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翻,没水准,图个乐呵

俺で我慢しとけよ【6】【及岩】【无授权翻译】

俺で我慢しとけよ【6】

 

      作者:くさかべ

 

 

Chapter 6

排球部要举行集会,万一在那里碰见岩泉.....第一天及川这样内心忐忑地走向体育馆。

不想碰见岩泉,但是却无法停止思考关于他的事。

部员有相当的人数,有像及川这样推荐进来的,也有少部分通过一般考试进来的。但是其中并没有看到岩泉的身影,及川感到十分不可思议甚至难以平静,因为岩泉是打算进排球部的,这一点他比谁都清楚。但是,几天后这个谜团就解开了。

【因为校区不一样吧】

新的朋友这样亲切地告诉他。岩泉那个专业的人,无法出席这边的练习,因为各种不便,所以其他校区的人另组了一支队伍,岩泉可能在那里。

【联赛时也作为别的队伍出席吗?】

【嗯,这种情况也很多哦。以某学校某校区这样命名的队伍,大部分都会有另一支队伍出席哦】

【这样啊....】

【我们队,因为这边都是各地选拔来的,所以成绩的话还是我们队在上位,但并不意味对方就很弱,如果是出众的选手,遵循本人意愿,转队到这里也是有可能的。嘛,但是就像刚刚说的会有各种不便】

【是吗.....】

【怎么了,有朋友在那边吗?】

及川虽然心里觉得并不是什么朋友,但还是在不知不觉中【啊啊】地回应了

【这样啊。如果能在同一个队伍就好了呐】

【.....嗯】

及川对于岩泉实力如何完全不知道,但是听说是高中时代的王牌,既然如此应该会有相当的实力吧,及川不禁凝视着自己的手,这双手,曾经也为岩泉托过球吧。

---------实力的深浅,完全不知道。

【为什么.......? 】

【诶?】

【不,什么都没有】

每一天都毫无阻碍地顺利度过,慢慢习惯了大学这个广阔的场所,听课方法也渐渐得心应手,当然也交到了一堆朋友。一开始无法同时兼顾练习和学业,但是渐渐学会了精神体力的分配方法。第一次的独立生活进行地也还算顺利。和以前一样,过来搭讪邀请的女孩子也不少。及川每天都过得十分充实,既没有不满也没有不安。

但是,过了一个月,及川做了一个梦。梦中的及川,在自己的公寓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吃着买来的便当。无论哪个频道都是无聊的综艺节目,开着电视的有意义吗?及川这样想道。这时,玄关的门铃响了。已经是晚上九点了,是谁啊?会来拜访的朋友也没有,因为没有把住处告诉任何人。应该是什么推销吧。算了放着不管吧。及川立刻这样决定。面向外面走廊的厨房漏出了光亮,所以知道有人在家吧,但是谁管他,无视他不久就会回去吧。

这时,就在及川这样想着的瞬间,突然响起了开门的声音。及川吓了一跳。自己明明上锁了啊?为什么可以打开?

怎么办、可能是坏人、这样随便进来了,如果拿着刀的话------这样想着脚步后退时

【哟】

打开门探出头来的是岩泉,及川瞬间感觉全身脱力。

【怎么了,一副蠢样】

岩泉因为及川的表情发笑,及川瞬间火从中来。因为你这家伙突然跑进别人家啊-------话说,为什么你知道我家在哪里啊!不要擅闯民宅啊!

及川站起身,正想要抱怨一番。但是这时他却深吸一口气跑到岩泉身边,抱紧岩泉喊道

【小岩!】

【喂、怎么了。很危险啊】

【小岩,你来了啊】

【哈?】

【我,因为小岩不在所以很寂寞,为什么我们不在一个部呢。那种事我不知道啊,我根本没听说过!!】

【我知道我知道】

我,到底在说什么啊。无视茫然若失的及川的心情,‘外面’的及川和岩泉相互凝视。

【不要哇哇吵个不停了,会给邻居添麻烦的】

【小岩比起我更担心隔壁邻居吗?比起我的寂寞,更在意给周围人添麻烦吗?】

【不是那样的】

【那是怎样】

【好不容易能和你说会儿话,如果被其他家伙的一声怒吼轰来,多扫兴啊】

【.......】

及川粲然一笑。

【说的也是,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原谅你了】

【受不了你】

及川拉起岩泉的手,两个人靠在一起坐在地板上。

【抱我】

【哈?】

【算了,我来】

【喂————】

及川仿佛要阻止岩泉的抱怨一样紧紧抱住岩泉,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做出这样的举动?虽然他自身很慌张,但嘴巴却像不受控制一般道出话语。

