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翻,没水准,图个乐呵

俺で我慢しとけよ【2】【及岩】【无授权翻译】

  俺で我慢しとけよ【2】

  (将就将就和我在一起吧)

作者:くさかべ

 

 

 

Chapter2

 

【哟,听说你失忆了】

放学后,一边喝着盒装果汁一边在教室发呆的及川被轻轻敲了下后脑勺。

【嗯——】

松川也靠过来和及川一样靠在窗边。

【小.....岩说了什么?】

【不,他没说什么特别的,只告诉我你好像只忘记了他,其他似乎没什么问题,叫我和平常一样就行】

【是吗.....】

【你只忘记了岩泉吗?】

松川不客气地直言问道。及川点了点头。

【......我想也是,记忆对不上就只有那个,我也记得阿松】

【花卷也记得吗?】

【记得哟,其他的排球部成员我也全都记得,大致都跟小岩讲了】

【真是离奇的记忆丧失啊】

【听说不久就会想起来】

【这样啊,但是啊,那四个人在一起玩的记忆呢,只有岩泉不在吗?】

【一起玩我记得,但是他在不在我就很模糊了,虽然我感觉似乎是有誰在的样子,但不知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

【这样啊,想不起来也没办法了,岩泉也没很苦恼的样子】

【嗯......】

及川低下头无精打采地望着操场。

【怎么了,你被说什么了】

【诶?】

【被岩泉说什么了?看你一脸沮丧】

【不,完全没有哦】

【你说不记得了的时候,岩泉什么反应?】

【没什么.....】

 

(你不记得了?忘记我了?完全?)

 

那时候,这样吃惊地说完后,岩泉好像在想什么一样陷入沉思,然后他突然笑了出来,然后就想在开玩笑一般看着及川说道

【太过分了吧,小时候明明那样照顾过你的说】

然后过了一会儿,他捂着肚子大笑着说【简直不敢相信】,也不像是在担心说着【骗人的吧】【怎么可能】这样慌张的及川的母亲。更加不知所措的是及川的母亲。

【嘛,忘了的话也没办法】

岩泉丝毫不在乎地说道。

【抱歉,小一.......】

【不用在意,我是你的幼驯染,名字是岩泉一,别叫我小一叫我小岩吧,你以前就是这样叫我的】

【嗯、嗯......】

【话说只把我一个人忘得一干二净,都不知道是该夸你厉害还是说你笨呢,】岩泉轻松地说道。

 

 

 

【嗯......】

松川稍稍歪了下头,【嘛,岩泉都不介意的话就没什么吧】松川口气轻松地说道。

【真的不介意吗?】

【什么?】

【生气也好难过也好,他都不会跟我说吧】

【不一定吧,岩泉这人本来就不拘小节,虽然该争取的时候会争取,但他也是那种经常把“顺其自然吧”“这样就够了”挂在嘴边的人】

【是那样吗?】

【是哦......】

点了点头后,松川露出苦笑

【我从来没有想过,由我来告诉你关于岩泉的一切这一天会到来】

【.................】

及川玩弄着手边的果汁盒

【那是指.......我和他关系很好吧......】

【嗯?是啊.......】

【我开始还以为被耍了】

【被耍了?】

【只有一瞬间哦,因为我不记得了。明明连朋友都不是,却跟我说他是我的幼驯染,是利用我失忆了然后骗我吧】

【你啊,那是......】

【我知道哦,我明白,我问过护士了,小岩真的每天每天都来,然后在病房陪我好几小时,不可能会为了无聊的恶作剧做到这种地步,而且妈妈也认识小岩......所以我相信那是真的,但是一瞬间,我还是怀疑我是不是被耍了,因为我根本不认识他】

【想只依靠自己真正知道的信息的话,就只能得出这样的答案,你是这样的意思吗?】

【对,妈妈不在的话,也没去问护士的话,我本来想问他”你真的是我的朋友吗?”】

【这些,你对岩泉说了吗?】

【..........】

及川把吸管伸进嘴里,细细地咬着

【说了吗?】

【.........他先说了】

【诶?】

【“你一瞬间觉得我在骗你吧”他这样说了】

【..........】

【我被他这样说了........不过当时他笑的十分夸张】

【..........这样啊】

及川喝了一会儿果汁后就把它放在旁边的桌子上,然后直视着松川说道。

【呐,那个孩子,.......为什么如此了解我呢?】

【..........】

【不仅如此......】

及川垂下眼帘

【诶?】

【虽然只有那次被他那样说了,但出院的时候他也来了,连行李都帮我搬了。出院后在家呆了几天,他说担心我的精神状态是否稳定,也一直陪在我身边。但对我来说..........因为是完全不认识的人,所以有点不自在,他倒是毫不介意.........妈妈也把我交给他,说着”小一,拜托你了”就不知道去哪儿了,他就安静地呆在我身边,也不会特地和我说话,但是会时不时提议道”我们吃饭吧”、”我们去散会儿步吧”,虽然看上去是那么若无其事,但是完全言中我的心情,肚子饿了,闷在这里好烦,只要这样一想,他立刻就会提出解决方案。】

