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翻,没水准,图个乐呵

俺で我慢しとけよ【7】(下)【及岩】【无授权翻译】

Chapter7(下)

  

【及川】

【嗯?】

【下车了】

【到了吗?】

【对,不好意思能帮我把我这边的门打开吗】

岩泉利落地下车,然后绕到另一面,从那边拉起及川的手

【下车了哦】

【嗯....】

【怎么样,舒服点了吗】

【嗯....】

说起来,脑袋比刚才要明瞭写了。大概是因为脱离了居酒屋的空气以及刚刚在车上睡了一小会儿吧。本身就是因为睡眠不足导致的身体状况不行,只要休息会儿就会渐渐恢复。

【及川】

【干—嘛—】

【这是楼梯哦】

【我知道我知道】

【别摔了】

【.....】

脚下步子虽然很稳,但岩泉还是扶着及川上了楼梯。及川歇了口气道

【....你啊】

【怎么了】

【为什么知道我的公寓啊】

岩泉用力拉起及川

【.....无论关于你的什么,我都知道】

【哈,哈!】

及川拍起手来

【喂,会给邻居添麻烦的】

【你知道的也是过去的我吧】

岩泉什么也没说,只是走到及川房门前,伸出手说【钥匙】

【我也不知道你啊——】

【拿钥匙出来】

【今天是生日什么的也完全不知道】

【我自己拿了啊】

岩泉开始翻及川的包,及川笑着说【这么了解我,还翻我的包,你是跟踪狂啊】岩泉打开门,把及川推了进去。

【我回来了——】

【快点进去】

【你别进来啊。跟踪狂】

【吵死了垃圾川,小心我用拳头让你闭嘴啊】

【小岩好色情啊!】

【喂,别晃悠悠的.....】

点亮灯后,光线有些刺眼,岩泉把眯起眼睛的及川推到床上,让他睡到那里。

【把上衣脱了】

【色狼。别碰我!!】

【叫你脱了。真是麻烦的家伙啊】

上衣被蛮横地脱了下来

【真是!别动我你这个暴力死猩猩!!你就不能不能温柔点嘛!!!!】

【我已经足够温柔了】

【哪里温柔了!!】

【如果不是你的话,睡在路边也好醉酒狂吐也好,我才懒得管呢】

【.......】

岩泉走向厨房,打开冰箱埋怨道【你这里什么也没有啊】

【......烦死人了.....】

【你每天吃些什么啊】

【小岩也差不多吧】

【我可不是像你这么软弱的家伙。我多少还是有点用的,贫弱川】

【我可是不仅身高比小岩高,而且身材也算得上宽阔哦】

【揍飞你啊】

岩泉转身回来,手里拿着塑料瓶,是矿泉水。

【帮我打开】

【啊啊?】

【帮我打开啊】

【混蛋,我真揍你啊】

岩泉拧开盖子,递给及川,及川粲然一笑。

【喂我喝】

【哈?】

【用嘴喂我喝啊】

【我回去了啊】

【真冷淡!啊哈哈哈哈】

及川起身,从岩泉手上抢过瓶子,这时稍微洒了些水出来,但及川并不介意,开始咕咚咕咚大口地喝了起来,清凉可口。之后胸口也不闷了,脑袋和视界都清晰明了了起来。

【哈啊,好舒服】

【那就好】

岩泉拿起空瓶。

【今天就这样先睡吧】

【我不困】

【刚才是谁吧啦吧啦些废话啊】

【已经醒了】

【那只是你的感觉,因为刚刚睡了所以稍微精神了点而已,待会儿又会困的,快睡吧】

【你啊】

【怎么了】

【不要命令我】

【这样的话,你就别干些让我命令的事啊】

【哼,自以为是】

【到底是谁自以为是啊】

【你之前在干什么】

【什么?】

【今天,打电话给你的时候】

【啊啊....、在社团活动】

【打扰你了真是抱歉呢】

【没什么,本来也快要结束了】

【好像小岩最近做的挺开心啊】

【什么挺开心?】

【所以说做的挺开心啊。社团活动】

【你听谁说的?】

【这无所谓吧】

及川扭过脸去

【不是挺好吗,每天也挺充实的样子】

【别靠过来,烦人】

【啊啊,是很烦人呢】

及川又恢复原来的表情,瞪着岩泉。

【很烦人吧,这样的我。之前的我不是这样的吧!!】

岩泉有些惊讶,他略微撇开视线,然后张开嘴角道

【不.....】

【什么啊】

【之前的你也和现在一样烦】

及川突然火冒三丈,虽然不知道在生什么气,但就是很生气。

【今天是你的生日】

【嗯...?】

【虽然我并不知道】

【哈....?】