【哈啊.....小岩的味道....】

【喂,不要把人说得像食物一样】

【为什么至今为止都不来看我呢?我很寂寞啊】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很寂寞我已经知道了】

【什么嘛、那个说法】

【啊?】

【就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很寂寞一样....。小岩也一样的吧】

【硬要说的话,我一般】

【别逞强了】

【真的】

【那就算了,反正我也一点都不寂寞,小岩什么的我才不管】

嘟起嘴的及川紧紧搂紧岩泉,把脸蛋蹭向岩泉,岩泉无法动弹。

【.....真是的。麻烦的家伙呐】

【把我变得这么麻烦的是谁啊!】

【天生的吧】

【才不是!】

【那是谁的错?】

【你说是谁】

两个人相互对视。同时说出【一、二】

【你】

【我】

声音互相重叠,他们大笑了起来。之后又互相紧紧抱住对方。【小岩.....】及川细语道。‘里面’的及川不禁起了汗毛倒立。这是什么?这个如此甜腻的声音,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后悲伤的低语响起。

【为什么这一个月多都把我撂在这里啊....】

【我是觉得你一个人也没问题所以考验一下】

【考验我?】

【既是对我也是对你,这是对两个人的考验】

【你真的觉得可以做到吗?那种事】

【谁知道呢.....】

岩泉好听的低音带着些微沙哑,及川不禁全身发麻,这样的感觉到底是来自于‘里面’的及川还是‘外面’的及川也不知道了。

【或许,可能是在确信无法做到的事吧.....】

【小岩.....】

两个人手心重叠,然后十指交缠。他们之间互抵额头,互相吐出轻柔温热的呼吸。

【小岩.....呐....】

【我知道】

【真的?】

【啊啊】

【那...你打算把我怎么办...】

岩泉用锐利而又干净的瞳仁凝视着及川,他用和眼神并不相符温柔的口吻甜蜜地邀请道

【一起住吧.....】

【.......】

【就在这里.....】

【.....真的?】

【啊啊】

【真的真的真的?】

【真的】

【但是,小岩,但是.....】

【什么?】

【但是.....小岩对我说过你一个人也可以吧这样的话....】

及川深深地低下头

【说、说我们以后不要这样了....】

【........】

【我.....被那样说了之后,很寂寞....】

【.....】

【以,以为是被讨厌了】

岩泉什么都没说,抬起手,用手指抵住及川的额头让他抬起脸。踌躇的眼神略微动摇后,及川坚定地抬起眼,然后岩泉露出一个温暖的微笑。

【以后不会说了】

【......】

【那种话....】

【真...真的?】

【我有骗过你吗?】

及川拼命摇头。

【是吧?】

【嗯.....】

及川对这件事十分确定般点了点头

【小岩,不会骗我....】

【啊啊,所以放心吧】

【嗯....】

及川把脸靠在岩泉的肩上,温暖的体温一点一点传来。是熟悉的气味。

【小岩.....】

【嗯?】

【....太好了】

【啊啊】

【真的太好了....】

及川不停吐露着幸福的话语,闭上眼睛蹭了蹭岩泉的脸蛋。

【不要离开我....永远...】

在这时梦醒了。看到白色天花板的瞬间,及川痛苦低声道。什么啊、到底是什么啊、刚才的梦。

并不是噩梦的感觉,没有很流很多冷汗,也并没有因为不快而突然惊醒,只是,很可怕。为什么会做那样的梦。什么啊,自己那种甜腻撒娇的样子,简直让人恶心。那样的也能叫朋友?脑子没坏吧。

及川已经下定决心不再接近岩泉,而且至今为止自己也没主动联络过他,虽然他那边也一次动向也没有,但是及川已经决定了无论他说什么都采取坚决冷漠的态度,无论什么邀请也要拒绝。

但是和及川这样的决心无关,岩泉也没有主动联络他。不要说电话连邮件都没来一封。上学地点不同,参加的排球部也不同,住处也离得很远,这也是理所应当的。但是两人是朋友,而且又是幼驯染,加之及川的状况也很以前不一样了,稍微表现出一点关心的样子不是正常的吗?及川满心郁闷。

不------并非如此,正因为和以前不一样了,岩泉才对自己不管不问吧,就是这样。

虽说和以前不一样,但不是说及川身体状况不行了,而是十分健康。对于把他忘得一干二净的及川,岩泉根本没必要为他担心。这已经是明确的事实了。理由和道理都不是十分明了嘛------

及川压抑着内心的焦躁,明明不想思考,也不想联络对方,明明觉得做那样的梦的自己很恶心。但每天脑子都被岩泉占据,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说起来,因为有事去了一趟那边的校区】

