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翻,没水准,图个乐呵

俺で我慢しとけよ【11】【及岩】【无授权翻译】

Chapter11

 

 

 

【生日快乐】

是友人发来的邮件。一瞬间心想是谁的生日啊,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啊,是我的啊。对了,今天是生日。但因为反射性想到的是岩泉的生日,所以自己不知道岩泉生日的恼火以及对那晚发生的一切而感到的不可思议突然涌现交织在一起,心情也微妙了起来。

过去是怎样的呢,至今为止岩泉的生日又是怎样————

又来了,又开始在意起岩泉了。已经不想再这样了,为什么还是会这样执着于他呢。真的希望可以适可而止。

小岩,会来给我庆祝生日吗?

刚想要适可而止地停止胡思乱想却又想起了岩泉。到底是怎么了,大脑根本完全不听指挥。

不管至今为止是如何,对于现在的及川,岩泉是不会祝福的吧。我也根本不想要你的祝福——及川咬着嘴唇如此想道,才不稀罕做你的“徹”的替代品————

练习结束,准备回家。因为岩泉说过要好好吃饭,所以还是强迫自己去便利店买了便当。我可不会乖乖地听你的吩咐,虽然及川心里这么想,但买的却还是那天岩泉推荐的,和他一起吃的炸鸡便当。

一个人在寂静无声的房间里出神地咀嚼着温热的炸鸡块。无论收到谁的祝福都不开心,随便怎样都无所谓。根本不想收到谁的祝福,特别是岩泉,因为反正也不是对我说的。

但是,虽然明白这个道理,即便是这样,及川却还是在等待着岩泉。等待着他的几句简单话语,等待着他的一封邮件。及川自己也察觉到这一点,但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承认,承认了就输了。你什么也得不到,“徹”如此嘲笑道,真遗憾,遗忘了的家伙是不被需要的哦。但我是不一样的,如果是我的话,小岩————小一什么都愿意给我,愿意和我一起住,愿意守护我。

守护————

守护我.......。

及川的筷子停住了。

【小岩....】

听到了脚步声,那是缓慢又带有试探性的脚步。一步一阶地走上楼来,离及川的房间越来越近。一开始并未留意,只以为是隔壁的住户。但是那脚步声略带迟疑地逐渐靠近,最终停住在了及川的房门前。

及川瞪大眼睛,低下了头。是幻听吧?是自己制造出来的幻觉吧。一定是这样的。外面的声音听得这么清晰,这种事情————不,是可以听到的。无论什么时候都能听到,车辆的声音,人的交谈声,狗的叫唤声,这一切都可以听到。刚刚的脚步声是真的。没有人知道这个住址————除了岩泉。说不定可能是快递,但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不按门铃呢?

这样想着时,门铃响了。及川全身震颤了一下,视线慌乱彷徨,呼吸急促。不可能是岩泉。不可能的。不可能有这么凑巧的事。你是在自恋吗————似乎可以听见“徹”的声音。可能是他呢,快,出来看看吧,紧紧抱着你说及川我爱你抱我,这样也说不定哦。

门铃又响了,及川迟钝地站了起来。不想开门,不开门比较好,明明心里是这样想的,但是身体还是不由自主地走向玄关,不可能是小岩的吧,停下来,别去开门。没必要一一确定再陷入失望。快停下来————

及川打开了门。

【啊.......】

站着的是排球部的女经理,她红着脸一瞬间看向了及川。

【那个,不好意思啊.....这么晚来打搅.....】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你在做什么?】

【没什么】

及川镇定自若地回答

【只是在吃饭】

【一个人?】

【对】

【什么嘛,早知道这样的话邀请你就好了】

她有些害羞地笑了

【我还以为你和女朋友在一起】

【.......】

【....啊,那个、这个】

提在手上的是一个小纸袋,她急忙递出来。

【生日礼物】

【啊啊......】

【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的礼物....】

【你是怎么知道我家的】

及川静静地问道

【诶?啊、啊啊、那个,看了名单......】

【这样啊】

伸出手接过礼物

【非常感谢】

【没什么.....】

这样就没什么事了吧。但是她却还在磨磨蹭蹭,是想进来吧,及川茫然地望着她,别一副随便任人无所欲为的样子啊,及川心想,深夜特地到男人家里来,就是在表明那个意思吧。

做了那种事就可以转换心情吗?这样一味地沉迷于岩泉无所回报的每天会发生改变吗?可以转移到面前这个女人身上吗?那种近乎痛苦般的对岩泉的————

【那种事怎么可能】

【诶?】

条件已经齐全到这种地步,即便这样却依然在想着岩泉的自己到底是算什么,已经无法逃离,无法改变,一生都将会如此吧。此时已经不能再深刻地理解了这一点。被基本没有多少记忆——近乎外人的程度般的岩泉,如此这般吸引。这以后的未来,也将会一直如此。这份思念也永远不会得到满足。

【那个....不能进去吗?】

她下定决心般询问及川,及川慢慢抬起眼,要进来吗?

