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翻,没水准,图个乐呵

俺で我慢しとけよ【8】【及岩】【无授权翻译】

Chapter8

【嗯.....?】

好刺眼。早上了吗。及川睁开眼睛。久违地难得心情畅快地醒来了。应该睡得很熟吧。这段时间的忙碌让他没有好好睡上一觉。——不,应该是从家里出来以后,就没有真正安心地睡过一觉,心里某处总是难以平静惶惶不安,虽然似乎每一天都很满足充实,但其实心里一直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大概.......

心情舒爽地起床,轻轻摇晃了脑袋。鼻尖掠过一丝令人怀念却不属于自己的气味。上半身未着半缕,但身体却温暖异常。现在的自己浑身充满了能量,恨不得立刻跑去体育馆展开练习。而且肚子也饿了,健康的肉体需要补充食物。说起来昨晚只是一个劲儿地吃沙拉而已,之后就什么也没吃了。

【小岩?】

如此这般自然地喊出的名字,及川自己也很吃惊。这样说来,岩泉也应该在的。但是,并非是因为没看见他的身影,而是无意识之间就如此自然地喊出他的名字这一事实让及川很是惊讶。然后这才开始注意这气味的源头,这是昨晚残留的温存。

【回...去了吗....】

这样轻声念叨后,一开始高涨的精力立刻就悄无声息地蔫了下去。我这是怎么了,及川疑惑了。不是无所谓的人嘛,那种家伙在或不在都和我没关系。不,但我昨天晚上.......

突然玄关那里响起了声音,然后没过多久房间的门也被打开了。及川惊吓地抬起头。

【怎么了,那副表情】

岩泉有些惊讶地眯起一只眼睛

【像个小鬼一样的家伙】

【.....】

【不过也不是现在开始才这样的】

他把超市的塑料袋放下。

【你今天呢?】

【第...第三节课开始上课...】

【那就好】

看向时钟现在正好9点。

【你这里什么吃的也没有,所以我随便买了些过来。早饭】

【啊啊.....】

【好好吃掉哦】

岩泉把袋子放在床上,里面塞得满满当当的是酸奶,三明治,水果,即食汤之类立刻可以吃的食物。

【那我就走了】

【诶,小岩不吃吗?】

【我第二节开始有课,还要回去一趟,现在不出门就赶不及了】

【直接从这边过去不就好了】

【不,还得准备练习服和替换的衣服】

【....这样啊.........】

【不要太勉强自己哦,还有不准熬夜了】

【....嗯】

【嗯,那我走了】

门关上了,只剩下及川一个人。脚步声渐渐远去。小岩回去了,这样想的瞬间,本来安定的精神又变得十分动摇,察觉自己这一点及川不禁害怕起来。——我是怎么了,这种感觉。

【去吃小岩买给我的早饭吧】

这样说着安慰着自己

【是为我买来的早饭】

心情稍微平静了下来。叹了口气,我为什么不是生病呢。

从床边的窗户看向外面,岩泉要穿过那条道路走向车站,这时候岩泉正挺直脊背地走着。背影逐渐变小,胸口因为不安而鼓动。及川低下头,努力回忆起昨天的事情。岩泉特地来接及川还把他送回了家,一直陪他到早上还买了吃的给他。说起来计程车车费和饭钱都没付呢。做了不好的事了。

【......】

缓缓地叹了口气

【还没好好道谢啊.....】

站起身时热水已经开了,将咖啡倒入。做个汤,把香蕉放入酸奶,准备着简单的早餐。三明治有很多口味。对着茶几,一个人默默地吃着的时候,眼泪就快要掉下来,讨厌这样的自己。从昨天开始,这个身体就到底怎么了。只是被那样的家伙温柔对待就好像要哭出来一样。我不是已经相当冷漠了吗?

【那种家伙.....】

但那个“那种家伙”昨晚却和及川互相触碰抚摸。虽然兴奋到了极点,但一切都记忆清晰。昨晚是如何地渴求着他,如何地恳求着他接受自己,如何沉醉于他。那个时刻,及川早已忘记周围的一切,只是一味地沉溺于岩泉,往他身体注入热意。那并非是可以轻易忘记的。

【为什么....】

为什么做了那种事呢。为什么。那并不是可以对着男人做出来的事。但是.....