及川喘了口气

【说实话,到了让人恶心的程度】

【喂】

【但事实就是如此】

抬起头,及川拼命向松川述说

【我很感谢,我也知道他是在迁就我,我并非对他个人抱有嫌恶,能察觉我的心情我当然也会安心,但是对我来说,他是个完全陌生的人,我完全不了解他】

【..........】

【什么都被这样的人说中.........】

及川略显犹豫地嘟囔道

【........很可怕啊】

松川叹了口气

【稍微想了些什么的话,也害怕是不是完全被他看穿了,好事也好坏事也罢,他到底对我了解到什么地步,在一起的时候也有尴尬的时候,也有不知道说什么好,想一个人呆着的时候,无论什么时候,就会想这到底是为什么,这种心情呢,也被他知道了吗?这个?刚刚想的这个呢?————不自觉就会看他的脸色】

【嘛.......自己的信息和感情完全泄露给陌生人确实可能有些可怕,对你来说,现在的岩泉就像个跟踪狂吗?】

【我没有这样想!】

【我知道。只是,真的有那么不安吧】

【嗯......】

及川继续一脸郁闷

【即便是这样的事........他似乎也知道......】

【怎么回事?】

【怎么说呢.....他知道我一个人也没问题后,就不怎么接近我了】

【然后呢】

【上课放学也是,对我说你一个人也没问题吧】

【所以今天是一个人来的?】

【嗯,只留下了一句,有什么就跟他说】

【...........】

松川深思般缓缓地眨了下眼睛,目光追逐着操场上足球部员的动作。

【呐.......】

及川注视着他的侧颜。

【为什么,我只忘了他呢?】

【.............】

【我们关系很好吧,既然这样就应该反过来啊,不应该是即便忘了其他,只有他一定会记住吗?】

松川没法回答

【.......为什么忘记了呢】

及川垂下眼帘,低声念道

【是不喜欢他吧........】

【...........】

【其实真正心底里对他-------】

【不要想太多了】

松川轻轻地敲了下及川的背

【没什么特别的意义了,只是碰巧,偶然而已。有可能什么都不会忘记,也有可能什么都忘了。当然也有只忘了一个的可能性,有可能是我,也有可能是花卷,或者甚至有可能是你自己】

【..........】

【按岩泉的观点来看,他大概会觉得这就是中签了吧,是抽中了哦】

【抽中了.....?】

【那家伙常常会那样说啊,你买了牛奶面包,然后不知道为什么里面没有奶油,这时候他就会说”抽中了”】

【......他这样说了吗?】

【对啊,你哀叹“明明有一堆牛奶面包,为什么我偏偏挑了个不良品啊”那家伙就会笑着回道“这不是抽中了嘛”】

【............】

【不说没抽中而是说抽中了,那家伙是真的没有在意了】

【............是吗.............】

【而且说不定不久就会想起来的】

松川乐观地为及川打气

【岩泉什么都没说的话,你也不要在意了,即便不了解那家伙,以后再慢慢相处就行了,本来就是朋友,之后也会变得和原来一样的】

【............】

及川茫然地说道

【.............如果没有变成那样呢】

【嗯?】

【你看现在已经十二月了哦,马上就要毕业了,已经没有再重新相处的时间了,而且他也不靠近我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回到从前】

【............】

【如果那样的话就只能那样了吗?因为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吗?】

及川紧紧握紧窗沿

【说什么岩泉不在意就行,难道就是那么回事?他也觉得那样就好?想着反正就要毕业了,如果真的变成那样也是没办法的事。想着和我关系好不好根本不重要。】

松川安慰地看向钻牛角的及川

【及川.....】

【很奇怪吧,明明说可怕的是我,明明因为他跟我拉开距离而感到松了一气,然而如果他接受了这个状态,我又好像无法忍受般。我到底想怎样啊,为什么忘记了呢,是想被他生气地要求像以前一样好好相处吗,但被这样要求的话,明明又会害怕】

【........】

【像个笨蛋一样呢......】

及川一个人踏上了回家的路程,把围巾在脖子上绕了几圈,然后将下巴埋了进去,往身旁看去岩泉也不在,平时的话不是这样的吧,一直都会在我身旁吧,如果是那样的话--------如果像至今为止那样对待我的话,我还会想起岩泉吗?不知道,难道我本来就很想想起他吗.....。

及川在岩泉家门前停下,抬头眺望,视线的终点是岩泉房间的窗户。他在哪里吗?可能还没回来。他说过他要复习考试,现在可能在图书馆学习吧。

因为有考试所以无视我吗?因为无所谓怎样都好所以和我拉开距离吗 ?

及川陷入了被害妄想。

评论 ( 13 )
热度 ( 63 )

© 吾辈是鱼啦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