【我————】

【及川】

耳畔响起了温暖而又低沉的声音,及川兴奋地几乎要跳起来。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嘛,用脚尖随便趿拉了双鞋踩到水泥地上,推开她,急匆匆地跑到走廊外。岩泉正站在那里。

【小....小岩...】

【这个】

他递出个白色的袋子,似乎是超市塑料袋。里面似乎塞满了什么。

【给你】

【诶...什么?什么?】

【牛奶面包】

【诶....】

【你喜欢的吧】

【嗯....嗯..】

我有说过这种事吗?这样想的瞬间,又觉得自己很蠢,不用说也知道的吧,他的话。

【因为我这边没有这种东西】

岩泉把袋子塞到及川手中,指尖互相触碰到,及川立刻满脸通红。

【没办法,所以这是叫妈妈帮我寄过来的】

【这....这样啊....】

及川喉咙深处感到一阵痛楚。岩泉在这里,特地给我送面包来。这一定是生日礼物,特地找来的,及川喜欢的东西。好难受。心脏好痛。但是——————为什么感到这么幸福呢。

感谢的话语都变得嘶哑,无法好好地说出来。

【打扰你了啊】

【诶?】

岩泉看向及川身后的女经理。

【想要我回去的话我就回去了】

他说出了及川曾经说过的台词。在那个,两个人一起度过的夜晚。

如果这时不让岩泉回去的话会怎样呢?可以在一起吗?但是,那样的话又有何意义呢。岩泉不是为了现在的及川而来,是为了从过去就了解的及川而来的。相册此时正藏在壁橱的深处。对及川来说,那里藏着“徹”一样的东西。意识着那监视一般的眼睛和岩泉待在一起还会开心吗。难道不只会感到凄惨吗?岩泉的任何话语,任何眼神都不是为及川献上的。他凝视的不是及川。岩泉是————

【回...回去】

及川宛若痛苦呻吟般说道

【很碍事所以给我回去】

踉踉跄跄往前走了两三步,像要用力推开岩泉肩膀一样推了过去

【回去啊!!!】

【......】

岩泉目光沉静地看着及川。及川害怕了。对被他这样注视而感到幸福的自己感到害怕。

【我知道了】

岩泉立刻转身,正要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

那一刻,及川内心翻涌的感情是什么呢。寂寞。痛苦。孤独。绝望。丧失。大概————包括了那所有吧。不能简单地用语言概括,但是包含了所以折磨人的单纯要素,一种让人痛苦的感情。

【等....等一下!】

袋子从手中落下,及川追上岩泉,抓住他的手腕,随后紧紧搂住岩泉,把自己脸靠在他的肩膀上。

【骗人的!都是骗人的!】

就好像是随时会离开的东西一般及川加重了手上的力度。

【不要回去!!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

【在我身边.....永远都在我身边.....】

岩泉缓缓抬起另一只行动自由的手回抱住及川。及川不顾一切地紧紧搂住岩泉,寂静的空气在蔓延。过了一会儿,响起了路旁汽车的喇叭声。这时,就像突然回过神来女经理迈出脚步,急急忙忙地迅速捡起及川落下的纸袋,然后从两人的旁边挤了过去,逃跑般跑下了楼梯。

【.......是你错】

及川低语道

【都是你的错.....】

【有什么不好。你这么受欢迎,还是说,你那么喜欢刚才那孩子?】

【不是那样】

及川甩开岩泉的手,怒视着他,然后仿佛竭尽全力一般歇斯底里地述说着自己的感情

【一直一直,一个劲儿地想着你的事】

【......】

【明明根本不想思考你的事,但是怎么也停不下】

【......】

【无论多想停止也没用,内心根本不受我控制】

及川紧紧抓住岩泉的双手,仿佛憎恨着一般诉说

【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

【做了什么才把我变成了这样,到底做什么。做了什么......】

岩泉只是安静地凝视着及川,他眸子坦诚而纯粹。果然,只是这样被注视着内心就如此鼓动喧嚣,全身游荡着令人麻酥的快感,想要让他更多地注视着我。

【你不在身边的话就无法平静】

及川说道

【你不在的话就不开心】

表情扭曲地嘶喊道

【但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不是那么普通的事。我、我——】

像要撞上去一般,及川紧紧搂住岩泉

【不被你守护的话,不是你的第一的话,就会变成没用的身体.....】

闭上眼睛,脸庞凑近岩泉的肩头

【你说该怎么办.....】

声音变得嘶哑

【怎么办....】

【.......】

岩泉轻叹口气,用他一如既往的口吻,但又哪里有些甜蜜的声音细语道。

【我敷衍马虎,嘴巴也坏,又不细心周到,总是动不动就揍人,还又冷淡,自己都担心我是不是根本没有任何优点】

说到这里他噗嗤一笑

【也总是被你各种说,暴力男没情调还凶巴巴,一点都感觉不到温柔】

被及川骂根本感觉不到一点温柔的岩泉,此时却不能再温柔地对及川低语着。

【但是....、就用我将就一下吧】

【.......】

【既然你说如果不是我就那么不行的话,那就用我将就一下吧】

及川抬起脸,岩泉浮现出无比安然的微笑。

【像你这样,既任性又优柔寡断而且立刻就不行的家伙,就只有我能搞定吧】

及川的瞳仁泛上了湿润的光泽

【其他的家伙绝对跟你耗不起啊】

岩泉的声音变得有些甜蜜地沙哑

【所以,将就将就和我在一起吧】

岩泉平静地凝视着及川。那深不可测,仿佛可以刺入心底的锐利目光仅仅只注视着及川一人。

【嗯.....好】

及川漏出微弱的喘息,撒娇般回答。

【就用小岩、将就一下...】

两个人的嘴唇互相重叠,及川渴求般用手圈住岩泉,岩泉则像守护着神圣的宝物一般,将手伸向及川。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最后一段是什么啦!!!!太棒了!!!真的太棒了!!!我看多少遍我还是会被最后一段感动到不行啊啊啊啊,及川对于小岩是本能的渴求,而对小岩来说,及川是他唯一的徹,唯一的神圣的宝物呜呜呜呜及川要好好让小岩幸福啊呜呜呜

 


评论 ( 11 )
热度 ( 73 )

© 吾辈是鱼啦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