了一脚。“啧,害羞什么”土方揉着屁股说道。

临近下午,小摊贩渐渐活跃了起来,土方和冲田开始了巡逻。一般穿着制服的两人一出现,小摊贩们就四散逃开了,特别是靠着土方的超低气压以及凶狠的眼神,工作做起来十分的顺利,不过平时懒散的冲田今天却也意外地认真工作了起来,拿着刺啦响的电棒对着一些慢慢吞吞想蒙混过关的小摊贩笑得像花儿般明媚灿烂,一步步地靠近,后脊背的凉意也愈来愈深,小摊贩们立刻加快了手上的动作速速离开了。一开始有些熙攘的马路顿时干净清爽好多,还能闻见荞麦面的香味。

诶???

“你们怎么还不收摊?”土方走到这家荞麦面铺子前

“因为还有客人在吃面啊,”店主眼也没抬,指了指左边还坐着吃面的人说道。

“叫他别吃了,立刻收摊。”土方看也没往那儿看一眼

“假发,为什么这荞麦面是咸的啊,难道你放的是盐?说了多少次放糖才是正确的,你再放错小心客人投诉哦。”

“不是假发是桂,伊丽莎白告诉我的明明是放盐的啊”

“你肯定是记错了,盐和糖长得这么像,你肯定弄混了。”

“你怎么在这儿?”土方满脸黑线的看着自己的上司坂田银时。

“哦呀,这是对上司的态度吗?”银时吸着面条说

“你如果知道自己是上司,就别在这地摊上吃东西啊!!”土方压着气说道。

“老大,这儿的面好吃吗?”冲田也凑了过来

“还不错。”银时埋头吃面

“老板娘,来一碗。”冲田招手道

“别凑热闹”土方敲了一下冲田的头

“不是老板娘是桂,马上来。”

“不用了,我们要收摊回家啦。”银时起身“你和土方俩去别处吃。”
“假发我们回去了,别弄了。”银时帮桂解下围裙,“喂,你们俩把这摊子整理好后推到对面的餐馆,交给一个叫几松的女人就好了。”
“喂,为什么我们非得帮人收摊子啊,我们可是城管,我没把这小摊车没收了就算是好的了。我可不管这破事。”土方压着满肚子火。

“好吧,下任队长是总悟,你等着下岗吧。”银时无所谓地说道

“老大,交给我吧。”冲田从板凳上跳起来

“你这假公济私,不负责任的家伙。”土方简直气得要炸。

“那接下来就拜托总悟了,ヾ( ̄▽ ̄)Bye~Bye~ ”银时直接拉着桂就走了,现在现场只剩下土方和冲田。

“土方先生,肚子饿了,我们先下碗面吃吧。”总悟卷起袖子下面。

“啊。”土方找了个位子坐下“我要加蛋黄酱。”吐出一口烟后朝冲田招手道。


评论 ( 2 )
热度 ( 16 )

© 吾辈是鱼啦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