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翻,没水准,图个乐呵

【银桂】你是我从未放下的牵挂

其实这篇本来是生贺文的,结果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拖到了现在O__O"…

我本来只是想愉快的啪啪啪的,后来我发现我真的不会写啪啪啪O__O"…

文笔救不起,长篇撸不起,我果然是个没什么用的人O__O"…




你是我从未放下的牵挂


CHAPTER1


已经进入了十月,秋天已经过半,夜里的空气像水一样,是一丝一丝地浸进去的凉。即便繁华如歌舞伎町,在这样清冷的秋夜,街上的行人也稀落的很,不过,大部分人应该在温香软帐里春宵好梦吧。

今天是银时的生日,平时生意略微冷清的万事屋在今天却热闹非凡,并不宽敞的屋子里挤满了人,一群吵闹的家伙在进行等同于拆房的庆生party后,除了四处乱倒的酒瓶,凌乱狼藉的碗碟外什么也没留下,银时有些无奈,到底是我过生日还是你们过生日啊,不过最让他介怀还是某个人。

果然某顶假发并没有来给自己庆生。

 

那家伙果然是忘了吧,难道他的脑子里真的只装了攘夷和肉球?明明是银桑的生日,那家伙先不说礼物吧,就连面也没露一下,喂喂喂,好歹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吧,这样银桑心会痛的好吗?不,才不是心痛,银桑只是觉得礼物是一定要的,一年可是只有一次许愿的机会,银桑才不是什么好糊弄的人。

 

银时觉得不向桂讨回礼物太亏了,于是他在抽屉里找到了桂留下的住址,一定要抓住机会好好勒索他一番,这样盘算着的银时拉开万事屋的门,朝纸上写下的地址出发了。

 

由于桂的住所出奇的隐蔽,银时着实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找到。

 

屋里还有光亮。这么晚了,那家伙还没睡吗?难道平时都这么晚睡吗?想到这里,银时的心里像被什么堵住了一样,有些难受。

 

“银时??你怎么来?”桂有些吃惊,银时居然主动来找他,还在这么晚的时候。

“没什么,就只是想找你喝一杯。”一见到桂的脸,银时一路上的抱怨突然一句也说不出了。

 

两人进门后,银时就开始观察起桂的住所,虽然桂经常到万事屋来,但其实这是银时第一次来桂住的地方,平时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即便知道住址,银时也不会来。

 

桂的住所光线十分昏暗,因为这里仅仅是依靠几盏煤油灯来照明,借着不多的光线勉强可以发现,这房子的构造出奇的简单,只是摆放了一些必要的家具,对于攘夷党首来说,这种规格应该算是寒酸吧。房间也很干净整齐,只有一张书桌上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显得有些凌乱。

桂让银时坐下,他去拿酒。

银时坐下等了会儿,桂还没有来,银时就朝那张略显违和的书桌走去,随手拿起一本书发现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备注和注解。

那家伙还是一如既往地认真啊,银时小声嘟哝道。

“银时??”

“从刚才就想问,那只白色怪物呢?”

“啊,伊丽莎白代替我向在京都的部队传达指令去了,还有不是白色怪物是伊丽莎白殿。”

“酒呢?”银时无视桂的纠正问道

“那儿呢,自从坂本送来就一直没开呢。”桂指了指摆在矮桌上的酒说

“有就够了。”银时挠着卷毛朝矮桌走去。

 

两人坐在临近窗口的位置,外面一片漆黑,里面光线也不强,不过还是能看清对方的脸的。

“银时,你为什么突然想起找我喝酒了?”桂边给银时倒酒边问道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喝,又不想付钱而已。”银时看着桂瘦的有些过分的手腕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是吗?哈哈,还真是银时风格的答案。”桂轻轻地笑着

“不过,你真是寒酸啊。还以为会有多好的待遇享受来着。”银时把酒一口灌下去

“恩,是啊,真是寒酸可怜啊,哈哈。”桂苦笑着喝了口酒说。

“。。。。。。。。”银时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只有又灌了一口酒。

 

 

“哦,对了,今天是银时你的生日吧,虽然已经晚了,但是祝你生日快乐。”在两人沉默了一段时间后桂开腔说道。

“既没礼物也没露面的家伙没立场说这话。”

“银时你以为我忘了吧。其实我没忘哦。”

“所以你料到我会来这里。”

“没有,这我倒没料到,你会这么晚来找我。我以为明天或者哪一天你碰见我,才会吵着要我补偿生日礼物。或者你就这样忘了这回事也说不定”

“...................不会忘的,礼物”

“...............是吗?庆生party开心吗?”