自己为什么会做出那种事呢。然后....岩泉又为什么会接受呢。两个人的理由是一样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那个理由又是什么呢?不明白。

我们两个人以前开始就做过那样的事吧。所以及川才无意识地渴求吗。因为是以前就开始的事,所以岩泉也没有责怪他吗。如果是这样的话该怎么办?这以后就已经无法离开岩泉了吗?从及川把他忘了开始到现在这段时间,为什么他能如此镇定自若呢?那只是故意做给及川看的态度吗?还是真的不在意及川呢。

此时,及川突然想到了其他的可能性。说不定,昨晚可能是第一次。虽然不知道及川为何伸出了手,但岩泉没有拒绝也并非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因为他珍惜及川——“以前的及川”。作为友人,作为幼驯染,作为人类,珍惜着他。即便已经不记得他了,但及川就是及川——岩泉这样想也是自然的。只要是及川所期望的就能谅解。即便是普通朋友之间无法想象的事,是岩泉的话感觉就会原谅他。虽然并不是很了解他,但那个男人拥有那种让人这样的想的特质。被他那深不可测的眼睛望着,及川就会被一种难以言喻的奇妙感觉所支配。近乎恐惧地感受到某种东西。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但是,却无法拔出摆脱它,大概是类似于麻药样的东西吧。

那我,是因为过去的我还有所留恋才做出了那种事吗。是至今为止过往的沉淀吗。和现在的我没关系,是沾了过去的我的“光”才.......

及川痛苦地低声呻吟。但是只要这样说的话,和岩泉有关的一切都可以这样解释。他对及川好也是因为有着从过去就开始的牵绊。如果不是那样,他也不会在意及川。毕竟是根本不记得自己连朋友都称不上的人。

及川咬紧嘴唇——冷静下来。这样就可以了。这样不挺好的嘛,我也并没有觉得那家伙有多特别。昨天的事————也只是偶然而已。对、不过是鬼使神差而已——对就是这样。那样的事,只要活下来想要多少都可以有。那个时候,自己为什么会做那种事呢、这样让人觉得奇怪的事还有很多————

及川以后想完全忘记岩泉,但是,做不到。每一天每一天只要稍微留意下就想起了他。越是想要忘记越是会想起他。晚上的时候,一想到曾在这里抱过岩泉,就不禁痛苦地蜷缩在被窝里。与此同时还会想到,虽然及川抱过岩泉,但对岩泉来说,那时候抱他的不是及川。他的脑中,充满的都是过去的及川吧。恐怕是那个称之为“徹”的人吧。小岩一次也没那样叫过我。对着我的话————

【怎么了?最近老是走神啊,没事吧?】

部里面的女经理担心地问道。及川笑着回答道【没事哦】明明这样的外人都会关心我,为什么小岩却不会那样的呢。及川很不爽。明明只要来一封“过得还好吗”这样的邮件就可以了——。

【真的吗?但是你一副很烦恼的样子哦,呐,要不要去放松一下?去哪儿我都陪你哦】

【说的是啊,让我考虑一下吧】

及川漫不经心地回答道,这个孩子一定喜欢我吧。不止她一个,其他还有很多,这样搭讪过来的女人。虽然被喜欢很开心,但是同时也觉得麻烦。一边温柔地回应着一边却不知为什么想起了岩泉。严重的时候,还会想起和他度过的那个夜晚的每一个动作甚至喘息。这是为什么呢。随便和哪个说喜欢我的女孩子的睡的话,这样的回忆就会消失吗。话说回来,自己真的想消除这段记忆吗?——太荒唐了,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不可能想珍藏和男人。做。爱的记忆吧。但是,那个晚上为什么会做出那种事呢?说了那是因为鬼使神差————

【啊啊,好烦】

无法忍受。不和岩泉说句话内心就难以平静。不管怎样要去见他一面。

及川在练习之后,乘着电车驶向岩泉的校区。半路突然开始担心如果他不在的话该怎么办。但是也没其他办法了,也不知道岩泉的公寓。虽然可以打电话问他在哪里,但做不到,那样不就好像自己很想见他吗。虽然去他学校找他也差不多一样,但是在及川心里是不一样的,这个和那个不是一回事。

在昏暗中,一边确认着路线一边朝体育馆走去。因为是个到处都有路灯的明亮夜晚,所以周围没有那么暗。走在石板路上对面传来了熟悉的笑声,及川停下了脚步。

【没问题,没那回事。】

【真的吗。你很在意的吧】

【别乱靠过来啊】

岩泉和几个男人嬉笑着。是队友吧。岩泉和一个前辈模样的人说着什么。及川如此想道。什么啊那个笑的样子,我都没看过——

【但是听对方主将说,那个叫及川的是个很厉害的家伙啊】

【嗯——那是.....】

【你打过那种家伙的托球吧....对吧?】

【那打个比方。打个比方哦】

岩泉微微笑道

【如果我说了,想打及川的托球,现在还不够这样的话,然后......】

【揍飞你】

【看吧,不就会这样嘛。所以别问我了】

【啊?这样的吗?喂、刚刚是你的真心话吗?】

【不,也不是这样———】

及川咬紧嘴唇,很生气。什么啊,刚刚那个。这是指岩泉刚刚说的“想打及川的托球”虽然可能是开玩笑,但也可能是真的。所以及川得意一下也没什么。

但是很生气。因为我不曾给他托过球。因为我不知道这回事,不记得了————和他搭档的二传手不是我,是“那家伙”吧!!