岩泉诧异地望着及川

【我,没问过】

【.....】

【为什么我不知道的事,连完全没有关系的人也知道啊】

【那是因为他看了登录名单吧】

【我不是说这个!】

及川顽固地固执己见,我到底在说些什么啊,连自己都不禁这样想道。

【为什么你的生日我不知道?】

【就算你问我....】

【——为什么我不知道,而和你第一次见的人却知道啊!!!】

情绪突然激动了起来,及川低着头乱喊乱叫道。为什么眼泪会跑出来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这几个词语不停地在脑中转来转去。我一定是身体出问题,所以才会在这发疯胡言乱语。不爽,明明没什么好哭的,明明是怎样都无所谓的事。但是————

【为什么我不知道你的生日啊】

【........】

【为什么。呐。为什么?】

眼泪落下来,掉在手背上。呆站在那里的岩泉蹲下来,窥探着及川的表情,及川立刻把脸背过去。

【及川】

【吵死了】

【告诉你比较好吗?我以为你没兴趣】

【我才没兴趣】

【抱歉】

【无所谓了】

【别闹别扭了】

岩泉的手抚上脸颊,拇指略微用力地拭去眼角的泪水,但因为这生硬的动作太过温柔,新的泪水又涌了上来。

【.....说出来不就好了】

【什么?】

【你应该知道吧】

【...】

【说出来就好了吧,我以为你知道所以就没说了,以前的你不可能不知道的。】

【及川——】

【你一定觉得我和麻烦吧!!!】

及川拍开岩泉的手。眼泪还在啪嗒啪嗒掉个不停,他又开始对岩泉咄咄逼人。就像小孩子吵架一样,但是,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停不下来,也不想停。对岩泉说什么都可以,他被这样的安心感所支配着。

【要你晚上来接还得照顾的我很麻烦吧!!明明难得亲切地对待但却像这样发疯的我很麻烦吧!为了无可奈何的生日的事而耍赖闹脾气的我————你觉得很麻烦吧】

及川抱头蹲下

【我知道.....我知道....】

【......】

抽着鼻子紧咬嘴唇,模糊的视线中只能看到岩泉的脚,如果就这样突然走了该怎么办......。

【.......我没这么觉得】

岩泉十分冷静地低语道,即便是在这样无从下手的及川面前,他也既不慌张也不混乱。而是只浮现了些微的苦笑,像是在说:真是没办法啊

【我没这样想】

【骗人】

【不是骗人哦】

【如果承认了的话,我的情绪会更激动,所以你才这样说的吧】

【不是这样的】

岩泉叹了口气,再一次抚上及川的脸庞。笑着说【像个小鬼一样】

【以前开始就是这样】

【.....以前开始】

【你一直都很麻烦啊】

【.......】

【可能比现在还要麻烦】

岩泉一本正经地说道

【所以说,这点小事根本算不了什么】

【唔.....】

及川屏住了呼吸。这是岩泉的温柔吧。你没有变。接受包容这样的你也没什么。所以根本不觉烦什么的,想抱怨多少都可以。——对,会原谅我的

但是及川却因为从未有过的激动情绪而痛苦喘息。他此时感受到了窒息般的的怒火。————至今为止的自己更任性。及川不知道的以前的及川,更加任意妄为,口无遮拦地把岩泉弄的团团转。

【你更喜欢以前的我吧!!!】

及川突然紧紧握住抚摸面庞的岩泉的手,声嘶力竭地喊道。因为疼痛,岩泉皱起了眉头。

【对现在的我很失望吧!!就是这样吧!】

【你在说些什么——】

【但是我就是我!身体还是你那个熟悉的及川!不管里面是怎样,但除了我以外没有其他的及川徹了!!所以没办法才只有拿我做对手吧!!】

【不要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了!!你————】

【那更喜欢现在的我?!】

及川探出身子逼近道

【比起以前的我更喜欢现在的我?!忘记了也喜欢?!即便是忘了小岩生日的我也爱!】

【.......】

岩泉眯起眼睛,他用那绽放着一尘不染凛澈的光的眸子凝视着困惑的及川。那双眼里确实隐约闪烁着爱意,是冷淡的他隐忍压抑的感情。但是及川害怕了。这是——自己可以接受的东西吗?是对自己的爱意吗?并不是如此,说不定————

