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翻,没水准,图个乐呵

俺で我慢しとけよ【1】【及岩】【无授权翻译】

俺で我慢しとけよ【1】

  (将就将就和我在一起吧)

作者:くさかべ

我知道我翻译的标题很土,但我已经尽力了(。)虽然翻译的标题看起来很甜(。)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我本来想边看边翻的,然而越看越难受,所以只好先把全文看完了再翻的,基本是一边劝自己这只是暂时的,结局是甜的,一边坚持下去才能看完全文,这文也挺长的,所以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翻完,主要是及川想太多,又很话唠,所以这文才这么长的(。)有六万三千字......但很好看,描写的很细腻,小岩真的是天使,也就只有这样率直而又内心强大的小岩才能包容这么敏感多疑喜欢撒娇的爱哭鬼及川了。每次看一次及岩文,我就想嫁小岩......

 

【第二章点我主页吧,只更到第二章】

 

 

 

 

Chapter1

 

 

啊,从梦中醒来原来是这样的感觉,这样想着的我并未睁开眼睛。意识似乎慢慢在被什么拖拽着,我知道,我是要醒来了,但我却不知道自己曾梦见了什么。

映入眼中的房间十分耀眼,啊,现在是早上吗?这样模模糊糊地想着,必须快点起床,起床洗漱好后要去晨练,然后要去找他,要去找......谁?

【及川?】

低沉又略带沙哑的声音很好听。是谁?是在叫谁的名字?及川?是我吗?正想转过头眺望天空之际,屋内响起了椅子脚和地板摩擦的声音,然后一个五官整齐端正的青年出现在我面前,他身上正穿着青叶城西的校服。

【醒了吗?】

他虽然是一副冷淡的口吻,但眼眸明显可见地浮上了由衷安心的神色,啊,是在为我担心啊,及川也莫名其妙地安心了起来。

【身体怎么样?】

【还好.....】

【有没有想吐?头还疼吗?】

【没事,只是有点口渴】

一撑起身,身上各个关节都很痛,而且浑身提不起劲,我是睡了多久?比起这个,这又是哪里。这里并不是我的房间,看上去很像病房,但到底怎么住院的我也不甚清楚。

【等着,我去买水】

【我自己去就好】

【不行】

被这样训斥后,及川露出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对及川这个反应,对方很是惊讶。

【喂,不要露出一副那样的表情,我没有生气】

【真的?】

【你没事吧】

【什么?】

【头】

【头不痛哟】

【我不是那个意思.....算了,你等我一会儿】

他匆匆忙忙地出去了,利落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及川再次环视房间,这是一个算不上宽敞的房间,窗边挂着米色的窗帘,冬日的明亮的阳光照耀着花瓶里的或粉或黄令人怜爱的花朵。这里有衣帽柜还有电视,还有他刚刚坐过的的椅子。房间的一角被窗帘隔开,那里大概是洗漱台和洗手间吧,房间里的温度被调节过,连空气都是温暖的,身上穿的是自己的睡衣,还是在家一直穿的那套。对此我不禁有些不可思议。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社团活动怎么样了,学校呢

怎么还不回来啊,这样想着及川看向门口,然后那个人就正好出现在门口。

【我买回来了】

接过他递过来的塑料瓶,拧开瓶口,我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他也找了个圆形椅子坐下。

