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翻,没水准,图个乐呵

俺で我慢しとけよ【12】【13】【及岩】【无授权翻译】【最终章】

Chapter12

 

【小岩.....】

感受着被窝里岩泉的体温,及川享受且陶醉般地眯起了眼睛。虽然有些疲惫但是却十分惬意舒服,甚至让人不禁想永远沉浸在这份懒洋洋的慵懒中。岩泉身上的气味柔和,裸露的肌肤十分温暖,回应及川的声音还带着些微的沙哑。及川内心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满足,他靠近岩泉,低声细语道

【从明天开始,及川君是homo这件事可能会传遍排球部.....】

【有什么不好】

岩泉若无其事地回答道

【那种事,不是从以前开始就一直是这样吗】

【是这样的吗?】

【是的】

【我不记得了】

【但这样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你一直黏着我不停,虽然不知道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我们俩是homo吗,大概是吧,大家总是这样调笑我们哦】

【这样啊....】

即便告诉了这些他并不知道的事,及川也没有感到寂寞和焦躁。只是单纯地想:原来是这样啊。不知道也没关系,从容地这样想道,没关系的,不记得的话,问岩泉就好了....。

【比起这个及川....】

【怎么了】

及川目光沉醉地注视着岩泉

【给你的面包啊】

【嗯....那个啊】

【我不是告诉你了,那是我叫妈妈寄过来的嘛】

【是啊.....小岩、那是为了我到处找来的吧?】

【那种事怎样都行了】

【害羞了....】

【揍飞你啊————因为是寄过来的,所以也过了相应天数】

【嘛,确实会这样呢】

【换句话说,那个保质期很短】

【......】

【就这今明两天的样子,你赶快吃哦】

及川先是有些生气,然后又笑了出来,岩泉真是可爱到不行。

【小岩,那可有不少啊,今明两天怎么可能吃的完啊】

【加油哦】

【更加的.....多想想,多用用脑子啊】

【吵死人了,能收到礼物就应该给我感激不尽了】

【明明是生日,我为什么还要被这样半骂着啊】

【生日已经过了哦】

岩泉瞥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

【我不管,只要还没睡觉今天就还没过】

【啊啊是这样吗】

【是这样!所以现在我还可以任性一点吧?】

【你什么时候不任性了,和生日没关系一直都是哇哇地吵个不停吧】

【是吗?】

【是的】

【可能是吧.....呐,小岩】

【什么啊,别挤过来啊】

【再来一次.....可以吗?】

及川小声地央求道,岩泉眯起一只眼睛。

【....我说啊...】

【就一下下.....】

【你这家伙一下下难道就能完事嘛.....】

嘴唇交合之际,及川拉过被子将两人完全盖住。然后,在那昏暗秘密的隐蔽之处,和岩泉彼此亲近。

第二天早晨,两人一起醒来,和岩泉一起醒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啊,那份喜悦让及川完全随心而动,像漂浮在云朵上一般轻飘飘的,半眯着眼的及川抱紧岩泉细语道

