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翻,没水准,图个乐呵

俺で我慢しとけよ【3】【及岩】【无授权翻译】

俺で我慢しとけよ  作者:くさかべ

 

【这样真的好吗?】

下午打算去图书馆复习,所以岩泉就在食堂吃午饭,这时候松川也端着盘子过来了,他一边给自己盘子里的油炸丸子涂上沙司一边这样问道。

【什么?】

【及川】

【啊啊.....】

岩泉嚼着炸鸡块,轻轻地点了点头。

【那家伙说了什么吗?】

【只稍微聊了聊】

【和平常一样吧】

【嗯,态度是和平时一样....但是那家伙噼里啪啦说了一堆后现在很失落哦。】

【动不动就一副要哭的样子说些没完没了的废话,那家伙根本就是个阴暗鬼】

听岩泉这样咋舌说道,松川不禁笑了

【嘛,放他不管自然就会好了】

【适当地呐】

【现在不是没办法嘛,即便我想找他说话,那家伙立刻就一副害怕样子,因为这件事神经变得敏感纤细了吧,之后慢慢会习惯的】

【没想到你对及川的理解有一天会被他当做威胁啊.....】

说的也是啊,脸颊被沙拉撑得鼓鼓的岩泉这样想道。“小岩呢,关于我的一切都知道哦,只要问他一他就能说出百亿兆万哦,很厉害吧,被爱着就是这样一种让人幸福到浑身发麻的体验哦”想起自满地说出这番话的及川,不禁感到好笑。

【你在笑什么?】

【没什么.....】

【你还好吧?】

松川撕开调味用的海苔袋

【及川现在不记得你了,这个状况....】

【已经发生了的事我们也没办法吧】

【一般说来,人不是那么能轻易割舍的动物啊】

【如果有能让他想起的方法,我也会去做的,但不是没有办法嘛,能记起来不能记起来,这跟谁的意志无关,既然这样我也只好顺其自然了】

【如果这被及川听到了,又要嚷嚷“小岩好冷淡”哦】

【可能吧】

如果几天前的及川在这里的话,他确实会这样说。

“小岩为什么!?你把我看得这么轻吗?我们的回忆也无关紧要了吗?让我想起来啊!让我想起来哟!”

【哈哈...好像确实会这么烦人...】

岩泉也是十分珍视及川的,他对及川忘记了至今为止两人之间的回忆这件事也感到很遗憾,但是,不管怎样,这些回忆自己是记得的,而且及川也平安无事,这样的话就已经足够了。

【我,不是正好看见及川要从楼梯上落下来嘛....】

【啊啊,当时你接住了他,而且哪里都把他护得好好】

【那个瞬间.....】

岩泉眯缝着眼睛,眼里浮现出及川踏空的样子,那个时刻,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恐惧。及川可能会死。我的徹可能会就这样死掉。

【只要这个家伙能活下来,我什么都不要。当时我就是这样想的。】

松川的筷子停住了。

【怎样都好不要死掉,不要受伤】

【......】

【及川现在能正常上学,也能打排球】

岩泉露出淡淡的微笑

【这样的话.....】

岩泉小声低语道

【忘记我这样的事,又算得了什么呢】

【岩泉.....】

【这种程度的事,总会有办法的,再从头开始就好了,也不是什么辛苦的事,如果及川觉得不再需要我的话也没关系,我的话,怎么样都无所谓。】

【......】

【只要那家伙好好活着的话....】

之后岩泉就没再说了,只是一个劲儿就着炸鸡块吃白米饭。

【......我懂你的意思】

松川叹了口气。

【但是......真的不说也可以吗?】

【什么?】

【你和及川的事】

【啊?】

【及川......】

岩泉从未对松川和花卷详细讲过他和及川的事,没讲过他们两是这样的关系。但是或许是感觉到了吧。及川和岩泉不是普通朋友,也不是世间所说的一般幼驯染。

【说了也不能改变什么吧】

岩泉耸耸肩

【我和及川以前的关系,不是用嘴讲得清的】

【话虽如此.....】

【我们的关系是用了十八年建立起来的,如果不知道那十八年的话,就算是讲了也无法改变什么的】

【这样啊.....】

【而且,刚刚讲过了吧,就算及川觉得不再需要我,那也没关系】

【我不明白】

【那家伙原来老是黏着我吧】

岩泉停下来喝了口味增汤。

【如果能解除那种关系,和除我之外的人也能好好交往的话,也没什么不好。】

【不一定吧】

【本来也不是逼着他那样做的,而是及川自然做出来的,你和花卷都说过吧,及川对我有异常的执念。】

【那只是开玩笑罢了】

【那你们一点都没这样想过吗?】

【嗯——嗯......】

松川陷入沉思。

【不如说.....连你们都这样说了....】

【如果能离开我的也不完全是坏事】

炸鸡块已经没了,岩泉只好扒了一口白饭。

【某种意义上这是好机会不是吗?】

【但是你不是要和及川考同一所大学吗?】

【都不知道能不能考上呢】

【如果考上了呢?】

【考上了我就去,本来专业就不同,所以校区也不同】

【但你们约定好一起住的吧】

岩泉睁大眼睛

【你怎么知道的?】

【及川向我炫耀来着】

【那个笨蛋】

【一边说着对任何人都要保密哦,然后又跑去跟金田一和矢巾说了】

【那岂不是整个排球部都知道了!】

【你打算怎么办?】

【那个....】

岩泉在午饭的最后喝了口绿茶,然后以一副毫不困恼的轻松口吻说道

【到那个时候再说】

【到那个时候?】

【如果我考上了,到了必须决定住处而他还没想起来的话,那时候再重新考虑。】

松川叹着气说道【只有那样了】

【虽然不说就行了,但是及川父母也知道啊,阿姨肯定希望我和及川一起住吧,但是及川.......】

【嗯--.......】

【嘛,没什么好担心的】

岩泉笑着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好让松川安心。

【有可能马上就想起来呢】

【说的是呢】

【在这里光想也无济于事】

【啊阿】

【为了他想起来的时候不被他说“为什么小岩落榜啊”我还是先努力考上大学吧。】

【对】

【谢谢你为我担心】

岩泉端起盘子起身

【帮我也跟花卷说哦】

 

———————————————————————————————————————

如果及川需要百亿兆万的话,岩泉哪怕只有一,他也会为及川拿出百亿兆万吧,即便他不记得两个人相伴而来的岁月,但及川无论变成怎样,都还是他最舍不得受伤的那个及川吧。

配合YUI的please stay with me食用风味更加。

比如上面的感慨(。)

 

评论 ( 8 )
热度 ( 65 )

© 吾辈是鱼啦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