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翻,没水准,图个乐呵

俺で我慢しとけよ【7】(上)【及岩】【无授权翻译】

     俺で我慢しとけよ【7】

作者:くさかべ 

 

 

 

Chapter7(上)

自入学之后一次也没见过岩泉,两个人也没联络。之前的那个同学从那次谈话以后,也再也没提起岩泉。及川渐渐平静下来,不再想起岩泉。与新的队友和朋友逐渐熟悉起来,关系也变得亲近了。排球也顺利地进行着,没有任何问题。过了不久,及川就过上了充实丰富的日子。

但是,某天,在午夜突然惊醒。本担心是不知在哪里染上了寒气,所以是不是有些发热。但是量了体温却十分正常。及川开始难以入睡,被一种奇妙的不安所侵袭,一直提心吊胆忐忑不安,但是到底在担心着什么,自己也不知道。但是,这样真的没事吗、真的可以这样吗、一直被这样恐惧茫然的心情支配着。害怕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是第六感吗?好几天里及川都害怕着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但是,什么都没发生。这段时间及川渐渐忘记了自己变得神经兮兮做恶梦的事。就在他正要安心之时,又突然像之前一样觉醒了。完全不理解为什么会这样。

虽然心想可能是和心理方面有关。但是一点头绪都没有。无论是学业还是排球都很顺利,即使是有些牵挂的东西,也远远算不上什么烦恼,不至于到这个地步。只不过是觉得去图书馆借报告资料有些麻烦,必须按前辈的意见好好修正,这种程度的事而已。也不至于担心到这种地步。但是,一旦觉得自己安心,夜里就必然会惊醒,这到底是为什么......

日常生活中也没什么烦恼的事,不如说自己这种精神状态才让人郁闷。到底是什么原因。难道不是什么原因,其实是自己对现在的生活并不满足吗--------怎么可能。

【及川,你没事吧?】

距大学校际比赛还有两周。每天都有密集的练习。练习结束之后换衣服时,被前辈这样担心问道。

【脸色很不好哦】

【没事】

【这之后,大家要一起去吃饭,去吗?】

【去】

其实头一直都很痛,但并不是因为莫名其妙的烦恼。而是因为报告提交时间是今天,所以有些睡眠不足。昨晚几乎是通宵,大概只在天亮前睡了两小时,但似乎并不能补偿这几天来的睡眠时间不足。没办法。今天早点回家睡觉吧。

【那快点来啊,在下面集合,别慢慢吞吞的哦,我们可不等你】

【是】

和队友聊了会天,稍微分散了些注意力,头痛也减轻了些。进入大学附近的居酒屋,在包厢里放松了一会儿。之后料理不停地被端上来,喝的东西也并排摆满了桌子。及川虽然只是低头吃面前的沙拉,但却渐渐犯恶心。油炸食物和肉的味道让人反胃。而且脸变得越来越红,脑袋也昏昏沉沉的,本该稍微减缓的头痛也愈加严重。这是怎么了。发烧了吧,及川这样想道。但是并不想吐。必须吃完,出于这种强迫观念继续吃着,必须补充运动所必需的体力,如果在社团活动最关键的时候倒下就麻烦了。要全部吃完--------

【及川......你怎么了】

旁边的朋友一脸担心地看着及川的脸

【没事吧?】

【......没事】

【你脸好红啊】

【没事】

【谁给这家伙喝酒了吗?】

谁也没说话。

【不小心喝错了吧】

前面的男人回答道

【不,因为这边都是一年级,所以全员点的都是乌龙茶】

【那可能是酒的气味吧】

【气味?】

【及川,之前也是光闻着味脸就红了,大概是还没习惯吧】

【但是看他的眼神好像已经醉了啊】

【啊——那个】

像突然想到什么一样,说这话的是前段时间提起岩泉的朋友。

【是因为做报告吧?】

【报告?】

【今天是截止日,我也因为这个累得够呛】

【累得够呛你这家伙倒反而满面春风啊】

【因为我只做了报告,及川平时不是就很积极吗,他会看各种比赛DVD然后自己研究,昨晚是不是两个都做了啊】

【笨蛋吗....】

【为什么没有谁阻止他啊,话说你给我阻止他啊】

【我的错?!自我管理这点小事应该可以做到吧,毕竟到这个岁数了....】

【哇、好冷淡】

【好冷淡呢---】

大家都说着【好冷淡】【好冷淡呢】起哄起来。

【不不不,对不起?!但是啰哩叭嗦地不是反而让人讨厌嘛?!不会让他觉得我在小瞧他吗?!不会被他说:你这家伙是我妈妈吗?!】

大家都笑了起来。

【嘛有可能呢】

【当然我知道的话肯定会阻止他,但是应该说是刚刚想到的,或者说是我看见他不对劲了我才想到的.....及川平时看起来不是很正常嘛,即便是很累也不会表现出来。】

及川对于刚刚的对话全都听到了,但是,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不想说话,脑袋又沉又重。胸口堵得慌。但是也不想吐。睁开眼睛,视界都变得模模糊糊的。

