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翻,没水准,图个乐呵

俺で我慢しとけよ【9】【10】【及岩】【无授权翻译】

Chapter9

可能不要再见岩泉比较好,及川如此想。本来不见他心就已经被搅得乱七八糟了,如果再见他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实际上,自己难道不是在说着连自己也难以理解的话吗。仿佛在毫无意识之间就问出奇怪的问题,生起无名之火。真是丢脸。为什么不能控制自己呢?明明都一把年纪了,还在做蠢事。

不要再见他了,一旦及川这样决定了,内心就突然变得悲伤了起来。至今为止明明心里都想着不要和他有所牵绊了,为什么就是做不到呢。这次一定要贯彻这个想法,这样下定决心之后内心又变得痛苦了起来。

至今为止明明即便是执着于岩泉也能死要面子地逞强地说“那种家伙”,但,现在已经做不到了。假设现在已经决定不见他,把岩泉从脑海抽离出去,但是只要他喊一句“及川”自己可能立刻就要哭出来吧。就是如此这般地被岩泉吸引着。

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样呢。是以前开始就是这样的吗?过去的及川到底是用何种眼光看待岩泉的呢。还有,是如何被对待,如何被爱着的呢。想知道。虽然不想知道,但还是想知道。

想知道.......。

知道自己无法战胜诱惑。于是及川早早地就放弃挣扎,给母亲打了电话。

【喂妈妈?有件事想拜托你......】

几天后,和一整箱食物一起送来的是,自在医院醒来就一次都没打开过的那本相册。及川内心忐忑,果然还是不看比较好,及川内心担忧地想道。算了,这样说着及川就把它推向了角落,但没过五分钟又把它拿到了桌上。咽了口唾沫,及川小心翼翼地翻开相册。

在面前展开的是岩泉和及川的世界,幼时开始两人就并排在一起。并非是兄弟,但却穿着一样的婴儿服,在同一个被窝睡的香甜。明明是及川的相册,但几乎没什么一个人的照片。他们总是在一起。动物园,游乐场,附近的公园全部都是两个人的玩乐的地点。小学的入学式,运动会,排球俱乐部的队里,毕业典礼,中学活动,甚至到成为高中生的时候,照片里的他们还是黏在一起。

及川看向自己的脸。面向镜头的时候会得意地闭上一只眼睛吐出舌头。但是,自然的时候————在做着什么时拍下的照片里,却总是在注视着岩泉。仿佛并非是自己一般。这个男人的眼里只容得下身旁近在咫尺的幼驯染,及川深切地明白了这一点。过去的及川,总是面染桃红目含深情,执着专一地向岩泉传达着爱意。

我是无法战胜这种家伙的,及川因绝望而痛苦喘息。看着照片中的他们,不禁想永远这样让他们两独处,想让他们握紧彼此,谁也无法分开。及川脑中突然冒出这样不可思议的想法。但是同时,内心又涌起一股微妙的心情。你这家伙为什么,不过是你的一厢情愿罢了,小岩根本不喜欢你,现在难道不只是因为我忘记了他而已,他就对我这么冷淡吗?如果真的喜欢你会做这种事吗?真遗憾。不记得了真是抱歉了。现在对于你来说已经是无法触碰的存在了。活该!————及川感受到恶意的满足。

那个夜晚,及川做了一个梦。是一个身处球场的梦。有许多人在托球。他熟练地托出让扣球手得心应手的球,用尽全力地让对方使出百分百的力量。然后“及川”听到有人叫他。

【及川、也给我托球吧】

【小岩】

【果然还是扣你托的球最爽快】

及川的表情熠熠生辉,嗯好哦,本想这样回答。可以哦。要扣哦,要扣我的托球哦。本打算这样笑着撒娇。但是————

【好哦】

从及川的身后传来了温柔地回应岩泉的声音

【可以哦,小岩。因为小岩喜欢我的托球嘛】

声音的主人越过及川,走近岩泉。

岩泉伸出手。

【及川】

及川哑然仓皇,你在说些什么啊

【小岩,及川是我啊,为什么要对其他的家伙说那样的话?】

【啊啊,这样啊】

岩泉淡淡地笑了

【抱歉,及川】

【你在说什么.....】

【我是让那家伙给我托球。对吧————徹】

【对啊......】

及川倒吸一口凉气。那个男人握住岩泉的手,然后突然回头。

 

那浮现出一脸得意洋洋胜利笑容的正是及川。

 