【我已经打电话给阿姨,告诉她你醒了】

【谢谢】

【然后也跟护士说了,医生可能过会儿就来】

【是吗......】

【虽然检查结果没问题,你没事的话似乎立刻出院也没关系,嘛,在这之前在检查一遍】

自己哪里有什么问题吗?这样害怕地凝视他,他缓和表情微笑道

【只是为了确认无异样情况而已,不用害怕】

【这...这样啊】

【你已经睡了将近一周了】

【这么久?】

【嗯,....说起来】

他把椅子稍微移近床边,窥视着及川的表情

【你明白吗?】

【明白什么?】

【自己所处的状况】

【这里是医院吧,我躺在病床上】

【你知道自己为什么在医院吗?】

及川想了一会儿

【.......不知道】

【是因为从楼梯上掉下来了】

【这样啊】

【你不记得了吗?】

【嗯】

【虽然应该没撞到头,但是,嘛,因为冲击的缘故,医生说可能会有一段时间的记忆混乱,应该不会太严重】

【楼梯?是在我家的楼梯?】

【不,是在学校】

【学校啊,呐,社团活动怎么样了?】

【诶?】

【课程呢?睡了一星期会落下很多吧,不好办呐】

他的表情有些奇怪,让及川有些摸不着头脑

【......及川,现在是几月?】

【诶?那个......】

及川陷入沉思,是几月来着?对了,现在是冬天。十......十......

【现在是十二月】

【这.....这样啊】

【已经从社团引退了】

【啊,啊.....是吗?好像是这么回事】

【想起来了吗?】

【嗯。嗯,是这样的。抱歉,说了些奇怪的话。】

【不,这也是没办法的。奇怪,记忆还处在混乱期吗,那你还记得你大学确定的事吗?】

【诶?那---个......】

【是推荐确定的对吧?】

【啊、对,就是这样的,嗯,是这么回事】

【期末考试也结束了,所以现在基本没什么课,嘛,虽然课还是要上,但也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

【这样啊......】

【所以什么都不用担心,你只要上大学之前好好锻炼身体,不要让感觉迟钝就可以了,也没受什么伤,出院后立刻可以运动起来,虽然不知道有没有人愿意陪你,毕竟大家都要考试】

【那个........你呢?】

他稍微眨了下眼睛,然后若无其事地回答道

【我也要考试,所以不能陪你,去学校请别人让你在社团活动的时候加入进去混着打,或者找附近的社会人队伍练习这样,顺带一提,你之前也做过这样的事,......忘了吗?】

【啊—.......】

说起来似乎是有这么件事啊

【........好像稍微想起了点】

【这样啊,嘛,慢慢会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吧,别勉强自己,你心情本来就还没稳定下来】

【嗯,那个,呐-----】

及川正开口想要问很重要的事时,敲门声响起来了,及川的母亲进来了

【徹!】

【妈妈】

【太好了.......接到电话时我吓了一跳,本来就正好是在要来的半路上,所以立刻急急忙忙地赶过来了,没事吧?身体怎么样?】

【完全没事哟】

【你不是肚子饿了吗?】

他在旁边笑着说。及川捂着肚子,看向母亲。

【好像是有点饿】

【是该饿了呢........】

她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岩泉大致向她说明了情况。

【好像记忆还有点混乱,本来应该知道的事情现在却不记得......。但是告诉他之后,他又好像有点想起来了,所以我想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不过医生还没来】

【这样啊.....。但是只要醒了我就放心了】

她握住及川的手,眼睛湿润地凝视着自己的儿子。及川有些不好意思,只好说着【妈妈,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害羞地移开视线

【没关系哦....真是太好了。这次不好好感谢小一可不行哦】

【诶.......?】

她向身旁的青年投去感谢的目光,他小声地嘟囔道【没什么........】

【因为小一每天都来帮我照顾你,而且你掉下来的时候,接住你的是小一哦,明明自己都有可能受伤,要是没有小一的话,还不知道会变成怎样呢......】

【小......一】

及川小声嘟囔道

【对哦,有小一在真是太好了,真的是,从小时候开始就这样呢,无论什么时候都会帮我好好守护着徹,真是的,你什么时候才能改掉那毛手毛脚的臭毛病啊.........】

【小一.......】

小一,小一,及川的口中不断重复这个名字,不可思议地这个名字在口中回荡着甜蜜的回响。

【小一】

他抬起头,用巧克力色的瞳孔真诚地直视“小一”说出了感谢的话语

【小一,谢谢你。】

“小一”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不,没什么.....】

【真是多亏了小一呢】

【因为你这家伙从以前开始就不可靠啊】

【是吗......但是,呐,小一....】

及川稍微歪了下脑袋疑惑问道

【小一,你到底是哪位呢?】

 

 

评论 ( 5 )
热度 ( 76 )

© 吾辈是鱼啦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