【怎么了?】

上级生过来打招呼,一年级的说明了情况。

【这样的话让他回家不就好了吗,谁送下他,有谁知道及川家在哪吗?】

【......】

一年级们面面相觑。

【不知道啊。你们关系不好吗?】

【不是这样的!】

【是及川说什么秘密主义!】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这样的话问及川本人就好了吧,睡着了吗?】

【......】

【脸好红啊,你们让他喝酒了?】

【没有,大概是只闻到了气味就这样了】

【唉,不行啊,这家伙。虽然会好好看着扣球手,但完全不懂自己的情况啊。那,朋友呢?共同的朋友也行,谁知道有谁可以来接这家伙?】

【嗯........】

全员陷入思考,这是【啊!】的一声响起。

【叫岩泉来吧】

【谁?叫岩泉是谁?】

【另一校区排球部的,和及川是高中同学,两个人十分要好。】

【还有这样的家伙啊,能在这边的排球部就好了,关系要好的话,身体管理也可以帮我们搞定吧】

【不,不一定.....他是个很冷漠的家伙,愿不愿意照顾帮我们照顾还得另说.....不过朋友变成这样了他应该会来,感觉实际上是个好人】

【那你把那家伙叫来,知道他的号码吧】

【啊、不、我不知道哦,但及川手机里应该有......及川,手机呢】

【......】

及川此时无力地倒在桌子上,岩泉、岩泉、脑中一直萦绕着这个词。岩泉....、啊、小岩吗。小岩.....小岩.....诶、什么、叫小岩来吗?不要。不用叫那家伙也可以。我自己回去。我自己能回去......

【应该放在包里吧,就在那旁边】

【哪个哪个....啊、找到了】

那个和岩泉也认识的朋友,在及川的包里找了一会儿后,掏出手机。

【及川、借用一下哦,我不会看多余的东西的原谅我吧】

不要。不要叫他。说了不要叫小岩那家伙。

【那个、岩泉在.....、找到了找到了】

【对方的练习结束了吧】

【如果是能放下练习来的朋友就好了】

【但是,明明也在打排球,但从没从及川口中听到过这个名字啊,如果关系好的话....】

【.......实际上并不是多好的朋友?】

【怎么办,如果两个人正在闹矛盾的话.....】

【你们吵死了!本来周围就吵给我稍微安静会儿!啊,岩泉?我.....不、不是。不是及川。我是用那家伙手机打的。我是他队友。高中的时候和你见过.....不不不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那个。现在大家一起来吃饭、及川、好像因为睡眠不足所以有些精神恍惚,好像情况不太妙。但是谁都不知道这家伙家在哪里,如果没问题的话岩泉——————】

突然对话中断了。围观的人都盯着他问【怎么了】

【.....断了】

【诶,电波?】

【可能吧?但是我觉得更像是自己挂断的...】

【嘛,能来就行了吧?】

大家赞同地点点头。

【....但是,如果是因为不想来也不想管这事所以突然挂断的该怎么办?】

【诶.......】

【那个叫岩泉看起来会做这种事吗?】

【这,谁知道呢.....】

【而且本来】

上级生插话道

【就算正赶来这边,他也不知道在哪里吧】

【什么?】

【地点】

【诶?】

【店的名字,你没说吧】

【啊!】

他一边说着【如果真是岩泉挂断的该怎么办,好恐怖~~】一边重拨了电话,说明了地点。岩泉这次是好好地说了【那拜托你了】才挂断了电话。

【他说什么了?】

【啊,好像是太慌张了......正急着赶过来的样子。告诉他地点了,他也只是‘啊啊...’地迟钝回应着】

【是不知道往哪边就从体育馆飞奔出来了吧】

【但是,这不是正说明他在担心及川吗?】

【果然....】

他们互相对视

【是超级要好的朋友吧?】

【慌慌张张地忘记问目的地,这种我还以为只会在漫画中出现呢】

及川茫然地轻轻喘息道,小岩会来吗,明明不来也可以....明明不用来....

【及川睡着了?】

【好像是,在岩泉来之前就让他好好睡一会儿吧】

岩泉来之前。小岩来之前。明明不用来。明明不用来.....