【呐....。果然我们还是一起住吧.....】

【是啊】

【.....可以吗?】

【因为我知道一旦不看着你,你这家伙立刻就会磨磨蹭蹭吧啦吧啦不停地说些废话,软弱鬼】

及川用完全迷沉醉的眼光注视着岩泉

【呐、小岩....】

【干嘛?】

【小岩、原来.....、是叫我名字的吗?】

【啊啊】

【叫徹?】

【啊啊】

【我叫小岩是叫小一吗?】

【小时候呐】

【.....现在还可以这样叫吗?】

【有人的时候别这样叫啊】

【小岩也能叫这样我吗?】

岩泉一瞬间————只有一瞬,用宛如面对着无与伦比的宝物一般珍视无比的眼神,全然忘我地看向及川。对着哗地满脸通红的及川,他直率地说道

【在没人的时候啊】

推开还想靠过来的及川,他从被窝里出来。在没人的时候用那种称呼还真是色情啊,及川偷笑着如此想道。

【我要洗澡,给我衣服】

【嗯....】

岩泉打开了壁橱。及川眯起眼睛看向只穿了一条四角胖次的岩泉那略细的腰线,不知为什么总感觉很漂亮。

【这是什么】

【什么?】

岩泉似乎拿着什么过来了。那是及川的相册。

【啊.....那个....那是.....】

【你拿过来了啊?】

【不.....拜托人送过来的....】

【诶】

岩泉翻开封面,及川内心开始紧张。岩泉在那些照片中一找到了有趣的东西就会像这样说着【这个时候的你的脸】【这之后衣服变得超级脏啊】这样光指出关于及川的事。他无论看到哪个时代的及川,都会说着【你...】和现在在这里的及川搭话。

【那些事、我都不记得了】

及川紧张地坦白说道,【这样吗】岩泉这样说着点了点头

【刚刚告诉你了现在你应该已经记住了吧】

【......】

【肚子饿了】

相册看到最后一页时,岩泉站了起来,穿上及川的家居服,然后去倒了咖啡,之后两个人在床上毫无礼节地吃着牛奶面包。

【今天什么时候开始上课】

【我下午开始】

【我也是】

【小岩、我呢】

及川靠上岩泉的肩头,宛若低语般述说道

【原来害怕很多事】

【害怕?】

【嗯....】

【为什么?因为不记得了?】

【理由虽然是那个,但并非是害怕遗忘这件事.....而是害怕那些自己不了解的事】

【诶】

【虽然不能很好地说明.....可以说是....对了....可能你注意到了、因为小岩无论是关于我的什么都很了解,所以对那个感到害怕】

【啊啊,就像跟踪狂一样】

【跟踪狂】

及川噗地笑了出来

【想被小岩执着到那种程度啊】

【还真是危险的愿望啊

【我之前和小岩一起睡在这里的时候....因为太过自然,所以感觉自己以后是不是再也离不开小岩了.....我害怕那样】

【嗯......】

双颊被满嘴看起来很甜的牛奶面包撑得鼓鼓的岩泉,似乎并没有露出什么严峻的表情,及川微微笑了

【像个笨蛋一样】

【什么?】

【害怕无法离开小岩的自己】

【嗯——】

【现在.....一点也不想离开哦.....】

岩泉大口嚼了几下咽了下去后,若无其事地看向及川

【即便是害怕着什么,烦恼着什么也没什么不好吧】

【是吗?】

【因为你总是立刻说些让人为难的话啊,就算刚刚答应的事之后立刻反悔也是常有的事】

【但是是真的一点都不想离开小岩哦】

【嘛那个先暂且不说】

岩泉抬起手,宠溺地轻拍了一下及川的头

【虽然你说你害怕我知道关于你的一切,但是那只是你看来,即便是我,也有不知道的】

【是吗】

【所以,就像至今为止一样,怎样想的直接说出来就好了】

岩泉的话语真挚处处皆为及川考虑

【郁闷也好,满腹抱怨也好,多余的事也好,要我照顾帮忙也好......这些你都说出来啊。如果你说没有我身体就会变得没用了的话,那我就变成无论你有多少抱怨都可以接受包容的身体】

【.........】

【这样麻烦的你才是最让人安心的】

此刻岩泉脸上爽朗的笑容大概及川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吧。岩泉正直真诚,优秀温柔,充满男子汉气概,他说的话绝不会是假的,及川毫无理由地这样相信着。

 

Chapter13

 

及川渐渐回忆起来岩泉的事了。但是实际上因为那是自然而然发生的,所以他自己也不能区别,到底是想起来的,还是本来就知道的。因为完全不记得岩泉的事了,所以从在医院醒来的那天开始,自然就应该把以前的事当做“想起来的”部分来理解,虽然如此,但对及川来说并不是这种感觉、即便岩泉说【你中学的时候明明是这样的啊】也能理所当然一般平静接受道【那个时候是那个时候,现在是现在】

