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翻,没水准,图个乐呵

俺で我慢しとけよ【5】【及岩】【无授权翻译】

俺で我慢しとけよ【5】

作者:くさかべ

 

 

Chapter5

 

岩泉找到了租金和位置都很合适的住处。不过那地方与其说是岩泉找的,不如说是他母亲决定的,这件事通过自家的妈妈,轻而易举地传入了及川耳朵。那种事怎样都好,我根本一点兴趣也没有,也一点都不想听,及川如此想道。但作为隔壁邻居就是这么麻烦,即便不作特地说明,多余的对话也会从窗口流入。

【喂,一,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在听啦,都说了随便怎样都行,反正我又不会在家做饭】

【你这孩子.....。小徹说他已经买了哟】

【那种事我才不管,而且那家伙才不会用煮饭器,只会崭新地摆在那里而已。】

【不要把你和小徹混为一谈】

【那是因为我比妈妈更了解那家伙】

【那是什么?炫耀?】

【才不是,只是陈述事实而已。】

【那么了解的话一起住不就好了】

【那不也是没办法嘛,即便我了解他,但对于那家伙来说,我基本就是个陌生人】

【真是不放心啊,你一个人....】

【我说,即便是和徹住一起也一样吧,只是我单方面地照顾那家伙】

【你在说什么漂亮话,像你这样不靠谱的孩子,是因为有徹在才稍微能独当一面吧】

【阿姨也是那样说徹的哦】

【那只客套话,客套而已】

【烦死了!】

【啊——小徹,可能想不起一呢,到底是哪里出问题呢.....】

一般都是这样的反应吧,及川站在窗边眺望着隔壁这样想道。如果被遗忘了就想让对方回忆起来。但岩泉一句这样的话也没说,看上去一点都不在意。就好像在说,对于忘记我的家伙我根本不需要。仅凭这一个事实就将我舍弃了吧。

【哼】

及川发出不屑的声音,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足够了,我也一点都不想记起你。虽然不知道以前我们有多好,但即便想起来了,也只会亲眼见证舍弃曾经那样亲密的我的岩泉而已。自己也只会受伤,已经无所谓了,岩泉这种人。

转过身回到房间,打包的行李基本已经整理好,房间也收拾的很干净。因为只带了些必要的东西,所以并没有多少行李。岩泉也过来帮过几次忙,但这点东西即便也不用他帮忙自己也能搞定。

岩泉看着壁橱问了几次【及川,这个要带走吗】,及川每一次都回应了,这时,他注意到岩泉的视线看向了角落里的相册,正当他以为岩泉要说什么时,岩泉却沉默了。

那个相册,及川一次也没打开过。当然这是从医院醒来以后,以前会打开看吧。可能以前曾和岩泉两个人一起翻开过它吧。对——那个相册里恐怕全是和岩泉的回忆。有一种这样的预感,也有一种这样的确信。所以没看,不想看。和岩泉的过去这样的东西根本........

好奇怪,明明已经判断了岩泉这种人根本怎样都无所谓,但却又在想他。一直都是这样。去了东京后就不会再见了吧,专业不同,就跟大学不同是一样的。因为上课的地点不同,以后基本就没什么交集了。可能只有在排球上会碰面,但是部员也很多,会怎样呢。

【路上小心点哦】

【嗯】

出发是和岩泉同一天,同一辆列车。因为让妈妈去取票了,结果就变成了这样。及川虽然很郁闷,但如果说出了想换乘新干线这样的话,又感觉自己输了。岩泉看起来反而并不在意,所以他说服自己也没必要非怎样。

【好好跟着小一,不要迷路哦】

【就算不跟着他,我一个人也没问题】

【妈妈不放心啊.....果然你还是和小一一起住比较好啊....】

【事到如今还在说这件事吗.....】

【我出门了】充满干劲地打完招呼从玄关出来时。对面的门也打开了。

【如果有什么事发生了,就去依靠徹哦】

【都说了就算找那家伙也什么都解决不了的】

【要好好守护好小徹哦】

【到底谁是你儿子啊!】

【注意身体哟】

【我知道了,放心吧】

我走了,这样说着用脚尖敲了敲地面的岩泉注意到了及川,于是伸出手轻松地了个招呼。

【哟】

【你好】

【你什么态度啊】

【什么什么态度】

【眼神让人讨厌】

【哈?!】

【脸也是】

【真抱歉,我生来就是这样,换不了】

一边这样说着一边迈出脚步,说不定真是那样,及川这样想道。生来就是。自己出生以来就是被岩泉讨厌的存在吗?以前话更加.....

