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翻,没水准,图个乐呵

【银桂】花粉症

#纯情的要死的阿银设定

#不保证不OOC

#少女漫画风

#甜甜甜

#以上没问题就开始吧


春天到了。

 

 

不过这对于银时来说这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事,大概就像喝水吃饭看jump一般稀松平常。

 

这个温暖暧昧的季节,飞舞的樱色花瓣似乎也在应景地昭示着某些情愫。理所当然的这一切都跟这个沉迷糖分和jump的大叔无缘,而且比起这些银时更在意的是,这个月月底又要找什么借口继续拖欠房租债务,以及这让人喷嚏连连,令人烦躁的花粉症什么时候可以痊愈。

 

花粉症困扰了银时许久,这几天银时被花粉症折磨得喷嚏不断,整天又是鼻涕又是眼泪的。鼻子被揉得通红,脑袋也变得有些昏昏沉沉的,所以这几天银时都避免外出。

 

新八买来了药,不过似乎并不见效,很想吐槽买来的是不是假药,但被这耗人的花粉症折磨的头昏脑涨的银时已经无力吐槽,最后还是不情愿地戴上了口罩。虽然一开始因为不适应难免有些呼吸不畅,不过比起之前又是鼻涕眼泪不断的状态还是好多了。

 

银时的过敏症状稍微好转后不久,阿妙就带着新八和神乐去上野赏樱去了,说什么不该辜负大好春光,一期一会什么的,所以把花粉过敏的银时一个人丢在家就是可以了是吗。银时吃着布丁忍不住腹诽道。

 

不过这对于银时也是难得清闲的日子,两个吵闹烦人的小鬼走了,终于不用再担心布丁被偷吃,一个人躺在沙发上看jump看个够也不会有人啰嗦个不停,正好借花粉症为由,不出门工作也可以。

 

不过这烦人的花粉症真是难受啊,春天还是快些过去吧。

 

看着jump吃着布丁,不知不觉,囤了挺久的布丁就一干二净了,打开冰箱一看草莓牛奶也没了。虽然有些担心花粉症,但对糖分的执着还是让银时戴上口罩出门了。

 

街上的女孩子们穿上了明媚好看的晴着,这也算一种不错的眼福吧,不过即便可以看到这样的风景,银时从内心还是希望春天快些结束的,这样想着,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银时吸吸鼻子后用手隔着口罩搓了搓鼻子。

 

 

从便利店里出来,听到了隔着几条街的爆炸声,在这难得清静的日子里这么煞风景,银时用脚趾头猜都可以猜到这是谁。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一个身着素色和服身形清瘦的长发男子从巷尾朝银时的方向跑来。

 

不过某种程度真应该佩服真选组的毅力,抓这家伙这么久还没放弃啊,银时忍不住在内心感慨了一下,不过还是跟假发那家伙少牵扯一些比较好,不然又要惹上不必要的麻烦,不过自己戴了口罩,假发应该认不出自己吧...........

 

在银时还在思绪之际,突然,一阵温热覆上手背,还没反应过来,银时就被桂拉着跑了起来,温热的感觉通过握在一起的手传了过来,纤细却并不柔软,甚至还覆着繁密的茧。

 

 

后面传来真选组的喊话声

 

“副长!!!不止桂一人!!!还有同伴接应!!!!”

“什么!!!给我继续追!!!!抓不到桂也要把那个同伙弄到手,说不定能挖出重要情报!!!”

“是!!!”

 

银时被桂拉着跑,跟在桂的后面看不见他的脸,只能看见黑色的长发被风轻轻地吹起,偶尔露出一小截略微白皙的脖子。

 

突然想起了小时候,那时候的桂也总是不近不远地跑在他的前面,然后,总是站在不近不远的地方等着他,对着他轻轻地笑。那个时候的他还扎着高高的马尾,那时候的手,还是柔软的,那时候的手还只是握笔的。

 

想到这里银时将手握的紧了些,手里的这份温热一如当年。

 

估计真选组已经追不上来了,桂才放开了银时的手。

“银时恭喜你加入我们的攘夷队伍了,这回真选组都认定我们是一伙的了,你躲不掉了哈哈哈哈哈”桂叉着腰得意地大笑道。

“我就知道你这顶假发没安好心!!!!幸亏银桑我机智地戴了口罩,话说我戴了口罩,你这家伙怎么一眼就认出我的?”银时确实很疑惑这一点

“怎么会???银时你一直都戴着口罩的吗???”桂一副大吃一惊的模样

“我就不该问你这个白痴!!!”说着银时朝桂头上来了一个爆栗

“银时不论变成什么样,我都可以认出来的”桂有些吃痛地揉着银时敲出的包“因为我一直都在银时的身后看着银时呢,即便变成像块干瘪缩水破海绵的小老头我也能认出来的。”

“谁是破海绵小老头啊!!!银桑我还正值风华正茂呢!!!!也别一直在我身后看着我!!!!像背后灵一样,银桑会做噩梦的啊啊啊!!!!!”

“是吗......果然银时不喜欢这样啊,那............”

“笨蛋假发!!!”银时有些烦躁地挠了挠头,“要站就站旁边啊。”说着银时伸手将桂拉到了身旁。

“诶!?”桂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你说你要怎么补偿银桑我,还拉着我白跑了那么一大段。”

“那我们去赏樱吧,我知道一个好去处!!”