.....马上,小岩就要来了。

这是短暂又安稳的一段时间。及川安静地待在黑暗之中,不久,那层黑暗逐渐变淡,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了声音。

【及川呢?】

【岩泉、已经来了吗?好快啊。你之前在哪里啊?】

【及川呢?】

【那里....看,趴在那里。】

【啊啊】

【岩泉还记的我吗?】

【诶?】

【怎么你脸色这么差啊.....你也要做报告?】

【什么?】

【报告。今天要交,及川就因为这个然后....】

【啊啊....。反正一定是又在回看比赛的DVD吧,总是这么胡来。】

旁边传来温暖的气息,肩膀被轻轻地摇晃着。

【及川】

【......】

【喂、及川】

【.....小岩?】

【对了,回去吧】

【嗯....】

慢慢抬起头,看见及川绯红色的脸颊,岩泉皱起了眉头。

【小岩啊】

及川嘿嘿傻笑,然后因为身体不稳大幅度晃来晃去。岩泉一把把他拉过来靠在自己身上。

【让他喝酒了吗?】

岩泉敏锐地问道,周围的一年生纷纷摇头。

【只是因为气味就变那样了,加上他身体又不舒服所以...】

【.....这样啊。抱歉。】

【不....】

【小岩】

【啊啊】

【我没喝酒哦】

【我知道了】

岩泉掏出钱包问道【多少钱】

【啊、那个】

一年生看向上级生

【算了算了,及川也没吃多少,就那样回去吧】

【那怎么能行】

【不用在意,你也很辛苦啊】

【不,还不至于辛苦.....那就麻烦了,多谢款待】

【岩泉---】

队里的主将搭话过来,及川一边靠着岩泉一边听着

【今天是你生日吧】

【诶】

不是岩泉,而是周围的人都很惊讶。及川也大吃一惊。——生日?

【对,为什么你会知道?】

【之前看过登录名簿,你队里的。和我正好差了一个月所以就这样记住了。生日快乐。】

【谢谢....】

【在生日这天跑来接朋友】

他忍笑道

【之后让及川买点什么给你怎么样?】

【不用来...那个,告辞了】

【哦,回去小心点哦】

【好的。——不好意思,能把及川的包给我吗】

【嗯。还有这个手机。和鞋柜钥匙。】

【啊啊,谢谢你了。及川能站起来吗?】

【嗯-——】

【好重啊你,一段时间不见你长大了不少吧】

【亲戚家的阿姨吗】

周围的人一齐笑了起来。及川靠着岩泉站了起来。岩泉拿着包。

【谢谢大家了,我们就此告辞了】

【哦,岩泉生日快乐】

【19岁生日快乐】

【喂,你们别闹了】

被热闹的笑声欢送着,两个人走出了房间。及川靠在岩泉身上瞪着他,不爽....。

【喂,好好走】

【烦死人了】

【怎么了,别突然生气啊】

【我一个人回去】

【你一个人不行的吧】

【能行。你放开】

及川想一把推开岩泉,却反而被岩泉拉了过去。

【别动】

【不要】

【不要也得要】

【不要——...】

【看,有人来了】

因为一直摇摇晃晃的,所以撞到了走在走廊上的店员身上。

【不好意思。好了,来这边】

【为什么你要道歉啊】

【因为你做错事了啊,真是不可靠,给我直走】

【我不是在走嘛!】

【没在走哦】

【....】

【怎么了】

【头痛....】

【白痴】

并非是真的醉了,所以觉得自己一个人也能走,也应该不会漏嘴说这么多些莫名其妙的话。但嘴自己就动了,脚步也变得奇怪。一定是因为岩泉在的缘故,一定是。

【先给我坐下】

【干嘛啊】

【穿鞋】

在收银处的前面有顾客专用的鞋柜,岩泉拿出及川的鞋,跪在他脚边。

【把拖鞋脱了。别乱甩。垃圾川】

【烦死人了】

【伸出脚....】

岩泉仔细帮他穿好鞋。及川闭上眼睛。感觉十分舒服。

【喂,在这边】

【色情.....】

【哈?......喂,别乱动啊】

【好困啊!】

【我知道了真是.....】

收拾好拖鞋,自己也迅速地穿好鞋,岩泉扶起及川走出走廊,外面的空气很舒爽,及川靠在岩泉身上。

【怎么回去啊.....】

【刚刚叫了计程车。进这之前】

【诶——就算是小岩也有这么细心啊。啊哈哈】

【在那里吧.....喂,给我好好走啊】

【你给我走啊】

坐进计程车,岩泉拉过及川,抱住他的肩膀

【睡吧】

【嗯——.....】

【好了,快睡】

【嗯....】

一闭上眼睛,就立刻就睡着了,好温暖。今天是小岩生日啊。呵.....是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七章长的超出我的想象,只有分开放了。

评论 ( 5 )
热度 ( 57 )

© 吾辈是鱼啦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