【小一】

他握紧岩泉的手,而后以一种自然熟练的动作将他拉入怀中,然后不动声色地抱紧自己的幼驯染,不——这是对于幼驯染来说太过亲密的举动。

他看向及川。

【这个孩子是我的】

及川嘴唇颤抖

【你这种家伙,一根手指也别想碰】

想反驳些什么,但是,什么也说不出口

【不会让你碰的哦】

他那自鸣得意的口吻,以及那似乎在说,对本来就属于自己的所有物宣示主权有什么不对吗?这样的视线,还有只有面对岩泉时才会有的,仿佛要用甜美将对方支配一般的沉醉荡漾的瞳色,这一切都让及川感到害怕。

【一辈子,都是我的】

他抚上岩泉的面庞,抬起他的下巴。

【即便转世轮回,也是我的】

岩泉没有闭上眼睛。

【无论怎么挣扎,都不会变成你的东西哦】

他的嘴唇渐渐靠近岩泉,然后缓缓地——

【小一....】

在这里及川就醒了,全身都是冷汗。刚才的梦、是什么、到底是自己体内的什么、是什么,让我做了刚才那样的梦啊.......。

及川低低喘息,果然正如自己所说的那样。刚刚梦里的那个男人。那个被叫做“徹”的他————

是不可能成为及川的东西的。岩泉是属于过去的及川的。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夺过来的。岩泉永远都是属于和他一起长大的及川的。对于现在的及川来说是无论发生什么也不能出手的存在。无法成为我的————

【.....混蛋.....】

及川蜷缩身体。

最初开始就不存在胜负。

 

Chapter10

自暴自弃的及川深感自己只有排球了,他决定通过拼命练习来忘记一切。但是,想想的话,岩泉也并非和排球没有关系,相反他应该拥有和及川差不多一样深的联系。专心于社团活动,但是越专注越会想起那个梦,及川因此陷入苦闷。岩泉说‘我要这个家伙给我托球’那不是指及川,即便是同一个姿态,技术也分毫不差——不,应该比高中时代进步了。即便现在的及川已经技术娴熟,就算如此他也无法战胜过去的自己。

及川每天不安度日。岩泉不是自己的ace这件事也是这样,以前开始他就经常会奇妙地陷入持续不安的精神状态。没发生特殊事件什么,也没有什么让人烦恼的糟心事,但是却总感觉内心横亘着什么,难以平静。就好像,明明知道几个小时后就会下倾盆大雨却不带伞出门,明明知道很冷却不穿外套到处逛,明明知道必须吃饭却无法获得食材————这样的感觉。感觉自己不是完整的。无法安心。这样令人恐惧。

虽然心里想着要去找点什么分散注意力,但什么也想不出。以女经理为首,女孩子还是一如既往地过来搭话,但只是在漫不经心地敷衍着,热衷于这个比较好吧,心里这样想着。但也只是这样想而已。热衷这种事情并非是决定去做就可以做到的,这样给自己找借口。一直在重复着这样的事。

进入七月,关东的大学联赛也结束了。及川也依旧过着内心无法平静的日子。自己这一辈子是不是都无法安宁了,脑海里甚至闪过一丝这样的想法。但是,这样也无所谓了。如果真是那样就顺其自然吧。无可奈何,无法改变。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吧。

没有联系岩泉,他也没主动联络过来。如果是以前的我的话是不会这样的吧,突然这样想到,讨厌那样的自己。除岩泉以外明明什么都没改变,只是不记得岩泉而已,就活的这么痛苦。只是唯独这一件事而已......

相册再也没有打开过第二次,虽然想早点把它送回家,但触碰它————甚至连看到它都感到恐惧,于是把它藏在壁橱里面了。虽然把它藏起来了,但却总是意识到它的存在。就宛如被监视着一般。感觉在被以前的自己威胁着不要碰自己的东西一样。一可不是属于你的东西————

岩泉不是及川的东西。确实。原来如此。可以认同。但是——。

及川出神地望着自己的床。

那一天,在这里相拥又算什么呢。

 

 

 

这两章翻得比较卡,估计是我学艺不精....希望不会影响阅读。这篇文终于快要接近尾声了!!!及川也快把自己逼疯了.....翻这么一大段心理活动我也快疯了....下一章就要开始甜了!!!同志们 !!!到头了!!!

Ps:有没有人看过一篇特别甜的文吗?叫《及川妈妈的日记》我虽然看过但是不记得看的是日文的还是中文的啦,这篇文真的特别特别甜!!!简直甜到飞升甜到爆炸甜到泪流满面满地打滚!!看完真是由衷地感谢上帝让及川和小岩相遇!!


评论 ( 18 )
热度 ( 61 )

© 吾辈是鱼啦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