“啊???你没见银桑我花粉过敏吗??而且天都快黑了哪里看得见樱花”

“既然这样我们走吧。”说着桂自顾自地往前走。

“喂!!!你有没有听人讲话啊!!!什么既然这样就走吧!银桑我又没答应啊!!!!”银时跟在后面边走边喊道。

 

 

银时和桂走了好一段路,才走到一座有些空寂的山前,这时天已经黑了,不过还好月光足够皎洁明亮。

“半夜三更到这种荒凉的要命的山上能看见什么啊,我就不该跟着一顶假发乱跑的,现在银桑只想回去看着结野主播吃着布丁,难得没人和我抢遥控器。”

“银时你再抱怨小心惊动这里的山妖啊,这可是一座灵山”桂故作神秘地提醒银时

“阿勒!?话说,你......你....不...是是开玩笑的吧,银桑”

“嘘!”桂用手做噤声状阻止了银时的喋喋不休。

银时只能神情紧张地闭上了嘴巴。

 

在快要看到一个转口是,桂突然跑了起来,银时本就有些害怕,看桂突然跑起来,也立马慌了神地追上去。

 

“喂 !!!假发别丢下我一个人啊!!!”

 

银时追着桂喊道

 

然后一抬头,看见桂站在离银时不近不远的地方,背后一株山樱开得灿烂繁密,夜里的山风一吹,和着皎洁透亮的月光,深深浅浅地片落下来,桂站在那里轻轻地笑着。那副模样一下子让银时有些恍惚,似乎在那一瞬,时光穿越到了过去,他仿佛又再一次看到了小时候那个扎着马尾,对他笑得温柔的桂。

 

“银时”

 

银时似乎依旧没回过神,直愣愣地盯着桂,缓缓地朝他走去

 

“银时,美吗?”月光将桂的眸子照得晶亮。

 

“美......”银时仿佛像呓语一般吐出这个字

 

“银时你痴呆了吗?”桂看着银时有些痴傻的表情笑着问道

 

“你才痴呆!!!!”被桂一副欠揍的表情惹怒,银时给了桂一个爆栗,“你还是闭嘴比较好”

 

“不过,银时虽然嘴上说着怕麻烦不愿意,最后还是和我一起来看夜樱了呢。之前也是,明明甩开我的手就好,却一直没有放开,银时无论对谁都总是意外的温柔呢。”桂对着银时浅浅一笑,眼里划过一丝不易察觉暗淡。

“谁想对你这个笨蛋温柔啊”银时觉得他的脸在发红,但幸好他戴了口罩,这样可以遮住他的窘迫“因为你是个电波肉球笨蛋啊,喜欢自己独自逞强,给自己背上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责任和枷锁,明明累的要死明明难受的要死,表面却总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让人火大,总是在别人背后露出落寞的神情真是够了,别偷偷地站在我背后哭啊”

银时转身,揽过桂略微颤抖的肩膀,有温热的液体洒在了银时的手臂。

“要哭就在我面前哭,我不管你这家伙肩负着什么江户的黎明,但你这家伙小时候就不怎么会撒娇,我想至少,你在我面前可以任性些,你在我面前只要做假发就好了。”

“银时,别对我这么温柔,我怕我太过贪恋,我就难以前进,我就舍不得一个人离开了,我......”

未说完的话被柔软的唇瓣堵住了,盛着透明液体的眼眸因为惊讶而睁大。

“那就一直呆在银桑身边吧”

解开了一半口罩的银时认真地说道。满脸,眼神坚定。

“勉强让你成为万事屋老板娘也是可以的......”,说出这句话似乎超出了银时预想的羞耻范围为了掩盖自己窘迫丢脸的表情,银时想把口罩戴上,却被桂抓住了手,接着有些薄凉的嘴唇轻轻地贴上了银时发热的脸颊。

“银时,谢谢你。”

“啊!.......恩。”银时觉得自己的表情一定不能看“啊!花粉症!如果不赶快戴上口罩的话”银时慌慌张张戴上口罩,至少在脸上的表情回复之前,要戴着这个,这样稍微可以挽救一点自己的不知所措,银时这样想着。

 

不过其实桂早就发现,银时的耳朵几乎红透,而且在银时的银发的映衬下越发明显。

“银时真可爱啊。”桂笑着低声说道。

“什么?”

“没什么。”桂笑得明朗

 

 

 

 

 

几天后,新八和神乐回来了,银时的花粉症似乎依旧没好,依旧戴着口罩。

“银桑估计要讨厌春天了吧,被花粉症折磨的够呛啊。”新八看着戴着口罩的银时说

“不,春天或许不错呢,因为可以看到很美的东西。”

“啊?是指樱花吗?”

“啊.......谁知道呢。”


***********

明明我只想愉快地写啪啪啪的,结果一下笔就成这个样子了,银桂我真是下不下去手污啊,OOC也请见谅,我只想撒糖。

这篇文虽然满是我的妄想,但里面也有我对于银桂这个西皮,无论是他们之于对方的意义,或是相处模式的一种看法,如果能好好传达给大家就好了。

 



评论 ( 4 )
热度 ( 33 )
  1. 啊啊啊啊啊零酱~吾辈是鱼啦nya 转载了此文字

© 吾辈是鱼啦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