【及川】

岩泉发现了及川,停下了脚步。周围的男人纷纷惊讶道【诶?真的?】【哪里哪里】【哪个?】

【怎么了】

岩泉迈开脚步,想走近及川身边。及川安心了。过来了。把伙伴放下来。到我这边来了——

但是出口的是和想的完全相反的话。

【打扰你了吧】

【诶?】

【想要我回去的话我可以回去】

【你在说什么啊】

岩泉摸不着头脑

【你在生什么气啊】

【烦死了】

【池面生起气来还真是有压迫力啊】

岩泉队友中的一人如此说道,【真的真的】周围的人笑了起来。

【岩泉,快给我们介绍一下】

【对啊,拜托你了】

【啊,不,那个】

岩泉回头看了下他们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好像在生气】

【为什么?】

【谁知道,这家伙总是突然发疯,因为还是个小鬼】

【那是什么】

大家又哄然笑了起来。

【超级容易生气就像被狗尾草逗的没办法的小奶猫一样,所以现在有点棘手】

【那不是很可爱嘛】

及川往回走,搞什么啊!把人家当小猫!!

【不好意思,我现在要走了,放他不管的话又要闹别扭】

【真是卑鄙的家伙啊!】

【什么?!】

【你这样做的话,就是那种说着“朋友会闹别扭”就撂下女朋友然后被甩的人啊】

【啊啊,有可能有可能】

【抱歉,我走了!】

脚步声渐渐靠近,岩泉追了上来,一站在及川旁边就平静地问他【你在生些什么气啊】

【我没什么生气】

【骗人,你这不是在生气嘛】

【把人当做小猫什么的】

【你不就是想小猫吗。因为些莫名其妙的事生气然后亮爪子】

及川看向岩泉,本来想抱怨一番,但是,什么也说不出口。

【嗯?】

岩泉表情十分温柔,只说了一句“我是最了解你的”及川突然瞪大眼睛然后又咬紧嘴唇,你说的“你”到底是谁啊————。

【反正也不是我....】

【啊?】

【......什么也没有】

【你有什么事吗?】

岩泉轻松问道

【你是说没事就别来找你吗】

【那也没错。怎么了】

【.....】

【你,吃饭了没?】

【呃,没....还没吃....】

【要去哪里吃吗】

出了大门,岩泉看着手表说

【还是哪里都没关门的时候】

【.....店里好吵不想去】

【真是任性的家伙】

他轻声叹息

【那要不要买点什么到我家来】

【......】

这一刻,及川意识到了,自己就在等着岩泉这句话,所以才这样回答的。

【去便利店吧】

【.....】

【怎么了?不来吗?】

岩泉回头看停住的及川。及川迈出步子

【去哦】

【自那以后应该有好好睡觉吧】

【担心的话每天给我打电话啊】

【谁会做那么麻烦的是啊】

【那一起住然后好好监督我?】

我在说些什么啊。及川焦躁起来。但是岩泉似乎只把那当作随口一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便利就在那里走吧】稍微了指前面

【最近、尝了一下这里重新改良的炸鸡便当,非常好吃哦,你吃过吗?】

【......】

【及川?】

【.....没吃过】

【诶。那就选那个吧】

【喂。别擅自决定我吃什么啊,好吃的话你自己买不就行了】

【笨蛋,今天我已经吃了一个这里的改良便当。我要炸肉饼】

岩泉的公寓和及川住的地方没什么差别,都是普通的一间室。房间内十分整齐,不过这与其说岩泉一板一眼,不如说本来就没放多少东西而且也没时间弄乱吧,证据就是只有要洗的衣服那里乱糟糟的。

【啊啊,饿死了快,快吃吧】

在茶几上摊开便当,岩泉掰开一次性筷子,他买了自己想要的炸肉饼便当。及川则买了炸鸡块便当。并非是听岩泉的,而是其他只剩饭团了。

【我开动了】

岩泉开始大口扒饭,及川惊讶地问道“你有好好尝到味道吗”