而且,岩泉有好好地记着及川的事,平时经常会说【你原来是这样的】,所以不知道到底是岩泉告诉自己的,还是自己脑中的回忆,全部都凌乱地混合在一起了。

及川不知不觉间觉得原来把以前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分开来思考的事情有些可笑,但是无法嘲笑当时的自己,那个时候以为自己被岩泉抛弃,陷入无法自拔的泥沼中的自己,现在想来微妙地有些可怜可爱,很想对当时的自己说,不用担心哦,小岩不会因为那种事就抛弃你的。

实际上,无论及川是否想起来,岩泉对他的态度也完全没变,即便及川说【是那样吗】也只是一味地回答【是的】不知何时及川也能说起过去的事,他也并没有惊讶地说道【你想起来了吗?】对于他来说,及川就是及川,除此以外一切都不重要。

全部都想起了吗,还是说还有尚在遗失的记忆呢,这并不清楚,但是,至今为止的那种【那种事情我根本不知道】这样的感觉渐渐淡薄了。

什么时候,及川打算对岩泉说——【我,想起小岩了哦】——岩泉会有怎样的反应呢?是坦然冷静地感服道【是吗】,还是生气地怒吼道【早点说啊!】,或者还是不可思议地说道【怎么想起来的?】——想想就觉得很有趣。

戏弄岩泉,惹毛岩泉,和岩泉一起笑,和岩泉同睡同醒,现在这样的生活,及川十分满意。岩泉一如既往立马粗暴地动手,虽然总是嫌弃地皱着眉说【你真是麻烦啊】,但是却总是正面面对及川,这样内心似乎就会变得很满足,这样的岩泉在身边的话,及川也能变得安心,自己是在被岩泉守护着。

【小岩】

【干嘛】

及川坐在正在看杂志的岩泉身边,将头靠在岩泉的肩头上。

【喂,别这样,好烦】

【略略略.gif】

【你头发扎到我脖子了!】

【啊,什么?有感觉了?】

【揍飞你啊!】

及川依旧黏着岩泉,全身上下展现出恋慕与爱意撒着娇。本来生着气的岩泉也丢开了杂志,笑着说【好痒】。及川将他压倒在床,岩泉伸手抚摸着及川的头发和后颈。

听着岩泉略带沙哑开心的笑声,及川闭上了眼睛。他的面庞染上了蔷薇色。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了,像这样和猫咪一样在一起打闹欢笑也能原谅的人,对于岩泉来说只有及川。及川明白这一点。正是这个被评为【这个世界第一麻烦鬼】的及川,对于岩泉来说才是第一可爱吧。及川也是无法自拔地爱着岩泉。两个人在一起,就会拥有无可比拟的幸福。

【小岩】

【嗯?】

【永远在我身边哦】

【不要一遍一遍地说啊,麻烦死了,笨蛋】

【嘴巴真坏】

【吵死了,不是决定了就算是这样的我也要好好忍耐嘛】

【是啊,没办法只好忍耐一下你了,因为小岩也在忍耐这么麻烦的我呢】

【我并没有在忍耐】

岩泉干脆地说道

【忍耐的话,是在辛苦忍受痛苦的事吧,我并没有觉得辛苦和痛苦哦】

【......】

【虽然觉得很烦】

【.....、.....】

【对于我来说,已经没有比你更好的存在了】

说完后、他像花朵绽放般的笑了出来,肩膀颤抖个不停,甚至让人怀疑有这么夸张嘛

而满脸通红的及川仿佛在说败给你了一般靠在岩泉身上,他闭上眼睛蹭着岩泉的脸颊,【再说一遍】内心深知不会再说第二遍的他如此撒娇央求道

 

——fin

【对于我来说,已经没有比你更好的存在了】→→这句话的日文是【俺にはおまえ以上は、ねえ】我实在是太喜欢这句话了,所以贴上原文了


评论 ( 18 )
热度 ( 113 )

© 吾辈是鱼啦nya | Powered by LOFTER