【啧】

【喂,你刚刚咋舌了吧】

【吵死了】

【这也是没办法吧】

【什么?】

【是妈妈擅自给我取的票】

【.....】

似乎岩泉理解为及川因为和自己坐同一班新干线而生气了。不是这样,不,就是这样吧.....

【是怎样都随便了】

【是吗】

拿着运动背包坐上巴士,只有一个位置空着。

【坐吧】

【不用了,你自己坐就好】

【不用了,你更柔弱】

【绝对不坐!!!】

凝视着扭过脸赌气的及川,岩泉露出了细微的笑容,然后把手搭在及川肩上说道【好了,快坐吧】明明没用多少力,及川的脚下却突然失力,咚地坐在了椅子上。

【.......】

及川把包放到脚边,然后岩泉就立刻把自己的包放在及川的膝上。

【喂!】

【没什么吧,我都让你坐了,你就帮我拿下呗】

【一副施恩于人的样子】

【讨厌吗】

【肯定讨厌啊】

【看吧,柔弱小鬼】

及川怒火中烧,抬起头瞪着岩泉骂道

【吵死了!大猩猩!】

岩泉瞪大了眼睛一副吃惊的样子,然后不知为什么,他突然把头扭到旁边,就像有什么值得好笑一般,笑到肩膀抖动。

【怎么了】

【没什么啦】

【.....】

他这种样子至今为止我也见过吗?及川愣愣想到。—————一定有什么,只是我不知道而已。

【看,到站了,要下车了哦】

【.....】

【快点,没时间了,话说你为什么不早点出门啊】

【你也一样吧】

【烦死了】

虽然急匆匆赶到新干线的站台,但两个人要坐的车厢还在很后面,所以必须要拼命跑到那里去。

【干嘛不先上去!】

【在里面移动很麻烦吧!】

【如果要跑的话,还是坐上去更好吧!】

【如果只要跑就赶得上的话,还是在外面跑比较轻松!!】

【你是笨蛋吗?!】

【那你自己上去啊】

【烦死了!走咯!】

岩泉噗的一声笑出来

【不服输的家伙】

【我要先上去】

【不我先上,让开】

【啊啊,烦死了!!】

在两人同时踏进车内时,发车的信号声响起。【看,不是赶上了嘛】岩泉一脸得意,及川低低地回了句【烦人!】

【位置在哪】

【自己去找】

【那你让开】

【不要】

【白痴!】

【你说什么!?】

【你的座位号呢】

【那个....】

【给我看看】

【嗯】

【啊,走过了,在最后面。窗边】

【我在窗边?】

【对】

把行李放到架子上坐在座位上后就开始发车了,感慨什么的什么也没有。

【你看,都因为小岩搞得乱七八糟,都没能好好告别】

【有什么不好,平心静气地分别你这家伙又会哭鼻子】

【才不会哭!你是不是傻!?】

【马上就抽抽搭搭一副要哭的样子哦】

【才不会!】

【嘛,你要那样做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

【才不会!】

【好好好,你不会你不会】

【让人火大】

【我要睡了,别跟我讲话】

【谁要跟你讲话】

【哦,是吗】

岩泉微微倒在座位上,抱着胳膊闭上眼睛,似乎真的准备睡觉。及川撑着脑袋,呆呆地看着窗外变换的景色,五分钟还没到,及川就开口搭话道【呐】

【干嘛】

【....】

【没事就别叫我】

【哼】

随你便,反正也没话和我说吧。及川擅自生起气来。

【.....及川】

【干嘛】

【肚子不饿吗】

看了一下手表,已经过了下午一点。

【你在家没吃吗?】

【你吃了?】

【没吃】

【吃点什么吧】

那听起来不像邀请,倒更像是一个人的自言自语。及川也不是很饿,所以也不知道是吃好还是不吃好,不久车内贩卖的小推车来了,岩泉喊住他然后掏出钱包

【请给我便当】

贩卖员展示了几种便当,岩泉盯着比较看了一会【我要那个】他指了指最右边的那个。如果我要吃的话也会选那个啊,及川这样想道的瞬间,【我要两个】岩泉这样说道。

【诶】

【诶?】

他惊讶地回过头

【其他的更好?】

【......】

【快把钱掏出来,我可不请你】

看来似乎在岩泉心中,及川吃什么才是决定事项。

【.....那,我用这个付】

两个人吃同样的便当时,及川心想,果然这个孩子很了解我。和岩泉第一次---对于现在的及川来说是第一次----见面开始后的一段时间内的隐隐让人恶心的感觉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是一种,为什么他这么了解我,这样奇妙的焦躁感。