【小岩总是吃些这样的晚饭吗?】

【啊?你没资格说别人吧】

岩泉像松鼠一样两颊被饭菜撑得鼓鼓的。

【我平时也会去店里吃,也营养均衡地好好摄取蔬菜。】

【这点程度我也会好好做啊】

【这可难说了,前段时间对人家家的冰箱大放厥词,结果自己也不差不多,放冰箱有什么意义吗?】

【你别说这种和经理一样的话啊】

岩泉毫无想法地自然说道,然后及川想也没想脑中蹦出了那句话

“你这样做,就是那种撂下女朋友然后被甩的人啊”

【小岩、有女朋友吗?】

这样问的时候句尾都在颤抖

【哈?】

【经理、是女朋友吗?】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没逻辑啊】

岩泉惊讶地看向及川

【男人啦.....。是男经理。虽然也有女经理,但这样说我的是男的】

【.......】

及川急忙吃了块鸡排。——不,不能放心。这个孩子可是和我做过那种事的。即便是男人也有可能......慢着,放心是什么鬼。我才没有安心。本来就不可能轻易让男人做那种事。不会做那种事的。小岩,小岩是,是因为是我。是因为是我才...、.....我?、‘现在的’我吗?

【你怎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没什么】

及川默默地吃着便当。岩泉也是寡言的人,所以什么也没说。以前开始就是这样吗?及川在意了起来。两个人就是这样一直沉默地度过的吗?即便是这样也取得了互相的信赖吗?这样的话,偶尔互相展开的对话又是怎样的呢?比起现在的自己和岩泉做的事,远远更加明显的亲密,更加有意义吗?

吃完晚饭没什么可做的,及川渐渐感到一种被排除在外的局促感。岩泉毫不在意地收拾垃圾,必须说点什么。到底是为了什么才来这里的啊

【.....喂】

【干嘛】

【那个,前段时间....】

话说到一半,突然感觉谢谢这样的词和自己不太搭,平时对岩泉都是一副冷淡的样子,现在转换心境表示感谢不是很奇怪吗。但是岩泉那时亲身地照顾了自己,而且什么都不说的话.....。

【.....谢谢】

说出来的瞬间、脸颊发烫。脸像被烧着一样不知所措。岩泉很稀奇地看向敷衍道谢,双颊被染上樱红的及川。

【不,没什么,也没帮什么大忙】

【那个...】

【怎么了】

【.....那时候的计程车车费和早饭钱还你】

【啊啊,那种东西就算了,也没多少钱】

【不是这个问题】

【如果你想还的话那你就还吧】

【多少】

【我不记得了,那种东西】

【那是什么,真没用啊】

【这样的话,你会记得在便利付钱时候的单位一日元的零头吗?】

【那大概多少钱啊!】

【不知道,付了钱就忘了】

【你是不是脑子缺根筋啊!!!】

【吵死了,不要哇哇乱叫】

【.....】

【......】

不小心变成了不是付钱该有的态度,及川想回去了。莫名其妙。到底是为什么才来见岩泉的啊?

本来想说我回去了而张开的嘴,但到嘴边却变成了

【那个】

【干嘛】

【我们——】

我么到底是什么关系。不禁想这样问道,及川大吃一惊。那是什么。到底搞什么啊,及川焦躁了起来。为什么会想知道那种事呢。为什么——

【怎么了】

岩泉疑惑地看着及川,及川突然站起身,还是不要和他再待在一起。不然就要说出些奇怪的话了。

【我回去了】

【啊?啊啊....】

【我才不会像你一样擅自留宿下来】

岩泉睁大眼睛,及川脸变得火红,然后又转青。我到底在说些什么啊!我这个笨蛋!!

【路上小心啊】

【我知道了】

【要我送你吗】

【不用了】

【因为你不靠谱啊,到在车站的路知道吗?】

【小岩这个笨蛋!!】

及川粗暴地关上玄关的门,然后靠在上面长长地叹息道。我到底在搞什么啊.....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如果问了的话就好了,但是做不到。“啊啊、可能你不知道,但我是恋人哦”————如果他这样说了该怎么办。

不知道为什么,及川擅自觉得岩泉的答案就是这个,所以很很懊恼无论如何也没能问出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个人还蛮喜欢两个人吃饭的那段,及川散发一种因不熟悉而散发出的微妙尴尬感,那种手足无措的局促很棒,和我去同学家是一样,坐在沙发上不知道的干什么。还有及川想还钱那里,既不是小岩缺心眼也不是他客气,大概是真的不记得了,估计当时急的都不知道自己给了多少吧。还有小岩吃饭的样子太可爱啦,像小孩子哈哈哈,小岩平时很成熟可靠的感觉,这种地方却总是意外地很孩子气,太可爱了!

 

人生一大错觉是我觉得这周能完结....

评论 ( 9 )
热度 ( 70 )

© 吾辈是鱼啦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