某天,同学中的一人像突然想起一样说道。他虽然和及川不是一所高中,但是是从宫城县考过来的,所以十分了解及川的事。

【看见岩泉了】

及川突然绷紧身体,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在听到岩泉名字的一瞬间,心脏就发出几乎到心痛般的高鸣鼓动。

【诶~】

表面上佯装平静地微笑。搜寻着这时候该说的话,却什么也想不出。这是为什么啊。那个。

【岩泉,还好吗?】

【什么啊,叫岩泉】

他突然笑了

【怎么了,岩泉就叫岩泉吧】

【你不是一直叫小岩嘛】

【诶?】

为什么其他学校的他知道啊,及川突然有些心里没底

【......我们原来不是朋友吧】

【虽然不是,但是比赛的时候,在会场碰到的时候,你都是叫‘小岩’】

【嘛,那是......。同伴就算了,对其他人来说,小岩这个爱称还不至于引起话题吧】

【是这样吗?】

他似乎有些难以想象。

【你不是从来不在意这些的嘛】

【诶....】

【特别是关于岩泉】

【.....】

【你虽然可能不记得了,但是原来我可是和你说过话哦】

【什、什么时候?】

【高一还是高二的高中联赛预选时,偶然在厕所碰到岩泉,岩泉和我也不是朋友,但是洗手时不小心把水溅到他身上了,我道歉时,门突然就开了,然后你就进来了。】

【是,是这样吗?】

不记得了,这是为什么啊,对岩泉本身没有记忆所以并不奇怪—————但连他都忘了?因为是关于岩泉的事所以忘记了吧。

【你一看见岩泉,就说‘小岩为什么一个人来啊?!’】

友人似乎回忆起什么一样笑了

【似乎在说要上厕所的话也叫上我啊,岩泉一脸嫌弃地说‘难道我连上厕所的自由都没有了吗’似乎习惯了】

【习,习惯了...】

【于是你注意到了我.....】

及川咽了口口水。

【......我,说什么了?】

【倒不是说什么了,而是突然瞪了过来】

友人噗地笑了

【诶?为什么?】

【谁知道.....然后就放话道‘找我们家小岩有什么事吗?’----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

【‘事先说明,要想和小岩成为朋友的话,得先经过我的许可!不可以偷偷摸摸地!’】

学着及川的口气,友人又笑了。

【我当时心想,我根本没想偷偷摸摸交朋友啊,大概是你太激动了,岩泉满脸不耐烦说着‘够了’就把你拖了出去,临走前还向我道歉了,关上的门口还可以听见你传来的‘小岩刚刚那家伙是谁’生气的声音。】

【.....】

【从那以后就经常和岩泉说话了,比赛碰面时也会打招呼】

【是,是吗....】

【因为有这样的记忆......所以你称呼岩泉为‘岩泉’感觉有点奇怪】

【......】

及川陷入沉默。

【而且,为什么要问我他还好吗?】

这样说着友人歪着头表示疑惑。

【你应该知道的吧?】

【......因为小岩什么也没跟我说,连邮件都没发一封很冷淡啊】

及川尽力掩饰,但友人越来越吃惊。

【你发过去不就好了】

【......】

【话说,岩泉不会主动联络过来的吧,他不就是那样的人嘛】

【.....是吗】

【是哦。那家伙不是没有手机也能活的下去的人种嘛】

是这样的吗?可能是这样吧。但是.....

在比赛会场只是偶尔打招呼程度的朋友都比及川更了解岩泉。他和岩泉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恐怕不超过一个小时吧,这个事实让及川生气到让自己都惊讶。

【然后,虽然在那边校区碰见他时.....说碰见好像也不太合适,没说上话,好像他没注意我,我也赶时间所以没上前搭话,但是看上去挺开心的哦,好像是刚下完课正准备去练习,和队友一起闹的挺开心的,似乎很顺利哦】

【......】

【如果是那家伙的话,可能来这边呢....】

【.......】

【及川,你不想和他一起打排球吗?】

及川紧咬牙根,如果不拼命忍住的话,恐怕那句【闭嘴】就要吼出来了,为什么这么生气呢,自己也不知道,突然变得这么激动暴怒,自己的思考回路也很可怕。

是因为岩泉吧,难道不是无所谓的人了吗?已经和及川没有任何关系了,即便是幼驯染,及川已经不记得了,已经是无关人士了。

无所谓了。随便怎样....

【及川?】

及川微笑,用余光瞥了一眼友人,然后嘴角上扬,他低语道。

【并没有】

 

 

 

 

虽然脑子糊涂但身体依然记得很清楚的小气麻烦川。虽然我知道有人要怀疑是岩及了,但是是及岩,是小岩太帅气了!

终于快要到我最喜欢的第七章了!

 

 

评论 ( 20 )
热度 ( 68 )

© 吾辈是鱼啦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