【好渴】

【是有点】

【为什么茶没和便当一起买啊】

【想要的话,刚才就说啊】

【一点都不细心】

【比不上你】

【我可是很细腻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刚才就应该说我要茶了吧】

【我只是在测试小岩会不会说而已,果然不行呢】

【哼】

【你也就只有嘴厉害,以前就这样....】

【.....】

吃完便当收拾好后,无事可做的及川心想:绝对不要再和岩泉讲话了!刚刚不小心和他讲话了,这一定是岩泉使了什么奇怪的魔法。对!一开始就是这样!他不可思议地猜中自己的心情也一定是他暗地里使了什么坏招,肯定就是这样,故意摆出这样一幅笨拙的样子.....

及川决定睡觉,正因为醒着才会这样,睡着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于是及川和岩泉一样倒在座位上,闭上了眼睛。

【我要睡觉了,不要跟我讲话】

【嘛,别露出一幅蠢样子哦】

【闭嘴!】

及川叹了口气。本来还担心自己满心燥郁,难以入睡,结果却是倒头就睡着了。睁开眼时下一站就是东京了,身体的半边特别温暖。

【嗯.....?】

稍微动了动身体及川吓了一跳,及川靠在岩泉身上,被他支撑着。但这不是单方的,岩泉也靠在及川身上,两个人就这样睡着了。

【......】

擅自给我做了什么好事啊,生气的及川想一把推开岩泉。但是,只是这样想着却没有付诸任何行动,及川再度闭上眼睛,平静地呼吸着。明明心里知道必须要起来,必须要赶快叫醒岩泉,但却什么也没做。

【嗯....?】

岩泉漏出些微喑哑的声音,看来他也醒了。他发出轻微的动静,似乎正在确认时间。

【及川】

岩泉没有一把推开及川,而是轻轻地摇醒他,虽然动作生硬,手上的力度却十分温柔。

【快醒醒,马上就到了】

【嗯....】

及川利落地撤开身子,为什么当时我没有起来呢,因为无法理解的自己的行为,所以及川并未开口说话。

【东京站人好多啊,是哪条线来着】

从新干线下来,寻找目标电车时,因为人实在太多,所以只好小心翼翼行走避免撞到别人。虽不是第一次来东京,但现在精神有些不安定,所以及川有些烦躁。

【喂,及川】

【干嘛啊】

【别晃来晃去的】

【我没有!】

【你有】

岩泉抓住及川的手腕

【喂!别随便碰我!】

【到站台之前稍微给我忍忍】

【不要!】

【闭嘴】

【小岩笨蛋!】

【烦死人了】

坐上电车后,岩泉开始看路线图,【你还有几站下】说着诸如此类的话,因此及川终于有些安心,对啊,并不是一直都要和岩泉在一起的。及川要先下车,所以有些安心,但又很失落,然后又对自己感到失落的自己很不爽。我为什么要失落,和这样的家伙说再见我简直开心都来不及呢!

【如果想让我送你去公寓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哦】

不知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岩泉这样说了一句。

【别来!】

及川直接了当地回答,岩泉淡淡地笑了。

【别笑】

【哪有?】

【你在笑】

【我没笑】

【哼.....】

及川将视线从岩泉身上移开

【讨厌的家伙】

电车停在了及川要下的站,岩泉轻轻地摸了一下及川的脑袋,盯着及川巧克力色的瞳仁,笑着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再见了】

【.....嗯】

及川一个人下了车

【.....】

躲避着匆忙的人流,及川站到没人的角落。目送着岩泉的电车驶向远方,直至消失不见。

 

------------------------------------------------------------------------------

 

这一节的小岩实在是充满的宠溺啊啊啊啊啊,看着闹脾气的及川时的那种淡淡的笑,为了不让及川因为分别哭鼻子而故意跑着赶车,还有选便当时特意选及川喜欢吃的呜呜呜呜太棒了,连被及川骂猩猩那里也笑的那么开心,心疼QAQ!!!小岩嘴虽然坏(只对及川)但真的好温柔!!!!小岩这种爽朗系男孩子真是超级棒!笑起来的苏力简直100%+!!妈妈们也超可爱!

难得甜的一章....

 

 

 

评论 ( 18 )
热度 ( 63 )

© 吾辈是鱼啦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