【.....这不是更喜欢哪一个的问题】

岩泉声音低沉

【你就是你啊,事先说明,你并没有改变多少,虽然我不知道你在在意些什么,但是无论是思维方式还是说话的样子,你都是你本来的样子。】

【.....这样的话,为什么把我丢在这里两个月】

及川指责道

【不是对我没兴趣吗】

【没兴趣的话,还会特地来接你吗】

那也是因为我是及川徹而已,及川这样想道,就像刚刚说的那样,即便是忘记了,对于岩泉来说也只有自己这个及川徹,所以无法放下。

【......做到什么地步了】

连自己没有意识到时,及川就已经脱口低声问道。

【诶?】

【做到哪种地步了?】

【什么?】

【我和你啊】

【所以说做什么啊】

岩泉诧异地看向及川。他似乎是真的不知道,但是及川并没有想是不是自己猜错了,本来,他现在这个时候就已经什么都没思考了,只是凭着感情和和不明所以的激动情绪活动着。

【别装傻了!!】

及川怒吼道,岩泉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及川沉默地把岩泉拉过来,嘴唇覆了上去。

【唔.....】

这对岩泉来说似乎也很震惊,他稍微扭动身子,想把及川推开。于是及川抓住他的手腕,紧紧地搂紧他的腰。岩泉没有再做反抗。明明及川就没打算允许抵抗,但还是不爽,为什么允许我做这样的事呢,并不是允许‘我’吧。你,一定不是我————。

【痛....】

把岩泉推倒在床上,之后自己又压了上去。他手压到枕边时或许是按到遥控器了,于是室内的灯黑了。

【.....】

及川凝视着岩泉,公寓旁边的路灯的光亮从窗户口照了进来,及川观察着岩泉的表情,岩泉没有浮现任何的嫌恶感,只是静静地凝望着及川。

及川没有逃避视线,路过车辆的前照灯的灯光只是稍微掠过室内就飞快驶去了。岩泉的的瞳仁偶尔闪过一瞬的光泽,及川的眼睛也仿佛在渴求着什么一样熠熠生辉。

及川缓缓屈身把脸靠近岩泉。岩泉没有闭上眼睛。两个人的嘴唇就像要互相融化一般交合重叠,虽然脑子里的某个角落想着可能会被揍,但是还是十分自然地伸出舌尖。舔。舐唇舌。岩泉轻易地就张开了嘴,就像小猫互相嬉戏一样,两个人的舌头互相缠绕。吮吸。带有粘性的声音太过生动,以至于及川的脊背兴奋得有些颤抖。很长一段时间,及川都在仔细品尝着岩泉的唇。舌。岩泉的双手也在抚摸着及川的背部和脊缝。这家伙在干什么,给我讨厌啊,这样想着的及川呼吸渐渐变得急促。但是至今的头痛已经烟消云散了。虽然兴奋的忘乎所以但是视界和思考都极为清晰。

嘴唇分离之时,哈啊,两个人的喘息交织混合在一起。黏稠的唾液滴了下来,粘在及川的下巴上牵出一条银线。岩泉用指尖的小动作将其轻轻拭去。

身体开始发热,但是及川明白自己的渴求,没有理由,只是一味地渴望对方的手也好嘴唇也好。及川吻上岩泉的后颈,拉住衬衫衣角向上撩起,但碰到皮肤时,明明是自己开始的动作指尖却在发抖,就像在恐惧着什么一样,手在踌躇犹豫。岩泉一把拉过那只手,将他放在自己胸口上。

【小....小..岩、小岩....】

及川在发抖,并不是因为寒冷,那是在害怕吗?因为什么而全身颤抖呢。我是笨蛋吗。及川内心在咒骂着自己。丢人。因为这种事就像个孩子一样瑟瑟发抖.....。

向岩泉投去求助般的目光,他毫不迷茫的瞳仁让及川无法动弹。岩泉认真无比地低声道

【及川——】

那满怀爱意的声音以及一切都能包容的柔软揪紧了他的心,及川好像彻底崩塌一般靠近岩泉,走投无路般地寻求体温。仿佛在海中挣扎一般彻底沉醉其中。

 

岩泉将及川搂入怀中。

 

——————————————————————————————————————

第七章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一章,当然并不是因为这一章有一辆假车(欲盖弥彰)是因为当时一路看下来的时候,看到这里我对及川的忍耐基本消耗殆尽,每次都是这样,明明最该发火的是小岩,然而及川却仗着小岩的温柔任性至极。真是!!!如果我是小岩我肯定要和这个幼稚川打一架!!!谁也别拉我!!!而且在小岩生日里一句好话都没有!!!忍无可忍!!

(希望别河蟹了,就是点渣.....)

 

 

评论 ( 8 )
热度 ( 76 )

© 吾辈是鱼啦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