“一群吵闹的家伙的乱闹腾罢了。”

“那是因为是银时啊,银时总有魅力能把大家聚在一起,银时在地方,总是充满欢笑呢。”

“...............”

“其实我有准备好生日蛋糕哦。”

“那为什么不来。”

“啊,那是因为不想和大家一起,因为被簇拥着的银时总是感觉好远,远的够不到,银时现在已经有了很多同伴,作为过去的我,有或没有都没什么不同吧,倒不如说,没有更好,这样银时或许就能忘记那段不想回忆起的过去,而且像我这么麻烦的身份,出现也只会给银时添麻烦呢。”

“不行,你这个笨蛋消失的话,银桑会整天担心那顶缺根筋的假发是不是被真选组逮住了,又或者是被哪个组织结果了,所以为了银桑的身心健康着想,你要一直不停地出现我的视野里。”

“银时还是不要对我这么温柔为好,说不定,我会有一天会妒忌靠银桑太近的人哦。”

“是吗?银桑可是个阴暗的男人,你越妒忌我越可是越开心呢。”

“.................对了,蛋糕!银时吃蛋糕吧!”沉默了几秒后的桂突然提议道,说着立刻站起往厨房走去。

看着面挂红晕慌张溜走的桂,银时不禁嘴角轻扬,将杯中剩下的酒一口饮尽后,银时顺着路摸到了厨房。


CHAPTER2

对着这个精致的奶油蛋糕,桂整理了一番心情,等终于平复好慌乱的心跳后,银时突然从后面抱住了他,带着酒精气味的鼻息温热地打在桂的颈窝上,银时暧昧地凑近桂的耳朵说道:“为什么怎么久,银桑我可是已经等不及了啊。”低沉的嗓音在桂的耳边说着充满挑逗意味的台词,让桂一向敏感的耳朵刷的一下红了,而注意到这一点的银时则坏心眼伸出舌头轻轻地舔弄了一下,桂的身体意料之中地不可抑制地轻颤了一下,得到预期的反应后,银时更加变本加厉,他将桂的耳垂含入口中,时而温柔地舔舐,时而坏心眼地啃咬,湿热的舌头顺着耳廓轻滑抚弄,桂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撩拨想要挣开银时的怀抱,结果银时把桂锁得更紧,“银桑还没有吃蛋糕呢?假发君要去哪儿呢?”

“我......我给你切蛋糕.......”桂艰难地组织语言

“只是切而已吗?”银时轻轻地咬着桂的耳朵说。

“那.......那.............那你想怎么......啊恩...唔”发现自己发出奇怪的声音后桂立马用手捂住了嘴。

“我想要假发君喂我。”银时露出愉悦的笑容。

 

桂此时依旧保持着起初被银时抱住的姿势,不过这次换了方向,这回两个人是面对面

站着的.

在银时的要求下,桂用手抹了一些奶油,伸到银时的嘴边,银时毫不犹豫地将桂的手指含住,像是在品尝珍馐一样,银时将奶油舔的一干二净,从指尖到指缝再到掌心。等银时抬头看桂时,桂白皙秀丽的脸蛋已经红透了,素净的眸子也变得水濛濛的。

“我也来喂假发君吧,不然银桑一个人吃太不公平了。”银时笑着说,然后就在蛋糕上挑了一个最大的草莓喂给桂,由于草莓的个头过大,草莓多余的汁液从桂的嘴角溢了出来,银时伸舌去舔,银时的舌尖细腻地舔净汁液之后,继续从嘴角到整个唇部一番吮吸舔舐,尔后灵巧的舌头直接探入,略带侵略性的深吻让桂的脑子有些缺氧,所以只能脱力地被银时揽在怀里,银时边一路深吻边将桂身上的衣物褪去,手游曳到腰腹部的位置发现桂的腰竟出人意料的细,可能由于平时穿得衣服比较宽松看不太出来,现在银时一只手能完全把桂的腰揽住,银时将桂一把抱起放在厨房的饭桌上,那种重量轻的让人心疼,“这家伙平时到底多操劳啊”这样想着,银时突然发现自己并没有多关注桂,因为会一直在身边,所以这家伙总是被自己忽略。

“假发。”

“恩”桂温柔地摸着银时脸柔声回应道

“谢谢你。”谢谢你一直在我身边,谢谢你一直在原地等我,从未走远。

“银时,再也别丢下我一个人了。可以吗”

“恩,我再也不会放开你的手了。”



评论
热度 ( 18 )

© 吾辈是鱼啦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